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即將召開,網上瘋傳一封署名「鄧樸方」寫給中共兩會代表的公開信。信中提出15個疑問,矛頭直指習近平。近日,由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重創全球經濟,世界各國追責中共的呼聲不斷。與此同時,中共內部「倒習」的呼聲也此起彼伏,凸顯中南海內部鬥爭已趨於白熱化。

推遲兩個多月的中共兩會預定於5月21日起召開,當局宣稱若疫情有變,開會時間會隨時調整。近日,一封以鄧小平兒子「鄧樸方」的名義寫給中共兩會代表的公開信,在網上熱傳。

信中列出了15個疑問,矛頭直指習近平,希望兩會代表思考和解答。「紐約公民力量」負責人楊建利博士在推特轉發了這封公開信,並表示:雖然信可能是假的,但是它平鋪直敘開門見山地提出了許多真問題。這難道不是有良知、負責任的人民代表應該質問的問題嗎?三千號稱代表人民的人竟無一人是男兒?

以下是公開信中列出的15個疑問:

1.作為兩會代表,是保護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重要,還是保護某個專權者的權位重要?

2.憲法明確規定,兩會代表有權監督和糾正中央政府的各種錯誤決定,可前幾年,中央推出了「妄議罪」,今年又推出了「不知敬畏罪」。在這種情況下,大家認為兩會代表存在的意義是甚麼?

3.當權者要定於一尊。請問代表們,我國的一尊究竟是皇家世襲的皇帝?還是民選的總統?還是黨內公投產生的總書記?既然都不是,那他又是誰的一尊呢?

4.面對中央屢次出現重大錯誤,黨員提意見是「妄議中央」,民眾提意見叫「煽顛」。請問代表們,我們的國家又究竟是誰的國家?

5.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已蔓延到全世界,中央是否拖延了防控時間?又是否向公眾隱瞞了疫情真相?我們該不該給全世界人民有個交代?誰又該對這次疫情失控負主要責任?

6.中美關係持續緊張惡化,中央主要領導人又該承擔甚麼責任?

7.香港動盪已持續近一年了,究竟是誰破壞了香港一國兩制的大好局面?中央主要領導人對此又該承擔甚麼責任?

8.「一帶一路」無理性投入,不經過全國人大批准,不顧國計民生,中央主要領導人僅憑個人好惡對外四處大撒幣,這是一種甚麼行為?如今項目要流產了,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9.不經過全國人大批准,也不經過專家論證,中央主要領導僅憑幾個人的建議就拍腦袋決定投資上萬億建一個雄安新區,這是一種甚麼行為?如今項目流產了,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10.台灣與大陸為何會漸行漸遠?中央對此又該承擔甚麼責任?

11.大批外企撤離中國,大量民企倒閉,大量工人失業,這與中央的錯誤決策有沒有關係?如果有,這個責任該由誰來承擔?

12.現任領導藉助手中權力為自己修憲取消任期制,這是一種甚麼行為?如果誰有權就可以為自己立法,國家憲法又有何用?

13.中央已作出決定,準備重拾早已被世界所淘汰的計劃經濟模式,這究竟是為了穩固個人政權?還是出於對國家和人民利益考慮?

14.近幾年來,中國的國際形象一落千丈,國家信用蕩然無存,這個責任應該由誰來承擔?

15.為了阻止老同志提出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的集體動議,中央居然動用軍警把一批老同志和現任黨政軍大員都加以「特殊保護」,名為「特殊保護」,實際上是限止通訊、限止行動自由、限止客人到訪,這是一種甚麼行為?又是誰給了他這種權力?

公開信最後表示,各位代表,「當你們在行使自己的表決權時,應該要對人民負責,對國家負責,對歷史負責,而不是對某個當權者負責。否則,我們都會成為千古罪人。」公開信的落款時間是4月30日。

自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中共不僅面臨全球追責,中國經濟也遭受疫情重創,網上不斷傳出批評習的公開信,釋放出中共內部激烈的「倒習」信號。

最受人關注的是署名大陸地產富商、紅二代任志強的一封公開信,信中不點名地批評習是不穿衣服的小丑,隨後任志強本人疑似因言獲罪被調查。

在任志強之後,香港紅二代陳平也轉發了一封「逼宮」習的建議書,「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引發外界關注。陳平事後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份建議書反映了中國社會的民意。

4月中旬,網上多個消息來源爆料指,反習派與習近平近日鬥得很凶。其中,新高地官推發推文說,「據可靠消息」,主力反對習近平的「紅二代」及前任委員以上的中共高官家屬都被「特殊保護」,習近平的處境已經相當被動。

推文還說,胡錦濤出面提出一個折中方案,習不必下台,退居二線即可,由李、王主持工作。據說大部份中共元老都表示認可,目前雙方正在協調,習已無退路,軍方也出現異動。

美國對沖大佬凱爾・巴斯(Kyle Bass)4月12日在推特上發佈一則有關中南海內鬥的消息。

推文說:「習主席在中國國內遇上麻煩。據我的內部消息源,黨內精英希望習近平下台。廣東的精英階層(鄧大叔的家族)正在開始策反,來對付所謂的『終身皇帝』計劃。」

凱爾・巴斯除是海曼(Heyman)對沖基金的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外,還是美國智囊應對中國當前危險委員會的成員。

異議作家「老燈」12日也發推文說,爆料人把當前災禍的根源歸咎於習近平,指習在外交上四面樹敵、國內舊問題未解決又帶出新問題、管理上製造個人迷信、與同事合作時自我惡性膨脹等等。因此,說要「換人」,把習換下去,避免進一步危機。

但不少專家認為,如不解體中共,換上誰執政也解決不了中國的根本問題。時評人士唐靖遠發推文說,換人不過是保黨的另一種途徑;無論這些信息真假,有一點是肯定的:黨內很多人都意識到現在面臨最危險時刻——是黨的最危險時刻,不是中華民族的。相反,中華民族正在迎來真正重見光明的契機。#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