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民安(Tommy)自去年6月「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一直在臉書上記錄警察的暴行。而其擁有八萬粉絲的帳號,突然在上月底遭封,甚至其名字也無法搜到。他近日受訪時指,自己的臉書帳號遭封,懷疑是中共操控下所為。

採訪內容如下:

發佈警暴帖文 臉書專頁被消失

記者:又見到你又再次成為了新聞焦點。你的臉書被人停了。

阮民安:是的。這個真的是一個非常突然的事情,原來我的臉書專頁一直都被藍絲五毛盯上。

最近這兩個星期,我不斷地收到臉書報告我關於那些揭發警察的貼文,都是被檢舉也是被刪掉的。然後我又收到他們的通知,連我去年9月份的貼文都被別人舉報。我的臉書專頁大概是從2019年8月中開始營運,從9月份起警察暴力就開始很誇張。其實8月31日之後大家就都攤了牌了,然後接著就講一些關於黑警的事情,就開始刪貼,我就覺得很誇張,但是我都沒有去理會,直到4月30日17點左右,我出了一個貼文呼籲選民登記,因為還有兩天就截止了。那其實是很正常的,但過了20分鐘之後,我的整個臉書專頁突然間無法編輯,直播不了,無法留言,也回覆不了訊息。

還以為是我的帳號管理的問題。到最後整個臉書專頁都刪掉了,就是在沒有預警的情況下被刪掉了。

就很擔心,很徬徨。原本那天晚上,本來是會有一個臉書直播,7點半突然那個臉書專頁沒有了。但我已經做了預告了,我們的事情都準備好了,那些樂隊啊地方啊器材啊,突然間怎麼都做不了了。我也沒有辦法通知他們說做不了了,這是最慘的。所以我們就馬上轉到IG(Instagram)去開直播。雖然照做這個演出,其實大家整個晚上都很徬徨。

最慘是我連上訴都上訴不了,我去上訴變成一個白的畫面,不給你上訴。然後搜索Tommy阮民安這幾個字,在臉書沒有了我這個人,那就是很恐怖的,是否要滅聲,滅到就算你再申請一個新的帳號都不會給你呢?

接著到30日星期五的早上,就找了一個人,試著問他是否能夠幫忙聯繫在美國臉書總部的人,看看是否能夠把臉書這個網頁拿回來。其實是很渺茫的,只是覺得有機會能問到的都試試問一下啦。他很快就回覆說找到一個朋友是裏面的人,會幫忙試一下。

在等的過程就開了一個備用網頁,但那個備用網頁大家還是搜索不到。很謝謝大家,很多手足,我的擁護者都很大力的幫我,媒體啊包括你們,都幫忙去講這件事情,因為我覺得除了說要把這個網頁拿回來,這件事情不應該再發生很重要之外,如果臉書可以這樣突然滅了一個公眾人物的聲音,而條街(社會上)無反響,大家都不說,那下一次它可以滅任何一個人的網頁。

Facebook明顯親共 自動刪不利警方消息

記者:臉書它有沒有解釋過為甚麼要刪除你的網頁?

阮民安:沒有,它刪除的時候沒有。當然它之前那些投訴報告就有,之前那些檢舉的貼文說我歧視那些警察,明明是那些警察散發仇恨。接著陶輝的太太可以對他人起底,她的臉書都沒有問題,而我就說一下那些警察就有事。我就覺得一定要將這件事情講出來,希望大家可以多一些關注。

我找了美國的朋友,我覺得很渺茫,自己也不停想辦法。也去問一問曾經被被封過的人,他們是開店舖的。他們說臉書是完全不會理會他的。但是他用了一個堅持的方法,這個方法我本來也準備用的,就是在半年內每天都抄送同樣的郵件給他們,發了該郵電足有半年了每天都這樣發,半年後,然後突然有一天,臉書把戶口開回給他。沒有解釋為甚麼被封。因為他的店是黃店,他有說很多文宣的。半年他拿回臉書的戶口後,一個關於運動的貼文他都不敢出了。你說這是不是成功滅了你的聲音?

與林鄭同日生日 513搞網上直播音樂會

記者:我想這也是很多香港人會遇到的問題。我們藉你的事件講出來。很多很出名的公司被中共滲透,幫中共服務,所以大家都要小心點。另外我還想問你,你那天開直播想說點甚麼,是不是和這有關係?

阮民安:那天我只是想說一個很快我們合作的一個演出。我會和《大紀元》有一場網上的音樂會,是5月13日,那天有兩件事發生。第一件事就是那天是我本人的生日,40大壽,男人40歲是很大一件事。

本來想搞一個實體的演出,一個賣票的演出。但是限聚令目前到7日,那我們也不會去賭。不如我們做個網上的音樂會吧,所以就想起《大紀元》,覺得你們是一個適合的平台,你們也很支持。先謝謝《大紀元》!

大家可以在我的臉書上登記,我們會給你一個鏈接和號碼。大家就憑這個號碼,5月13日晚上8點半去這個鏈接,這個鏈接是《大紀元》官方的鏈接,進去後,你就可以看演出。8點半上線,9點開演。這個演出大概兩個半小時。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們,大家玩的開心一點!

這次是通過《大紀元》的官方網站去觀看,臉書是封不了的。《大紀元》夠膽啊,其實很多人都支持你們。我記得之前《蘋果》告急,他們有找我幫他們寫,我寫完後,我發現留言裏有很多人對我說,香港除了《蘋果》,還有《大紀元》,大家一定要去支持。

在這個運動(反送中)上面有很多網頁,他們不停地提到《大紀元》,很多人對我說,Tommy你要幫《大紀元》啊!很多這些留言,所以我覺得這個平台我選對了。很好啊,大家都這麼支持。記得5月13日,留意我的臉書網頁,上《大紀元》直播,大家密切留意。

黃湛深將擔任節目編導 《大紀元》獨家直播

記者:我們早前採訪的Sam(黃湛深),他是這次的導演。他很有創意。

阮民安:是呀,很有創意呀,活力大使,創意大使,阿Sam是很厲害的,他是海洋公園哈囉喂的演員兼編導,上次我看到你們的專訪聊得好開心。

記者:好啊,我們下次一起和他聊啊。

阮民安:阿Sam是我這個演出的導演,他可能會出鏡做一下主持呀,支持海洋公園的岳小姐,又可以支持我,又可以支持《大紀元》,又可以支持《珍言真語》,嘩!真的是很有意義呀,大家記住留意,5月13日8點半就恭候你們,9點半就開演出。開到12點,玩到盡啦,讓大家的怨氣釋放完了就睡覺了。

國際戰成功 從美國拿回Facebook專頁

記者:最近除了這個,還有甚麼在做?

阮民安:再說回到這個網頁。我說要拿回來,我想說給大家聽。我有一件事好遺憾的,很想和有些黃店說聲對不起,因為5月1日黃金周啊,有幾間告急的黃店,他們想著我幫他出一點貼文介紹人黃金周去吃的,就是因為那網頁被封了,令他們的宣傳計劃都沒有了,這樣我也很內疚,也很害怕會不會我說遲了,那些店舖就真的關舖,我有些愧疚。我希望他們能夠拿回來好運。

我找了劉穎匡,民間集會的召集人,問他有沒有辦法去街上把這些更多的信息告訴市民,讓市民知道這些白色恐怖、臉書對言論的打壓是很厲害的,這麼大的事大家要提防、注意一下。劉穎匡對我說,Tommy不如你找黃之鋒,叫之鋒幫幫忙,因為他與臉書的總部是有聯繫的,而且是認識的。我說我不想煩他,因為他很忙,這段時間他還要搞立法會那些選民登記,在街上我看到他與梁議員不停在做街站,很勤快,他早上7點就擺出來了,我想他那麼忙別煩他了。劉穎匡說,不要緊的,他很願意幫忙的。那我今天早上就找之鋒了,他馬上回覆我說,已經把我的情況告訴香港的總部了,因為今天放假,要明天才會有消息,我非常感激他,這麼忙還幫我去處理。

收到他的信息不到五分鐘,我就收到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就說我的臉書可以用了!為甚麼呢?就是之前我說的那位有心有力的人士,能量超強的正義超人,他與美國臉書總部聯繫(有了結果)。我真沒想到!剛開始我說機會很渺茫……

所以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成功的機會。引申到這場運動也是對的,你不要覺得這個沒用就不去做,或你覺得這個事很渺茫而不抱希望,原來不是的!靠那個朋友,他告訴你可以到美國臉書總部拿回你被刪除的頁面,你說是多天方夜譚的一件事,但就做到了!

這次國際戰非常成功,竟然由美國那邊幫我拿回來。就像我剛才講,我這個頁面不只是屬於我個人Tommy的頁面,我自己覺得已經變成有少少社會責任在裏面,比如我們幫過很多人,幫過一些想自殺的手足,救了他,失蹤的我們找回來了,或者有一些告急的、快關門的黃店因為一個貼文,他可以交多幾個月的租。這就是有一個社會責任在裏面,他是一個生命,但如果突然沒了,某程度我覺得是缺少了一塊拼圖。

堅持做對的事 堅信天滅中共

記者:你的故事體現了一個,第一你不要放棄,第二就是得道多助。

阮民安:所以bewater(動如流水)是對的,不要覺得這個不行,最後香港可以光復,最後是甚麼原因,可能是一個大家想都想不到的,「天滅中共」,你怎麼會想到是一個武漢肺炎……講回反送中的起因是甚麼,陳同佳一個案件,林鄭千算萬算都算不到,這些條例天天都可以過,竟然演變成今天這麼大的反抗,「天滅中共」一直都有聽到,怎麼天滅的方法呢,原來一個武漢肺炎讓全世界都憎恨它(中共),就算有舔共撐它如譚德塞之外,那些國家都憎恨死它了,你說日本怎麼不憎恨它,整個奧運被它毀了。

記者:大家該說的就要繼續說,它(中共)越不想聽的、越怕的,越要做。

阮民安:是的,這樣做就對了。「黃色經濟圈」它們多怕,「武漢肺炎」它們多怕,這些我們要繼續講。所以對我來講是有一個啟發的,我會慢慢與人講,真是不要放棄,不要覺得很難就不做,原來是可以的!這個你可以當是奇蹟,有奇蹟也好,「天滅共產黨」我想也需要奇蹟,你要與中共去對抗,你要贏中共,除了奇蹟之外是沒有可能的。

記者:「天滅中共」以前人們不相信,但是現在人們已經喊了出來,從心中喊出來。

阮民安:希望這個訪問給大家看到,臉書是會被滅聲的,這個已經驗證了,白色恐怖絕對存在,他們想將警暴的事隱瞞到最小,我們已經看見了,但是對著這麼大的操控、這麼大的勢力總有方法去周旋,所以大家真是不要放棄,想到就去做,覺得對就去做,不要去想行不行,因為你做了就有機會,還是那句話,老生常談你做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機會,不做百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將這個信息告訴大家。

記者:我們5月13日再見。

阮民安:5月13日記住留意《大紀元》的網頁宣傳、看我的網頁、留意《珍言真語》的訪談,大家互相支持,5月13日再見。◇

注:在尊重原文的前提下,部份內容經過編輯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