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奧地利早於大部份歐洲國家,在3月13日就實施了關閉邊境、學校停課、限制外出等措施,仍沒能擋住瘟疫。截至4月29日,奧地利總感染人數15,402人,死亡580人。按其總人口885萬計算,每10萬個人中染病人數達174例,和疫情嚴重的德國和法國相差無幾。

地處中歐的奧地利風景如畫,壯美的阿爾卑斯山橫亙60%國土。奧地利以其獨特的地緣成為國際對話的重要平台,首都維也納是許多國際機構的所在地。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肆虐下,這個美麗安寧的國家也遭到重創。

中共病毒今年年初從武漢傳出,短短時間內傳遍全球,所有與中共政權親近的國家和地區,無一例外地成為中共病毒肆虐的重災區。縱觀奧地利境內中共疫情的發展,這個關係得到了印證。

3月13日開始,奧地利關閉了邊境,圖為德國巴伐利亞州和奧地利交界處的邊境檢查站。(Andreas Gebert/Getty Images)
3月13日開始,奧地利關閉了邊境,圖為德國巴伐利亞州和奧地利交界處的邊境檢查站。(Andreas Gebert/Getty Images)

小國寡民的經濟強國

與同說一種語言的德國相比,奧地利從國家面積和人口上都可謂小弟弟,國土8.3萬平方公里,近德國的四分之一,人口885萬,是德國的十分之一左右。奧地利務實低調,以小搏大在國際上躋身強國之列。2018年國民生產總值386.15億歐元,在世界排名第27位,人均生產總值39290歐元,世界排行第14名。不管是在歐盟還是在世界上,奧地利都屬於最富裕的國家之一。

以其獨特的政治地理位置和中立地位,奧地利成為調和大國家之間爭端的重要橋樑。在民主社會和共產國家劍拔弩張的冷戰期間,奧地利就在1961年讓美國總統甘迺迪和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來到其首都維也納,隱密地進行會談。許多重要的國際會談也在這裏舉行,如2015年與伊朗的核談判、2015年秋季以來舉行的敘利亞談判等。

中立國地位加分 中共積極滲透

看中奧地利中立國的地位和連接東西兩陣營的地理位置,中共政權積極推動與奧地利的關係。1956年,周恩來就公開聲明,「我們尊重奧地利的中立地位。」

1971年5月(早於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遜訪華),中共政權與奧地利正式建立大使級外交關係,並開始互派大使。1974年4月,奧地利外交部長魯道夫‧基希施萊格訪華(Dr. Rudolf Kirchschlager),這是中奧建交早期的最重要的訪問。

中國和奧地利高層互訪在中國「改革開放」後更加頻繁。李鵬、江澤民、胡錦濤等都訪問過奧地利。奧地利各屆總統、總理也多次訪問中國。1985年,已經成為奧地利總統的魯道夫‧基希施萊格再次訪華。

難抵利益誘惑 奧地利向中共靠攏

2014年,奧地利與中國雙邊貿易額首次超過100億歐元,中國首次成為奧地利出口的十大目標國家之一。此後,奧地利與中國雙邊貿易逐年增長,經濟越來越向中國靠攏。2019年中國在奧地利全球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排名中超過瑞士,僅次於德國、意大利和美國,位居第四。

經濟上的依賴,使得奧地利政府與中共越走越近。奧地利總理、總統頻頻到中國訪問,而且幾乎每次都帶著一個經濟代表團隨行。

2015年,奧地利總理、總統菲捨爾(Heinz Fischer)攜經濟代表團訪問中國,中奧簽署了20份總額為1.2億歐元的商業協議。其中2022年計劃在北京舉辦的冬奧會承建項目不少給了奧地利公司。

2018年,奧地利總統範德貝倫(Alexander Van der Bellen)與總理庫爾茨(Sebastian Kurz)一同訪問中國,以擴大與中國的經濟合作。隨行的代表團規模是中奧建交史上最大的,由4位部長和近300位教育、文化及經濟界代表組成。兩國共簽署了30份價值15億歐元的商業協議。

2019年,奧地利總理再次訪問中國,這是他出任總理一年內第三次訪問中國。此行有兩個目標:到2025年,奧地利與中國的旅遊業合作翻倍;中奧雙邊貿易額要從130億增加到200億歐元。

中國遊客湧入 成奧地利旅遊大客源

旅遊業是奧地利的重要收入來源,佔據國民生產總值的15.3%。隨著中國遊客到海外旅遊的增加,到奧地利旅遊的中國遊客人數增長迅速,成為奧地利旅遊業的一大客源。

自2010年以來,奧地利的中國遊客年度入境和過夜住宿的人數一直保持在兩位數的百分比增長(2016年除外),如2016年到2017年中國遊客人數增長了23%,2017年增長到2010年最初的五倍。

僅以維也納為例,據旅遊局統計,中國遊客2019年在維也納住宿52萬人次,居各國排行榜第七位。更重要的是,中國遊客出手大方,因擔心國內假貨,一到海外就搶購奢侈品,平均每次購物花費約為950歐元。

由於中國遊客為奧地利帶來巨額收入,奧地利旅遊業也越發向中國傾斜。為方便中國遊客,從2019年開始,奧地利各景區引入支付寶、阿里巴巴和微信等。

跟中共最親密的地方 疫情最重

在眾多景區中與中共政權走得最近的要首推蒂羅爾州(Tirol),這也是奧地利9個州里中共病毒染病率最高的州。

蒂羅爾是奧地利北部阿爾卑斯山區最受歡迎的旅遊勝地,因旅遊業是其重要收入來源,蒂羅爾大幅加強與中共的合作。

重頭戲就是大力支持2022年中共舉辦冬季奧運會,蒂羅爾一家名叫TechnoAlpin的公司專門給奧運會提供人造雪,從2013年起該公司在中國就設立了分部,這次拿到了2022年冬奧會的幾乎所有招標。蒂羅爾州長也多次到中國訪問,與河南省簽訂兩省州加強交流與合作備忘錄。

金色大廳變卡拉OK廳

維也納的金色大廳是世界著名音樂廳之一,許多音樂大師如海頓、莫扎特、貝多芬等都在此工作過,這裏是《命運交響曲》、《田園交響曲》、《藍色多瑙河》等名曲的首演地。

在奧地利與中共走近後,這個高雅的藝術殿堂被中國人攻佔,掉價成了中國人的卡拉OK廳。

據《開放》雜誌報道,自從2003年,受江澤民寵愛的軍旅歌手宋祖英赴金色大廳舉行個人演唱會後,拉開了中國人攻佔金色大廳的序幕。

之後,中國人越來越多地出現在金色大廳。緊隨樂團和歌手等專業音樂演出團的,是由學生、老年人組成的業餘合唱團。2012年北京大紅門服裝商貿城管樂團在「第三屆夢想綻放——維也納金色大廳夏季音樂會」上表演《拉德斯基進行曲》;2013年9月,中國一房地產女老闆包下金色大廳,舉辦個人獨唱表演。這意味著,農民工和企業家也宣告登陸金色大廳。「給錢就能演」成為金色大廳的另一張標籤,國內媒體開始揶揄其為「金錢大廳」。歌劇院方面無奈表示:靠出租場館來維持財政平衡是國際上普遍的做法。

如今金色大廳已經被稱作「K歌房」。2013年前八個月,中國各類團體在金色大廳共租用27場,至少有133個團體在此演出。派送贈票,已經到了讓當地華僑不勝其煩的地步。這些中國音樂團體大部份都是來「鍍金」的。他們並不在乎有沒有人買票,有的團體直接「把一摞票往門房一放就走了」,演出當天一半座位都是空的。

2010年8月,中共外長楊潔篪訪問奧地利,到薩爾茨堡的藝術節作客之後,他立即向奧地利政府提出,希望中國的藝術團體今後能夠應邀參加薩爾茨堡藝術節。奧地利官員雖然口頭上表示歡迎,但並沒有發出請柬。有金色大廳為前車之鑒,迄今為止,還沒有哪個中國藝術團受邀參加薩爾茨堡藝術節。

結語

近年來奧地利與中共走近,在利益的誘惑下,打開大門、引狼入室,結果瘟疫也隨即伴隨中共惡魔而至。

雖然疫情嚴重,所幸奧地利康復率很高。從4月14日開始,奧地利政府允許小商店營業。至此疫情穩定,連日來,新感染人數在兩位數以內,感染率是0.59。

4月28日奧地利政府宣佈,出行限制令到4月30日到期,不再延長。5月初,預計所有商店都可以開門,包括理髮店等服務行業;餐飲業5月中旬開始恢復營業;5月29日,酒店也可重新接待客人。

這可能與奧地利一些有識之士能抵擋住誘惑和壓力、守住原則底線有關。這給奧地利破除疫情帶來一線曙光。如果更多奧地利人能覺醒,遠離中共、重新找回對神的信仰、得到神的護佑,就能找到平安走出中共病毒漩渦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