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語音識別龍頭企業科大訊飛(iFlyTek)今年一季度創下首虧記錄,儘管業績不佳,但該公司背後卻有政府財政的強力支持。目前,這家人工智慧公司正在參與中共實施的「全民監控」戰略,協助公安系統建立國家聲紋資料庫。

第一財經25日報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計疫情對全球經濟造成的損失約為九萬億美元。在A股中,不少公司受到疫情不小的衝擊,比如一些股民耳熟能詳的「大白馬」,業績可謂「慘慘慘」。

一季度,格力電器淨利潤同比預降70%-77%;蘇寧易購預虧4億元-6億元(人民幣,下同);萬達電影預虧至少5.5億;比亞迪一季度淨利同比預降或逾80%,新能源車銷量降近70%;科大訊飛虧損1.31億,創下首虧紀錄。

與上述幾家公司不同的是,儘管科大訊飛業績不佳,但背後卻有中共政府財政的強力支持。

據界面新聞報道,科大訊飛2019年年報已經公佈,僅看數據,公司過去一年表現亮眼。但是亮眼背後卻暴露出了不少問題。科大訊飛收到的政府補貼仍在攀升,佔淨利潤比例越來越高。

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科大訊飛營業收入100.79億元,同比增長27.3%,歸母淨利潤為8.19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51.12%。

單看年報數據,似乎毫無破綻。但是細細剖開利潤組成,不難發現科大訊飛淨利潤最大的增長點,其實是政府補助。

數據顯示,科大訊飛2019年收到政府補助4.45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2.26億元增長96.9%,遠超淨利潤的增幅。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公司收到遞延收益相關的政府補助合計2.19億元,如果加上政府補助的4.45億元,2019年公司合計政府補助相關收益6.63億元,佔淨利潤的比例約為80.95%(未扣稅)。

近幾年,身披高科技外衣的科大訊飛對政府補助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政府補助(包括與政府補助相關的遞延收益)合計佔淨利潤比例由2016年的26.44%上升至如今的80.95%。公司已然成為一家補助型企業。

2015年至2019年五個財報周期,科大訊飛平均經營性應收款項佔營收比高達51.91%。換而言之,公司每1元的營收對應超過一半的「帳款」。

2019年,科大訊飛經營性應收款項更是創出了歷史新高的53.08億元。從增量看,2019年公司營收增長21.62億元,經營性應收款項增長17.17億元,佔比高達79.42%。可以說公司2019年的營收增長換來的幾乎全是「帳」。

董事長劉慶峰自2019年9月底以來累計減持0.6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74%。

公佈年報的同時,科大訊飛也公佈了2020年的一季報。受疫情影響,2020年第一季度營業收入14.1億元,同比下降28.0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31億元,同比下降229.02%。這也是近10年來科大訊飛的首個虧損季度。

協助中共黑科技治國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近期提前結束與科大訊飛的五年科研合作關係。「Wired」媒體4月21日報道了這個消息。

「我們很認真地考慮有關中國和其它國家帶來的國家安全和經濟安全問題,以及人權問題。」MIT科研副校長朱伯(Maria Zuber)說。

去年4月,MIT已宣佈與華為和中興結束合作關係。

2019年10月,美國商務部曾把多家協助迫害人權的中國企業加入出口管制黑名單,其中包括科大訊飛。

科大訊飛細分業務主要由智慧城市、政法業務、開放平台及消費者業務等構成。科大訊飛被中共原信息產業部確定為中文語音交互技術標準工作組組長單位,牽頭制定中文語音技術標準。

科大訊飛是中共控股的國企,而且同中共公安系統緊密合作。根據2016年一份政府採購公告,中共將科大訊飛子公司定為新疆喀什市警方25個「聲紋」收集系統的唯一供應商。

科大訊飛與中共正在實施的「全民監控」戰略。還有更隱秘的關聯,那就是正在幫助中共公安部建立國家聲紋資料庫,用於監控、追蹤民眾。無人知曉科大訊飛如何取得那麼多人的語音數據,但它的大股東之一中國移動,擁有超過8億手機用戶。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曾說過,「中國與美國同步進入人工智慧時代,但由於中國擁有龐大的用戶數字以及社會管治的優勢,人工智慧在中國得以發展得更快,並且將從中國發展到世界。」劉慶峰的言外之意就是,因為中共的專制統治,中國人毫無私隱權,私隱數據會被中共肆意收集並濫用,由此而來的大數據才能夠推動AI發展,並將中共的AI向世界擴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