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4月27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已導致西班牙近二十三萬人確診感染,逾兩萬三千人死亡。西班牙成為歐洲疫情最嚴重國家。

西班牙距離中國武漢有近一萬公里之遙,但這個只有五千萬人口的國家卻成為全球疫情重災區,似乎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大紀元時報》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直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因中共的隱瞞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變為令世界驚恐的瘟疫。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其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追本溯源,西班牙近年來靠近中共,尤其是西班牙器官移植界被中共利用,協助中共構建器官移植捐獻的「中國模式」,並幫助中共一步步由幕後走向台前,綁架國際器官移植界,掩蓋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在利益驅使下,罔顧道德良知才是災難臨頭的根本原因。

中共活摘器官黑幕曝光 急於洗白罪惡

2006年3月,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黑幕被曝光。隨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與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開始進行了獨立調查,證實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真實存在」,並以「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來形容;2009和2012年,他們合著的兩本書《血腥的活摘器官》、《國家掠奪器官》相繼問世。

根據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中國大陸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和移植數量在1999年後暴增,這與中共對法輪功實施群體滅絕迫害的時間高度同步,至少865家醫院新增或迅猛擴大了器官移植規模,涉嫌參與活摘移植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療單位遍佈全國22個省、5個自治區、4個直轄市及217個地級市。

隨著對中共活摘器官的殘酷事實的不斷披露,越來越多的國家、團體及個人,都投入到反中共活摘器官的行列。北美、歐洲、亞洲、澳洲等多國政府陸續通過各項活動、決議案,強烈譴責並要求制止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的暴力行為。

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中共急於洗白其邪惡,將西班牙的器官捐獻與獲取工作的業務科室(TPM),冠以所謂的「西班牙模式」,目的是推出一個所謂的器官移植捐獻「中國模式」,以此迷惑國際社會,稀釋國際上的譴責,從而繼續掩蓋中共活摘器官的事實。

中共利用西班牙進行所謂的「器官移植改革」

根據西班牙器官捐獻法的規定,在西班牙,所有公民都被視為器官捐獻者,除非公民本人在生前表達了相反的意願,這種意願可以通過口頭或書面進行表達。多年來,西班牙成為百萬人口捐獻率世界第一,最重要的就是「不反對就代表同意捐獻」。中共看重的正是這一點,並且還可以通過洗腦式的所謂「大愛」之心,鼓動中國人捐獻器官的同時,構建中共特色的「中國模式」。

上個世紀80~90年代,西班牙醫生馬蒂・馬尼亞利奇(Marti Manyalich)(又譯為馬蒂・曼亞里奇或馬蒂・瑪亞里奇)建立了專門負責器官捐獻與獲取工作的業務科室(TPM),通過培訓器官捐獻協調員,使器官捐獻得以利用。馬尼亞利奇是國際器官捐獻與獲取協會前任主席,現任西班牙器官移植研究院院長。

結果,這位醫生被中共看重,成為中共捆綁西班牙器官移植界的帶頭人。中共官媒新華網2018年7月6日在題為「中國願與世界分享經驗與智慧——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側記」中寫道:「西班牙器官捐獻與移植研究院院長馬蒂・馬尼亞利奇在中國工作多年,見證和參與了中國器官移植制度的改革。」

2010年3月23日,時任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率團赴西班牙參加歐洲器官捐獻與移植會議暨世界衛生組織全球磋商會。隨後,馬蒂・馬尼亞利奇年年都是中共器官移植界最為推崇的外籍專家,帶領西班牙以及其它國家的醫學專家活躍於中國各大城市的各個醫院、大學、論壇、會議等等。時間長達十年之久。

例如,2013年8月19日,馬尼亞利奇、西班牙重症醫學協會時任主席何塞・瑪麗亞・多明格斯・羅丹(José María Domínguez Roldán)、西班牙巴塞羅那大學醫學院外科學副教授克洛伊・巴利斯特・德爾皮爾(Chloë Ballesté Delpierre)以及中共肝移植註冊中心統計部主管江文詩一行七人來到北京佑安醫院,就器官捐獻與器官獲取組織建設進行學術交流。馬尼亞利奇介紹了西班牙器官捐獻的現狀、器官捐獻模式和器官獲取組織建設的經驗。

2014年12月13日,馬蒂・馬尼亞利奇受邀帶隊,參加了在昆明由中國醫院協會OPO聯盟舉辦的中國首次器官捐獻協調員國際培訓班。

2018年7月3日上午12點15分,中共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理事長黃潔夫率中方專家團,並邀請了各國專家,包括世界衛生組織器官移植項目主任何塞・努涅斯(Jose R. Nunez)、馬蒂・馬尼亞利奇在內,在馬德里中國文化中心召開了媒體見面會。黃潔夫在接受中共大外宣《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器官移植的「中國模式」借鑑了西班牙的先進經驗,「中國首先是做好學生,現在我們發展了,中國還要做好老師。我們願意把中國的經驗分享給其它國家」。

他還說,「現在工作在器官捐獻與移植事業第一線的兩千多名協調員都是西班牙幫助培養的。」

自此,器官移植捐獻的「中國模式」開始粉墨登場,旨在全面否認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事實。

西班牙移植界為中共站台

2015年8月19日,當時作為國際移植協會候任主席的馬蒂・馬尼亞利奇等外籍專家、教授造訪了武漢大學肝膽疾病研究院(暨武漢大學移植醫學中心),進行了實地考察,召開了交流會。馬尼亞利奇與其他兩位專家被聘為武漢大學榮譽教授。而武漢正是中共器官移植的發源地。

2018年7月6日中共官媒新華網在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召開期間撰文強調:「西班牙器官捐獻與移植研究院院長馬蒂・馬尼亞利奇在中國工作多年,見證和參與了中國器官移植制度的改革。他所在的研究院幫助中國培訓了一千五百多名器官移植協調員,現在中國已有兩千多名器官移植協調員。」

馬蒂・馬尼亞利奇在會上對新華社記者說,雖然中國起步晚於一些國家,但現在中國器官捐獻已經成為亞洲國家學習借鑑的榜樣。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享電腦系統是器官捐獻與移植工作體系的核心繫統,「足可以成為世界楷模」。

馬蒂・馬尼亞利奇在其它場合上還透露,「我們早與中國不少高校或醫院開展了很多合作,以及ICU專業技術、外科醫生、OPU等學術交流培訓。希望今後繼續與中國保持長期緊密合作。」

西班牙器官移植界加入中共的「一帶一路」

2019年12月,第四屆中國——國際器官捐獻大會暨「一帶一路」器官捐獻國際合作發展論壇,西班牙國際器官捐獻與移植基金會也是主辦方之一,並與中共正式成立了「一帶一路」國家器官捐獻與移植合作發展聯盟。

中共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理事長黃潔夫表示,中國(中共)將按照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國家器官捐獻移植合作發展,向世界移植傳遞「中國經驗」。

中共「一帶一路」在許多國家觸礁的情況下,西班牙卻跟主流背道而馳,其結果是成為中共病毒擴散的重災國。

許多西方國家指責,「一帶一路」是一種「具有中共特色的帝國主義」,中共企圖藉助在六十多個國家建設全球運輸和貿易聯通網絡,提升中共在國際舞台的影響力,竊取資源。

結語

許多實例表明,遠離中共,唾棄中共,才有生的希望。此次瘟疫期間,西班牙第三大黨VOX黨(也被譯作聲音黨、呼聲黨或民聲黨)的黨魁阿巴斯卡(Santiago Abascal)和第二把手、秘書長史密斯(Javier Ortega Smith)等三位政要先後感染中共病毒,但是在他們譴責中共後,三人的中共肺炎症狀全部消失。

4月5日,華盛頓DC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執行主席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在「今日美國」刊登譴責中共造成中共病毒危機的文章。史密斯寫道,「一個事實越來越清楚:中國共產黨引發了這場危機。」他還表示,越早拋棄共產主義,世界越早獲得真正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