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澳洲政府積極推動關於疫情的獨立調查,中共外交部和媒體高調反對,中共駐澳大使還以經濟利益相威脅,引發澳方反彈和回擊,中澳關係越加緊張。

澳洲調查疫情真相 無懼中共威脅

綜合媒體消息,4月20日,澳洲朝野兩黨一致呼籲政府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莫里森政府於當日啟動組建獨立調查委員會。總理莫里森日前表示,澳洲計劃在5月舉行的世衛組織年度大會上針對病毒起源提出進行獨立調查的建議。莫里森最近還分別與美、德、英、法等國領導人商討如何向中共索賠。

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我們奉勸澳方放下意識形態偏見和政治操縱,真正聚焦人民的福祉和世界公共衛生安全。」

澳洲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也呼籲中國(中共)提高透明度,中共外交部稱他「顯然接受來自華府的指示」。4月22日,澳洲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批評中共的回應「無端且無理」。弗萊登伯格告訴澳洲廣播公司(ABC),「達頓的角色、總理的角色、我的角色以及我們所有同事的角色,都是捍衛澳洲的國家利益,這就是我們要做的。」

4月27日,《澳洲金融評論報》(The 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刊登了該報記者於26日對中共駐澳大使成競業的專訪,成競業在訪談中稱,澳洲總理莫里森對獨立調查的推動是「危險的」,「這是一種針對中國的政治運動」。

成還聲稱,澳方推進的獨立調查使「中國公眾感到懊惱、沮喪和失望」,「如果這種情緒惡化,人們可能會想,我們為甚麼要去一個對中國不太友好的國家。遊客可能會重新考慮。或許學生家長們也會思考,是否應把他們的孩子送到這個不太友好甚至懷有敵意的地方留學。所以,這一切取決於大眾。還有,也許普通人會想,我們為甚麼要喝澳洲葡萄酒、吃澳洲牛肉?」

當時,採訪記者馬上追問:「這是要杯葛澳洲?」成競業回答:「我不知道。我希望不是。」

4月28日,澳洲貿易部長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表示,成競業的觀點「令人失望」,澳外交部和貿易部已經向成發出照會,要求他對其言論作出解釋。

伯明翰對澳洲廣播公司電台說:「澳洲不會因為經濟脅迫或經濟脅迫的威脅而改變我們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上的政策,正如我們不會改變在國家安全方面的政策。」

4月27日,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發表聲明強調,提出獨立調查是「原則性呼籲」,告誡中方不要試圖進行「經濟脅迫」。佩恩此前曾表示,她對被中共管治的這個共產黨國家透明度的擔憂已達到最高點。

澳州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也表態指出,疫情是全球性災難,調查「不僅符合澳洲利益,而且關乎全人類的福祉」,相反,不進行調查才是奇怪的。

中共反應激烈 說明甚麼?

中共近日高調批評國際的索賠和調查行動,正說明它心裏有鬼。假如中共在疫情問題上真的是「公正透明」,何懼調查?再者,大流行病事關全球幾十億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迄今,超過三百萬人染疫,病毒源頭不明,中共虛報病例數字,打壓披露真情的公民,曝出諸多劣跡和疑點,這些都需要國際聯手進行獨立調查。不管是哪國政府,若涉嫌故意失職而引起病毒擴散,必須對其追責,索賠也是合情、合理、合法。

中共對澳洲釋放了赤裸裸的威脅,令人見識了它的流氓手段:以「政治操縱」擋箭,用經濟利益威脅,拿「人民」說事兒。其實,真正感到「懊惱、沮喪和失望」的是中共自己。它的恐慌,與中國大眾無關。他國是在阻截邪惡中共,還是與中國作對,中國人心裏有數。去哪裏旅遊、上學,喝甚麼酒、吃甚麼肉,無需中共操心。

這些年來,中共對澳洲的多方面滲透原本進行得相當順利,但是最近幾年卻頻頻受阻。2018年,澳洲政府制定了《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還宣佈實行《外國影響力透明度計劃法案》(FITS),劍指中共。去年12月2日,澳洲媒體披露了中共特工王立強的一些爆料之後,莫里森總理宣佈,將新建 「高級別情報特別工作組」,更好地應對外國間諜等形式的干預。

此外,澳洲將華為排除在5G建設之外,並開始調查孔子學院和中共政治獻金,並且限制中資在澳的收購。這一次,澳洲在疫情問題上立場強硬,再度刺激了中共的敏感神經。

中共難阻國際追責

中共病毒疫情讓各國看清,中共政權極不負責任、居心叵測。對中共的綏靖和依賴,只能讓流氓有恃無恐,受損的將是正常的國際秩序以及各國人民的切身利益。與中共結盟、交好,意味著落入它的陷阱,處處受捆綁,最終悔之晚矣。

目前,美國等多國對中共隱瞞疫情展開調查,啟動索賠,意義重大。這一趨勢乃是各國認清中共本質後的必然表現。中共無法阻擋這強大的浪潮,種種「戰狼」言行不過是昏招、臭棋,無濟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