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草案)》已於2020年4月29日提交審議,個人破產制度在深圳正式「破冰」。據信通過後很快會在全國廣泛推行。

有分析稱,中共當局向來以其政權利益為優先考慮,此時打算推出個人破產法背後的3個緣由:一是降低銀行壞帳風險,一是為應付房市泡沫即將爆破做準備,再有是為了經濟崩潰前先麻痺人民的應激反應。

中國目前沒有個人破產制度,只有《企業破產法》,因此也被稱之為「半部破產法」。這種情況下,中國個人住房按揭貸款、汽車貸款,或是信用卡的債務責任是無限責任。

例如一個人貸款買房,若出於某些原因斷貸,或是房子貶值,貶值後的市場價值不足以抵償貸款餘額,銀行不但會收走房子,還會無限期追索不足償還按揭的差額。就如同現在中國銀行對「石油寶」投資客戶所做的一樣。

據人民銀行統計,2019年底個人住按揭款餘額規模30.07萬億人民幣。另據信息機構CEIC數據,截至2020年3月底,中國家庭債務累計8.05萬億美元,佔國內生產總額(GDP)55.83%。2008年此佔比僅17.87%。

國際上許多先進國家訂立《破產法》的目的,是給一些非惡意欠債的個人免除債務的機會,使其在滿足一定條件下得以重新開始。這本質上是一種保護。如果個人在勤奮工作、誠信守法的情況下,依然還不起巨額的債務,若沒有《破產法》的保護,很可能一輩子都被債務纏繞,不得脫身。

不過,中共當局向來以政權利益為優先考慮,此時推出的破產法背後的緣由無非有下列3項緣由。

1. 降低銀行壞帳風險

自媒體「財經冷眼」報道,近一陣子按揭、車貸和信用卡的逾期的問題,引起了很多媒體和網友的關注。銀行已採取一系列收緊風控的操作,信用額度被降額、限額,甚至限制消費場景,比如不能刷卡買奢侈品等。

在南京,廣發銀行、光大銀行、中信銀行首次違約信用卡用戶達接近7位數,接近百萬,而且是連續兩個自然月違約用戶接近7位數。

另外,居民部門槓桿率也呈現快速攀升態勢,從2015年末的39%一路攀升至2019年年末的56%。浙江、上海、廣東等發達地區的槓桿率甚至達到70%、80%以上。

中國人民沒有富裕就被灌輸各種超前消費觀念。如果出現失業大潮,各種車貸、按揭都會逼迫居民借新債還舊債,最後達到新舊債雙向違約,這會給本來壞帳率就很高的銀行系統帶來新的壓力。個人破產的提出正是為了控制信貸規模和降低銀行金融風險。


據格隆匯學堂資訊披露,2020年以來,中國車貸、按揭還款逾期比率,均創2015年以來新高水平。

2. 準備應付房市泡沫爆破

中國目前房價強制性穩定,政策性強制橫盤(漲跌緩滯),政府又嚴防各種融資渠道,不讓救市。中共當局的房市政策搖擺不定,又前後不連貫的態勢中,將有更多悲劇或鬧劇持續上演。

中國樓市的泡沫早晚會隨著經濟崩塌與失業大潮而爆破。中共當局現在提出個人破產法,預示著那一刻已經逼近了。屆時,很多個人和家庭會因此資不抵債、房財兩空,從而造成嚴重的社會恐慌,甚至引發社會動亂。

3. 經濟崩潰前 先麻痺人民的應激反應

署名「蝸牛先生」評論員撰文分析,中共政府善於運用心理學,對人民進行精神麻痺與應激性刺激。例如打算將高速公路費從「平價」提高到「高價」,會事先出台一個「天價」漲幅,然後進行闢謠,最後再推出「高價」。如此,由於參照物被混淆轉移,最後不會有很大的應激反應。

他認為,中共推出個人破產法也是採用相似的套路。眼下國內疫情未了、產業斷鏈、倒閉潮、失業潮、物價高漲、債務高企等等問題,致使經濟隨時面臨崩潰。因此對於人民設立一個思想過渡,允許個人申請破產,看似給人民留一條活路,其實先壓制人民的抗爭心理,以待日後進一步搜刮人民的財產。

除了上述緣由之外,「財經冷眼」認為,個人破產法推出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解除民眾部份債務負擔,以刺激消費,提振疲弱的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