「越親共的人(或地區),受中共病毒的傷害越大。」6月22日,《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在參加澳洲墨爾本抗議「一帶一路」集會時如是說。

近幾個月,澳洲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新增確診病例持續回落並呈現歸零趨勢,抗疫成績全球領先。然而疫情期間,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不顧多方勸阻,一再聲明強化「一帶一路」。近期,維州新增病例連日出現反常激增,引發人們對二次疫情爆發的憂慮。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周一(22日),維州新增16個中共病毒感染病例,這是維州新增病例連續6天達到兩位數,也連續成為全澳新增病例最多的州。

6月20日,全澳新增26例確診,其中25例來自維州,達兩個月來單日新增病例高峰,其中半數來自社區感染;截至21日的過去4天中,維州共新增77個病例,境內有121名感染者尚未痊癒,達到兩個月來的最高值。

總的來看,在過去7天裏,澳洲83%的新增病例都出現在維州。

21日,維州政府被迫擱置上周宣佈的進一步放鬆限制計劃,將州緊急狀態延長到至少7月20日。自周日午夜起,維州戶外聚集人數限制為10人,家庭聚集人數限制為5人。

中共病毒疫情為維州帶來了災難性損失,數據分析公司Taylor Fry的《COVID-19財務影響指數》報告顯示,自3月中旬以來,維州的就業和薪資損失總體上比其它州都要嚴重;維州支付的工資總額下降了6.7%,而這一數字在全國範圍內為5.6%。

在全澳十大失業最嚴重的地區中,維州佔了5個,佔比遠超其它州。從3月14日到5月30日間,墨爾本內城區流失了10.6%的工作;墨爾本西北區流失了9.43%;Warrnambool和維州西南區流失了9.4%;維州西北區流失了9.07%;墨爾本東北區流失了8.98%。

另據澳洲證券與投資委員會(ASIC)最新發佈的數據,自3月23日起,至少136家維州公司已進入託管或停業清算程序;政府的模型預測,維州經濟將在未來6個月內下降40%。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此外,犯罪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維州的犯罪率也在顯著上升。在截至3月31日的一年中,維州警方錄得了409,841個犯罪案件,同比增加了6.1%。

巧合的是,維州安德魯斯工黨政府也是澳洲唯一一個違背聯邦外交政策、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協議並至今不肯做出讓步的州府。

這不禁令人反思,瘟疫(中共病毒肺炎)和中共有著怎樣的關係?一個國家或地區執政者的抉擇是否會為人民趨吉避凶?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越親共,受中共病毒傷害越大」

6月22日中午,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手持 「停止出賣維州」、「『一帶一路』是劇毒」等標語、展板及澳洲國旗,抗議並要求安德魯斯取消「一帶一路」協議,切斷與中共的聯繫。

「越親共的人(或地區),受中共病毒的傷害越大。」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說。


6月22日,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在抗議活動中發言。(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墨爾本《天安門時報》社長阮傑在抗議活動中發言。(李奕/大紀元)

阮傑說:「這幾個月來我發現一個大概的規律:凡是跟共產黨靠得越近的,他受到病毒的傷害就越大。為甚麼這麼講呢?因為他跟共產黨靠的近,他很相信共產黨說的東西,或者說很多事情他都追隨共產黨所說的。」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在其第6次出訪中國期間,越過澳洲聯邦,與中共簽訂了「一帶一路」協議,並且在過去幾個月來越加高漲的反對聲中,堅持不取消協定,指望在疫情後,能依靠相關的基礎設施項目重建維州經濟。

在中共宣佈對澳洲大麥徵收高達80%的懲罰性關稅後,維州財長帕拉斯(Tim Pallas)曾暗示,不贊同澳洲因推動中共病毒獨立調查而「中傷了中國(中共)」。

「他們搞錯了位置,把共產黨當作中澳關係的一個基點,」阮傑說。

「你要跟共產黨保持一定的距離,共產黨它本身就是病毒,不管是他的理論還是他政權的野心,都是對人類有害的。」

「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是反人類的一種理論、意識形態,」阮傑說,「它想要的、它未來的發展目標就是摧毀人類好的東西,樹立起它壞的東西。這本身就是一個病毒。」

正如《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所言: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其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阮傑表示,「我們必須把中共拋開,這樣人類才能往好的方向走。」

州府「中共化」 民眾抗議「一帶一路」騙局

「我們都知道『一帶一路』是場騙局,它在全世界的所到之處證明了,這就是一場騙局。」抗議活動召集人喬納斯(Morgan Jonas)表示,安德魯斯背叛了維州人民,相對病毒而言,依賴中共更會帶來「致命性打擊」,「他把我們的安全置於危險境地。」

6月22日,抗議活動召集人喬納斯(Morgan Jonas)在抗議活動中發言。(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抗議活動召集人喬納斯(Morgan Jonas)在抗議活動中發言。(李奕/大紀元)

「安德魯斯是不是從中共那裏接受了一些他不該接受的東西?」 喬納斯拋出疑問,「這不是維州工黨第一次捲入貪污醜聞。」

據維州浪費監察和信息自由事務影子助理廳長紐伯里(James Newbury)獲得的數據,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及其團隊每年花費100多萬澳元用於餐飲消費,這筆費用由納稅人買單。

此前,維州政府宣佈借貸最高245億澳元,來資助抗疫及此後的經濟重建工作;然而,維州運輸基礎設施事務廳長艾倫(Jacinta Allan)反覆拒絕回答政府是否有意通過「一帶一路」協議,向中共借錢來應對疫情。

本月初,安德魯斯拒絕其親共職員楊婧(Nancy Yang)接受安全機構審查的要求,被批企圖仿傚中共模式處理政事。

本月14日晚,安德魯斯內閣一位廳長大規模「種票」 (branch stacking)的醜聞遭到曝光;上周,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在議會中提出動議,要求監察專員對醜聞進行調查,但工黨依靠在下議院中人多勢眾,輕易否決了該動議。

至今,安德魯斯政府仍拒絕公佈澳洲聯邦政府對簽訂「一帶一路」協議提供的建議及協議的全部細節。

澳洲越南社區協會主席阮本(Bon Nguyen)表示,中共的意識形態企圖給自由社會灌下「毒藥」。

6月22日,澳洲越南社區協會主席阮本(Bon Nguyen)在活動上發言。(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澳洲越南社區協會主席阮本(Bon Nguyen)在活動上發言。(李奕/大紀元)

上周,墨爾本市中心州長巷(Premier's Lane)巷口的路標牌下出現紅、黃色文字塗鴉,上面寫著:「一帶一路,通往地獄」(One Belt, one road to hell)。路標牌上還掛著一個紅色腰帶,正壓在「州長」這個英文詞上。#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
6月22日,在遵守疫情限制令的前提下,抗議者在維州州長辦公室外舉行集會活動,要求取消「一帶一路」協議。(李奕/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