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典關閉該國最後一個孔子課堂之際,4月22日,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家表示,他們的抗疫策略正在奏效。目前仍掙扎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煉獄的意大利是否應該仿傚瑞典、找出抗疫的出路呢?

目前,約六千萬人口的意大利已有近20萬人確診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超過2.6萬人死亡,淪為全球除中國外的第三大疫區。意大利的政府報告稱,該國中共肺炎死者從發病到去世的時間,平均僅為8天。

意國看似遭遇飛來橫禍,實際上,誰又能說,這不是為中共站台、擁抱中共而招致的災難呢?

《大紀元》在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一文中揭示了病毒與共產黨之間的關係,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各國政府掌舵主政方向,可代表本國民意,而邦交國策不但決定了自己的未來,也會關聯到萬民福祉,與施暴者為盟難免後患無窮。

截至美國東部時間4月26日下午2點,意大利中共肺炎累計確診達197,675例,共26,644人死亡。金融中心米蘭所在的倫巴第大區確診72,889例,死亡病例逾全國半數;第三大城市都靈所在的皮埃蒙特大區確診24,820例;帕爾馬和里米尼所在的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確診24,450例;觀光勝地水城威尼斯所在的威尼托大區確診17,471例。

總統府奏紅歌 意大利一個月內遂全國封城

2020年3月9日,意大利總理孔特不得不宣佈次日起在全國範圍內實施封城。他在當晚的電視講話中,要求所有意大利人「待在家裏」,這項禁令目前被延期到5月3日。

然而,就在一個月前,2月13日,意大利的總統府奎里納萊宮卻傳出中共紅歌曲調。意大利總統塞爾吉奧‧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文化部長達里奧‧弗朗西斯奇尼(Dario Franceschini)和外交部長路易吉‧迪‧馬約(Luigi Di Maio)舉辦「助力中國抗疫」鋼琴音樂會,並通過電視台向全國直播。

演奏曲目包括中共革命武裝鬥爭電影《洪湖赤衛隊》中的主題曲和1953年紀錄片《偉大的土地改革》中的插曲。

3月28日,美國智囊蓋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指出,「今年2月,一些意大利官員敦促總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讓剛剛從中國度假歸來的北部學童隔離,但意大利最高官員正忙於取悅北京。」

「中國(中共)正在努力使我們保持沉默並成為同謀。可悲的是,那已經發生了。」

瘟疫無情可奪生命,而中共的大外宣一直在國際上散佈著更可怕的共產毒素。2020年恰逢中意建交50周年,人們是否應該反思,是甚麼使得中共在意大利的宣傳如此順利呢?

孔院遍佈意大利 成「中共大外宣」機器

意大利共設有12所孔子學院,承辦學校包括那不勒斯東方大學、羅馬大學、馬切拉塔大學、聖安娜大學、佛羅倫斯大學、博洛尼亞大學、威尼斯大學、帕多瓦大學、米蘭天主教聖心大學、米蘭國立大學、都靈大學、恩納科雷大學。

此外,戈里齊亞省國立高等教育學院、意大利教育中心、馬可·福斯卡里尼中學等處開設了至少39個孔子課堂。

孔子學院網站顯示,在有超過1.8萬人感染、即全國中共病毒感染人數最高的米蘭,2019年3月27日,米蘭國立大學孔子學院意方院長蘭珊德(Alessandra Lavagnino)親自主持了主題為「一帶一路」的座談會。

自2016年開始,米蘭國立大學孔子學院每年都會舉行「一帶一路」合作研討會。

中意建交40周年之際,2010年11月30日,中國駐米蘭總領事梁慧出席了米蘭國立大學孔子學院成立一周年紀念活動。

在米蘭國立大學下設的克雷莫納高中孔子課堂所在城市克雷莫納,共有5966人感染,相當於每10萬人中就有1662人染疫,成為感染比例最高的城市。

疫情爆發後,羅馬市也成為其所在的拉齊奧大區染疫重災區,當前確診人數為4501人,佔該區總數逾七成。

早在2017年10月19日,羅馬大學孔子學院意方院長馬西尼(Federico Masini)就曾通過意大利國家廣播電視台新聞頻道(Rai News),向意大利民眾「解讀」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十九大會議上的講話,意圖「將重點信息及時傳遞給意大利民眾」。

羅馬大學於2005年7月4日在北京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是意大利第一所設立孔子學院的機構。

2019年1月29日,羅馬大學孔子學院參加了該校「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研討會。

2019年3月20日,羅馬孔院舉辦《習近平談治國理政》中意讀者會,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表示,該書的出版有利於推動兩國人民「攜手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當日,意方院長馬西尼(Federico Masini)、中方院長張紅以及下設孔子課堂的數十名師生出席。

2019年4月2日、5月3日,羅馬大學孔子學院下設烏爾比諾大學和卡利亞里大學的孔子課堂分別舉辦了《新時代的中國》新書分享會,期間該書的撰文作家向在場的師生「解讀」中共十九大報告內容。

5月11日,羅馬孔院下設卡利亞里大學孔子課堂受邀參加「中國當代民生」攝影展開幕式,弘揚改革開放。

9月25日,羅馬大學孔子學院中方院長張紅參加了「慶祝中國成立70周年藝術展」開幕式。

與其它孔子學院同步,2019年3月15日,那不勒斯東方大學孔子學院舉辦了「『一帶一路』對世界的影響」主題講座,東方大學師生、在意華裔及中國訪問學者等聽眾參加了講座;此外,肩扛五星紅旗的紅衛兵也成為該校孔院官網的主圖之一。

該孔院所位於的首府城市那不勒斯迄今共有2375名感染患者,感染人數居坎帕尼亞大區首位。

3月8日,北部大州皮埃蒙特(Piedmont)州長西里奧(Alberto Cirio)確診感染中共肺炎,成為24小時內第2名確診染疫的大區首長;而就在去年11月27日,皮埃蒙特大區首府都靈市的都靈大學孔子學院就舉辦了中國套房「曉窗閣」剪綵儀式。

都靈大學孔院與都靈金宮酒店合作,在酒店內常設了一間中國套房,為下榻該酒店的客人提供中共的宣傳和推廣。

近年來受歐債危機波及,意大利經濟下滑,無錢投資國內基礎建設。受此影響,意大利政府寄希望於中共讓意國經濟起死回生,當地政客跟中共越走越近。

由於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共,意大利甘願淪為「中共大外宣」機器的一部份,孔子學院起到了宣傳中共謊言的傳聲筒作用,而開設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的地區自然也就成了中共肺炎的肆虐之地。

假孔子之名 中共宣傳及強推政治立場

孔子學院隸屬中共教育部國際漢語協會辦公室(簡稱漢辦)。迄今,全球已有162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541所孔子學院和1170個孔子課堂,單在歐洲就有43個國家(地區)共開設孔子學院187所,孔子課堂346個,總數居世界之首。

美國參議院的一份報告顯示,中共對海外孔子學院的資助超過2億美元。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時任中共常委的李長春在2009年曾說:「孔子學院是中共海外宣傳機制的重要組成部份。」

雖然表面上打著交流文化、教授中文的幌子,孔子學院和課堂實則是輸出中共意識形態的地方。一些課堂中高懸毛澤東語錄,凸顯共產教義下的「中國特色」。

2013年9月,奧地利格拉茨大學孔子學院「中國論壇」高峰對話,由格拉茨大學的安東·格拉布納-海德(Anton Grabner-Haider)教授主持,他同時作了題為「當今中國哲學」的報告,開篇就引用馬克思的話,並大談自己曾在馬克思就讀的波恩大學進修哲學。

孔子學院還歪曲歷史,宣傳中共的政治立場,刻意迴避、淡化一些話題,比如法輪功、台灣、西藏問題等,甚至在當地組織抗議活動,反對中共認為會威脅其統治的活動。

2014年7月,漢辦主任、孔子學院總部總幹事許琳,參加在葡萄牙召開的歐洲漢學學會第20屆雙年會後,認定有些教授的論文「有違中國的規定」,並表示「絕對不能接受」會議手冊中有另一贊助機構——台灣「蔣經國基金會」的介紹內容,於是「下令她的隨從立刻弄走會議場所的所有材料」。

許琳在兩天之後發還了這些材料,但撕去了她不喜歡的內容。

漢辦強硬的態度暴露了孔院作為中共統戰機構的真實面目。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2012年9月,法國里昂孔子學院中方負責人建議讓孔子學院參與里昂第三大學中文系相關學位課程的教學與研究工作,遭到法方反對後,一直以「削減經費」來試圖改變法方立場。

2012年11月,漢辦主任許琳直接要求法國里昂孔子學院的相關負責人辭職,並在沒有任何警告的前提下單方面中斷了資金提供。

孔子學院充當中共間諜機構

除了假孔子之名宣傳中共政治立場、混淆普世價值之外,孔子學院還在充當中共間諜機構。

美國智囊蓋特斯通研究所刊登的文章指出,去年10月,在比利時安全部門指控布魯塞爾孔子學院院長宋新寧(Xinning Song)為北京進行間諜活動之後,宋被禁入境。

前歐洲委員會議院大會副主席、前瑞典國會議員林德布拉德(Goran Lindblad)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曾表示,孔子學院就是中共的間諜和宣傳中心。這個機構通過融入國外的大學進行滲透和窺探,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思想,試圖影響當地師生,威脅學術自由。

瑞典清零孔院 或「全民免疫」

4月22日,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家表示,他們的抗疫策略正在奏效,可以在數周之內在首都斯德哥爾摩實現「群體免疫」。

與此同時,與意大利取悅中共、擁抱孔院相反,十五年前在歐洲建立了第一個孔子學院的瑞典,如今成為歐洲第一個將孔子學院在境內「清零」的國家。

《泰晤士報》21日報道,隨著兩國惡化為敵對和相互猜疑的關係,瑞典關閉了該國最後一個由中共資助的教學項目——在西海岸馬爾默和哥德堡之間小鎮法爾肯貝格(Falkenberg)的孔子課堂。

分析人士認為,瑞典將本國的孔子學院清零是一個信號,這表明瑞典和中共政權之間曾經的友好關係正在加速解體。

自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以來,瑞典採取了「全民免疫」的方式,即在保護老年人等高危人群的同時,對社會活動儘可能減少限制,同時允許病毒在一定程度上散播,以增強全民免疫力。

此前,中共官媒多次攻擊瑞典處理疫情的做法,稱其為「投降」,對其它國家構成威脅。

瑞典媒體也在反擊中共為甩鍋而散播荒謬的陰謀論。3月30日,瑞典《每日工業報》(Dagens industri)全版刊登了一篇題為「中共的虛假信息令人焦慮」的文章,大版面揭露中共試圖推卸其對中共病毒在全球氾濫所應承擔的責任。

始於孔院 止於孔院 瑞典認清中共

《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中曾明確指出中共的九大基因:「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隨著對中共的幻想破滅,瑞典民眾正逐漸認清這一點。

2005年,中共在斯德哥爾摩大學建立了第一個歐洲孔子學院,2010年,瑞典汽車業的驕傲——富豪集團落入中共資助的公司手中。

2015年,瑞典公民、香港銅鑼灣書店出版商桂民海遭中共安全人員越境綁架後,瑞典政府表達了不滿和抗議。作為報復,中共取消了一個即將到訪瑞典的貿易團,中共駐斯德哥爾摩大使桂從友更恐嚇說,「面對敵人,我們有獵槍!」

2018年,中國遊客在瑞典旅店無理撒潑,被警方帶離旅店後,該事件迅速升級為國際外交紛爭。中共大使桂從友面對媒體時突然發飆,怒斥瑞典的立法機關、行政機關和警察系統,聲稱「錯的都是瑞典」。

2019年,瑞典右翼基督教民主黨和左派黨,要求將桂從友作為「不受歡迎的人」驅逐出境。

位於斯德哥爾摩的瑞典國際事務學院亞洲項目負責人耶爾登(Bjorn Jerden)說,取消孔子學院,是瑞典對中共態度更加強硬的一部份。瑞典已經關閉了瑞典大學的四所孔子學院,位於北部城市魯拉的孔子學院已於12月關閉。

「瑞典的公眾輿論對中國(中共政權)的態度變得更加消極」,耶爾登博士說,「這種轉變是相當重要的,在簽署這些(孔子學院)協議方面,瑞典曾經是歐洲最活躍的國家之一。」

拒絕孔院、拒絕中共 就會拒絕病毒

《大紀元》在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一文中揭示了病毒與共產黨之間的關係,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各國政府與施暴者為盟難免後患無窮。

中共70年暴政,害死8千萬中國人,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和道德;尤其是近30年來,從89年屠殺學生到99年鎮壓法輪功修煉者,中共用暴力和謊言給中華民族和世界帶來深重災難。

孔子學院作為中共對外滲透的渠道和手段,粉飾中共執政期間的黑暗史。既然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淘汰中共及其因素,那麼在中共肺炎大瘟疫中,各國對孔院的態度就是一個清晰的警示燈。

拒絕孔子學院,就是拒絕為中共輸血、站台,就可以獲得躲避瘟疫的自然之法,這與《舊約.出埃及記》中記載的故事——摩西讓信徒以「羔羊血抹門楣」免除災禍,出自一個道理。

目前,瑞典是歐洲最後一個不封城的國家,政府並不強制限制民眾活動,16歲以下的學生不停課,餐廳和公共娛樂場所仍然營業。儘管有人質疑這種抗疫方式,但是,瑞典社會的安全、穩定驗證了順其自然之法的可行性。

此次中共病毒的擴散趨勢,清晰地勾勒出各國與中共的親疏關係,擁抱孔子學院的意大利,和拒絕孔子學院的瑞典有著截然不同的境況。現實正在為世界敲響警鐘,利誘和原則之間,只看各國如何擺放態度。

遠離中共,就會遠離病毒;拒絕中共,就會拒絕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