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11日,原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受賄案在天津開庭審理。趙被控受賄7.17億餘元人民幣。消息一出,有大陸網民怒嗆:「應該槍斃」。

因對抗習近平而落馬

陝西是習近平的家鄉。陝西最重要的歷史人文自然景觀是綿延東西、分隔南北、氣勢巍峨的秦嶺,被尊為華夏文明的「龍脈」。在秦嶺龍脈福蔭下的西安城,曾是13個王朝的古都。自古以來,保護好「龍脈」,關係到皇位的穩固,國家的興衰。

近些年來,陝西一些權貴不斷在秦嶺的風水寶地蓋別墅,導致秦嶺生態環境的大破壞。2014年至2018年,習近平5年6次批示,要求整治秦嶺違建別墅。2018年7月,習近平作了第6次批示:「首先從政治紀律查起,徹底查處整而未治、陽奉陰違、禁而不絕的問題。」並且派中紀委副書記徐令義擔任中央專項整治工作組組長,親自到陝西省現場督戰。直到這個時候,陝西省委省政府才動真格的,共查出違建別墅1194棟,拆除1185棟,沒收9棟。

5年間,陝西換了3任省委書記。第一任省委書記趙正永對習近平3年4次批示一直「能蒙就蒙,能騙就騙」。2014年5月13日,習近平第一次作出批示後,趙正永只是簡單地批示省委督察室會同西安市委儘快查清,向中央報送材料。同年7月,調查小組向西安市反饋:違建別墅底數已徹底查清,共計202棟。隨後,202棟這個「假數字」從西安市上報到陝西省、再從陝西省上報到中南海,上千棟違建別墅被漏報。

2018年7月3日,作為陝西省的老領導,趙正永參訪了長安香積寺。當地人稱,「去過香積寺,平安又無事」。當時,趙正永可能預感到自己要出事,去廟裏求平安。但是,欠債總是要還的。2019年1月15日,趙正永落馬,成為中共十九大之後第一個落馬的原省委書記,也是2019年落馬的第一個正省(部)級官員。

今年1月4日,趙正永被立案審查。中紀委的通報措辭極為嚴厲,稱趙拒不落實「兩個維護」的政治責任,對中央決策部署陽奉陰違、敷衍塞責、應付了事,多次「欺騙」組織。

因追隨江澤民被提拔

1999年7月20日,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當時,趙正永任安徽省公安廳廳長。因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久兼任安徽省政法委書記,成為安徽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2001年6月,趙正永被江澤民提拔重用為陝西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由正廳(局)級官員變成副省(部)級官員。從此,趙正永成為江澤民在陝西迫害法輪功最得力的代理人。

趙正永在安徽、陝西兩地迫害法輪功都非常賣力。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安徽45人被迫害致死,陝西32人被迫害致死,趙正永都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從此以後,趙正永官運亨通,成為陝西省副省長、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成為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血債幫」的重要成員之一。

趙正永因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入追查名單。2010年9月13日,趙正永到訪台灣時,台灣法輪大法學會以「殘害人群罪」,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提告。

一個大貪官帶出一串大貪官

趙正永被指控,在2003年至2018年任陝西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副省長、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省長、省委書記等職時,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職務晉陞、工作調動、企業經營等事項上謀取利益,單獨或夥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財物,共計7.17億餘元。

趙正永帶頭貪腐,下面的人也跟著貪腐。就近兩年陝西查處的腐敗分子來看,可以說,陝西官場早已爛透。被查處的陝西省官員還有:陝西省人大副主任、原西安市委書記魏民洲,副省長陳國強,副省長馮新柱,省政法委副書記、省610辦公室主任吳新成,省委秘書長錢引安,省扶貧辦副主任陳肖坪,省衛計委黨組書記胡志強,省國土廳長王登記,省國土廳副廳長梁楓,省地礦局長張寬民,中陝核工業集團公司紀委書記楊建勛,《陝西日報》社社長張仁華,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院長陳磊。

西安市委書記孫清雲、市長上官吉慶、常務副市長呂健、市委秘書長楊殿鐘、市委副秘書長吳智民、市委組織部長鍾健能、市人大常委會秘書長王德安、市政協副主席趙紅專、市政府秘書長焦維發、秦嶺辦黨組書記楊安定、秦嶺辦首任主任和紅星、秦嶺辦副主任王聰林、國土局長田黨生,規劃局副局長肖青利、環保局長羅亞民,文廣新局局長吳逸倫、西安報業傳媒集團總經理苟立武、雁塔公安分局局長唐建平、西安旅遊集團董事長李大有、戶縣縣長張永潮、臨潼區委組織部長萬舟、延長油田公司總經理王書寶、佳縣縣委書記辛耀峰、岐山縣委書記何宏年等。

一個大貪官帶出一家大貪婪

趙正永落馬後,他的妻子、弟弟、女兒等多名直系親屬也被帶走協助調查。大陸《財新》的報道披露,趙正永家族在陝西石油、天然氣、煤炭、地產等重點行業都有「白手套」,利用趙的職務之便和影響力滲入陝西主要省屬國企,「權力黑手」和「白手套」聯手大肆斂財,涉及金額以億計。

趙正永的妻子孫建輝擅權干政,喜歡差使趙正永的手下人,染指陝西的能源、地產項目斂財。趙正永的弟弟趙正發也利用趙正永的影響力承攬多項工程。趙正永的獨女也利用其父的影響力輕鬆拿到2000萬元提成。

趙正永的遠房親戚、陝西省紀委預防腐敗室前主任胡傳祥,也利用與趙的關係大肆斂財。胡傳祥至少持有6家公司的股份,其中一家地產公司——陝西盛駿貿易公司,通過「炒樓花」的方式,再倒手賣出,獲利近2億元。2018年8月,胡傳祥被查。

趙正永是2013年以來查處的第74個億元大貪官

2013年1月至今,中共查處的億元以上大貪官,我初步統計,至少74人。其中,正國級1人: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副國級4人: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原全國政協副主席蘇榮;省(部)級30人,廳(局)及以下30人,國企9人。趙正永是第74個落馬億元大貪官,也是貪腐金額最多的省(部)級「大老虎」。

74個巨貪中,涉案金額最多的政府官員,是原山西省呂梁市副市長張中生。呂梁市位山西省中部西側,是全國14個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之一,曾被稱為「貧中之貧、困中之困」。張中生的貪腐金額是11.34億元人民幣。貪腐金額最多的國企官員,是原內蒙古銀行董事長楊成林,涉案6億多元;級別最低的是,北京市海淀區西北旺鎮皇后店村會計陳萬壽,涉案1.12億元。

需要說明的是,這些貪官的涉案金額,都是中共根據政治需要給出的數字,是有水份的。對周永康等大貪官來說,實際涉案金額可能大許多倍。

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

8年查出至少74個億元以上大貪官,這是中共創造的又一項世界紀錄。

中共全面、徹底的腐敗,是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後開始的。1999年11月,江澤民提拔他的兒子江綿恆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綿恆同時兼任中國網絡通信公司、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的董事會成員。江綿恆帶頭經商辦企業,帶動中共各級官員子女經商辦企業,使權錢交易像決堤洪水一樣蔓延全國。

江澤民原以為憑他集中共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掌控幾百萬軍隊、武警、警察,掌控所有宣傳機器,掌控全國的人力、物力、財力,可在極短時間內剷除法輪功。但是,他用盡古今中外所有邪招,也打不倒法輪功。於是,他採取「腐敗治國」之策,放任官員腐敗換取官員支持他迫害法輪功。從此,中共官員腐敗的大閘門被打開,中共腐敗分子迎來權錢、權權、權色交易的「黃金時期」。

對法輪功持續21年的迫害,對應的是中共持續21年的腐敗,一直走到今天,中共腐敗的癌細胞全身擴散,藥物、放療、化療,所有治療手段全無效。一個腐敗的癌細胞殺死了,千萬個腐敗的癌細胞馬上被複製出來了。

江澤民提拔重用的又一個億元貪官倒下了,中共離垮台也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