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將在5月21日和22日召開兩會,而中共將在兩會上公佈今年GDP增長目標,但是因為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對大陸經濟的衝擊,今年的GDP增長目標或成為一個難題。有消息說,經濟界人士對設定GDP目標分成了三類。

受中共病毒影響,今年大陸經內需持續不振,同時,因為病毒在世界肆虐,外需也大幅下滑,大陸經濟面臨內外交困。所以,怎樣設置今年GDP增長值對中共當局來講或稱為是一個難題。

據《香港經濟日報》消息,目前在大陸對如何設置今年GDP增幅分成了三派。

一派認為,今年不應該設定GDP增速目標,這些人認為,大陸瘟疫並沒有完全結束,另一方面全球瘟疫還處於爆發期。如果今年秋冬季瘟疫二次爆發,全球經濟可能會面臨更大的壓力。

而且,目前尚無疫苗和特效藥,瘟疫呈現影響時間拉長和常態化,就算外國瘟疫過後,非剛需消費會大大減少,出口會大幅下滑,出口問題、就業問題和復工復產問題逐步顯現,中長期還要面對新一輪「去中國化」問題。因此,全年不必對過高的增長目標抱太大的希望,不必出台剛性指標。

這一派的代表人物有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等。

第二派認為應該制定低增長目標。這一派認為,中國經濟面對的困難不少,不宜高估增長速度。一方面,大陸就業壓力較大,到三月底,仍有大約有七千萬-八千萬人(包括農村居民的非農就業)沒有恢復就業,因此收入和消費也難以出現全面恢復。另一方面,由於歐美國家出現的深度衰退,嚴重影響中國的出口需求,進一步制約了中國未來的反彈力度。預計全年增速1.5%左右,甚至有可能更低。

持這種看法的包括瑞銀亞洲經濟研究主管、首席中國經濟學家汪濤和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室主任、研究員張明。

第三派則堅持應維持較高速度增長目標,否則就業問題沒辦法解決。他們表示,從就業數據來看,目前有1.3億左右的農民工沒有復工復產,大量的規範性企業因為停工停產導致幾千萬的城鎮工人沒有正常上班,還有830萬大學生畢業以及幾十萬複員軍人的就業壓力。要想保證這些人群的就業,要求經濟增長的速度不能過低。

持這種看法的是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劉元春認為,中國GDP每增長一個百分點,所帶來的就業大約為兩百萬人,但是GDP每少增長一個百分點,所帶來的失業接近四百萬人。為了完成「保就業」任務,要求必須有一攬子刺激計劃的超級對衝。

而《香港經濟日報》的消息顯示,多位中共中央核心智囊近期紛紛開口,將今年GDP增長的數值聚焦在3%。

但是,這其中帶來一個問題,中國當局此前曾經表示,要在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社會」,而達到這一標準必須要GDP增長達到5.6%,如果中共今年的GDP增長達不到這一標準,會自己打臉。

按照中共兩會以往慣例,在人大會議的首日,中共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講話中會提出當年的經濟增長目標。

而大陸經濟今年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形勢,大陸一季度GDP下滑6.8%,許多經濟指標創十幾年或二十幾年最低紀錄。

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在此次會議上,中共改變了對經濟的基調,不提「努力完成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改為「六保」,即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

對此,分析人士文小剛表示,中共提出「保基本民生」,所謂「基本」只是指解決溫飽問題,顯示中共對未來經濟以及糧食問題很是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