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延全世界,對全球造成了深遠的傷害。中共在瘟疫大流行中的隱瞞和欺騙行徑,也越來越讓世人警醒,各國政府紛紛對此提出譴責,並反思和重新審視本國跟中共的關係。

近日,日內瓦大議會人權委員會的前主席瑪麗‧保爾‧奎爾奧茲(Marie Paule QUELOZ )女士起草了一份致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瑞士聯邦議會議員和國務委員會日內瓦州議員的信件,呼籲全國政治家連署,要求聯邦委員會(瑞士最高行政機構)重新考慮瑞士與中共的關係,並對世衛組織(WHO)發起調查。

奎爾奧茲女士在信中說,瑞士多年來在經濟利益的誘惑下,對中共迫害人權的倒行逆施沒有積極抵制,現在大瘟疫流行禍及自身,又發現其實中共已經偷偷地佔據了國際組織中的很多要職,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置身事外、無所作為嗎?」

截止到5月11日,已經有11位瑞士政要簽署了這封信。除了奎爾奧茲女士,還有:

瑞士聯邦議會前主席多米尼克‧德‧布曼(Dominique de BUMAN )、日內瓦州前州議員呂克‧巴赫塔薩(Luc BARTHASSAT )、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馬克‧法勒凱(Marc FALQUET )、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帕特里克‧迪米爾(Patrick DIMIER )、日內瓦州大議會人權委員會副主席克里斯蒂娜‧梅斯納(Christina MEISSNER)、日內瓦州大議會議員弗朗索瓦‧巴赫茨基(Francois BAERTSCHI)、日內瓦州大議會前議員亨利‧拉帕(Henri RAPPAZ)、納沙泰爾州大議會議員丹尼爾‧齊格勒Daniel ZIEGLER)、 納沙泰爾州大議會議員菲利普‧盧普(Phillipe LOUP)、納沙泰爾州大議會議員阿薩莫伊‧羅斯‧利埃弗爾(Assamoi Rose LIEVRE)和前瑞士聯邦議會議員、州律師呂克‧里頓(Luc Recordon)。

奎爾奧茲女士的呼籲信內容如下:

女士們、先生們,

幾十年來,民主國家的一些組織或議會,甚至全球的政府、法院和媒體中,都有人不斷地或發出警告,或發表報告,堅持不懈地譴責中共專制政權對自己人民進行監視、任意拘禁到集中營、迫害、 犯罪和器官販運等(罪行)。

這一切離我們很遠,(聽起來)難以置信。這幾十年來,我們放鬆了警惕,將人權原則擱置一旁,而是通過經濟的鏈條把我們與這個國家(中共)聯繫在了一起。

今天,Covid-19(中共病毒)在大流行。中共的實驗室或動物虐待(所造成的後果),直接影響著當地人和世界各地居民的生活。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似乎「發現」了中共行動背後的真相——它不僅隱瞞了關於這種可怕病毒及其傳染程度的信息,而且還對信息進行審查,並逮捕了透露信息(又稱「吹哨者」)的醫生。

世衛組織(WHO)的隱瞞和拖延,使病毒在全世界迅速傳播,並帶來了我們所知道的後果。 我們還「發現」了中共在這些主要國際組織中佔據了關鍵職位:世衛組織(WHO)、糧農組織(FAO)、工發組織(UNIDO)、國際電聯(ITU)、國際民航組織(ICAO)、世界銀行(World Bank)、世貿組織(WTO)、貨幣基金組織(IMF)、知識產權組織(WIPO)、氣象組織(WMO)。

正因如此,現在媒體發表了許多國家的國會議員和政府官員進行政策介入,他們在震驚之餘終於反省自己,並要求中共對今天這個大瘟疫的根源及引起的後果負責,要求本國政府重新審視與這個國家(中共)的關係。

那瑞士呢? 我們置身事外、無所作為嗎? 即使清醒是殘酷的,我們準備好重新考慮我們對中共的依賴關係了嗎?而我們大家都或多或少對這種依賴的形成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儘管我們幾乎忽略了它(中共)此前的所有罪行,我們不能忽略它在Covid-19(中共病毒)中的作用。 我們能讓這個共產黨政權綁架國際組織,並危及全世界人類的生命嗎?

簽名人請求您,憑藉人民賦予您的權力以及日內瓦州在人權歷史和世衛組織總部中的重要作用,呼籲聯邦委員會要:

1. 審定外交政策,並重新評估我國與中國(中共)的關係;

2. 發起國會調查,查詢世衛組織在處理大瘟疫中的做法以及瑞士在該組織中所起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