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推特上廣傳:武漢P4實驗室負責人石正麗帶著近千份秘密文件和家人已逃到法國,正向美國領事館申請庇護。5月1日,法國一位官員在通訊工具Telegram上澄清說,目前此消息仍未得到官方確認,有待密切關注。

5月2日,中央社引用中共對外官媒環球網消息說,石正麗透過微信朋友圈發文,否認所謂「叛逃」謠言,經相關渠道確認,該文確為她本人所發。該發文稱:「親愛的朋友,我和家人一切安好!不管有多困難,都不會出現『叛逃』謠言中說的情況。我們沒有做錯甚麼……」

5月2日,石正麗在微信朋友圈發文。(網絡截圖)
5月2日,石正麗在微信朋友圈發文。(網絡截圖)

目前世界各國正在以不同的方式追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來源。4月29日,澳洲、紐西蘭、加拿大、英國和美國的「五眼聯盟」情報機構聲明表示,正在調查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以下簡稱WIV)的兩名研究員石正麗及周鵬。(詳見報道:疫情追查 傳五眼聯盟在調查石正麗周鵬

法國媒體認為,石正麗在這次疫情中扮演重要角色,因為她是「認識新型冠狀病毒的關鍵性人物」。

石正麗是留法博士

4月4日,法國地方性媒體Actu.fr報道說,「意外地發現,石正麗,這位在新型冠狀病毒問題最受質疑的中國科學家,曾經是蒙彼利埃第二大學(Université de Montpellier 2)科學院的一位學生。」

在法國留學的石正麗。(Actu.fr截圖)
在法國留學的石正麗。(Actu.fr截圖)

據報道,石正麗1964年出生於河南省,1990年畢業於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獲碩士學位。90年代末,她到了蒙彼利埃大學留學,主攻傳染病學研究。

在蒙彼利埃大學期間,石正麗研究了造成中國蝦產量暴跌的「白斑綜合症病毒」,她的論文導師是該校生物生態系主任兼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NRS)主任波南米(Jean-Robert Bonami)。

2000年,石正麗獲得法國蒙彼利埃第二大學博士學位後,返回武漢。據法國南部地方日報《獨立報》(L’Indépendant)消息,石正麗畢業回國後,仍定期和法國南部的同事保持合作。

2016年,石正麗獲法國駐華大使授予的「學術界棕櫚葉騎士勛章」(chevalier de l’ordre des Palmes académiques)。

2016年,石正麗獲法國駐中國大使授予「學術界棕櫚葉騎士勛章」。(Actu.fr截圖)
2016年,石正麗獲法國駐中國大使授予「學術界棕櫚葉騎士勛章」。(Actu.fr截圖)

文章說,2002至2003年的SARS疫情後,石正麗帶團隊研究蝙蝠,因尋找SARS病毒蹤跡的研究成果而成名。18年後的今天,她又成為了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幕前人物。她帶領由29位中國科學家組成的團隊,在武漢實驗室研究人類新冠病毒,發現該病毒與蝙蝠樣本分離出的病毒的基因組序列一致性高達96%。該研究報告可在: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7095418 查詢。
(編者註:2017年8月,石正麗發表論文,認為SARS病毒源頭來自雲南蝙蝠洞裏的中華菊頭蝠。)

文章指出,石正麗團隊的重要發現是:冠狀病毒可以與位於人體肺部深處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受體對接,包括SARS冠狀病毒(SARS-CoV)。這個特殊性促使研究人員研究SARS抗體和冠狀病毒的中和,該研究成為尋找疫苗的方向之一。

石正麗被指控洩漏病毒

4月24日,法國南部地方日報《獨立報》(L’Indépendant)發表文章披露,石正麗成為密謀者攻擊的對象,有消息稱是「她親自有意把病毒傳播到武漢海鮮市場(華南市場)的通風道裏」。

文章說,該消息源來自黑客們攻擊武漢病毒實驗室所獲得的郵件。

4月24日,法國大數據網(Lebigdata)也發表文章說,根據美國SITE情報集團(SITE Intelligence Group)的報告,世衛(WHO)、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武漢病毒實驗室、蓋茨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等機構遭黑客攻擊,超過25,000封郵件和密碼洩露到美國網站論壇4Chan上,其中多個文件顯示了SARS(Sars-CoV-2)病毒和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的起源。

根據《蘋果日報》4月22日引用《華盛頓郵報》的消息,SITE暫時無法確認電郵地址和密碼是否真實。

4月21日,一名叫「布農社」網民發推,其中截圖來自4Chan論壇一封郵件的描述:石正麗於2019年10月19日乘巴士從武漢P4實驗室出發,半路上她下了車,在海鮮市場的通風道附近打開手提箱,留下了一塊帶病毒的乾冰。並稱事件經過被監視錄像捕獲。到目前為止,該推文被轉推3,600次。

世界報:石正麗曾憂實驗室外洩陷焦慮失眠

法國《世界報》4月25日發表有關中共病毒實驗室的調查,作者為巴凱(Raphaelle Bacque)和佩德羅萊蒂(Brice Pedroletti) 。

根據該調查,去年12月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爆發時,武漢P4實驗室病毒傳染中心負責人石正麗,曾陷入焦慮和害怕。她說,自己好幾夜沒合眼,反覆回想自己的每一項研究,每一個動作,不停問自己:病毒是不是從我們那些實驗室洩露的?

報道說,石正麗「極度擔心基因序列顯示武漢的殺手(病毒)是她所在部門外洩的。她告訴《美國科學》月刊的記者珍妮・丘(Jane Qiu):『的確這使我頭腦亂了,閉不上眼睛。』」

對此,原中國衛生部官員、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4月28日向《大紀元》表示,近四個月以來,大家認為中共病毒好像跟武漢P4病毒研究室有關,說可能是無意當中洩漏出來的。這個報告跟上述說法相當吻合,也加重了人們對P4研究室洩漏病毒的懷疑,值得關注。

陳秉中還表示:「如果真實性得到確認,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信息。但我還需要再找一個第三者能證實它的真實性。這個病毒的源頭到底哪來的,現在還是撲朔迷離,多是分析、猜測。總之現在真正想達到真實性,就需要去(實地)調查。」

法國一度大力協助中共建立武漢P4病毒研究實驗室,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的病毒如SARS、伊波拉和愛滋病毒等,但實驗室建成後,法國馬上被踢出,致使法國研究團隊人員從來沒有機會邁進武漢P4實驗室一步。(詳見報道:法國助中共建P4實驗室後被踢出 內情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