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因中共隱瞞而迅速傳遍世界,疫情嚴重地區醫療物資嚴重短缺,來自中國的劣質物資乘虛而入,但這很可能危及生命,媒體人呼籲對中國物資禁運或為最佳防疫。

豪爾赫・岡薩雷斯-加拉爾薩・埃爾南德斯(Jorge Gonzalez-Gallarza Hernandez)是來自馬德里的撰稿人。近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埃爾南德斯的文章,他在文中指出,對致命的劣質口罩、測試盒和呼吸機禁運是最佳防疫。

埃爾南德斯寫道:「當你流血時,一切看起來都像繃帶。」他表示,缺乏醫療物資來應對中共病毒(CCP Virus,俗稱COVID-19病毒)的國家正在爭相購買設備和防護設備,以遏制傳染和治療疾病。但很多時候,這些國家最終得到的卻是來自中國、有時甚至會使人喪命的劣質品。他呼籲,美國應事先禁止購買這些劣質品以保護美國人,以免為時已晚。

病急亂投醫 美國取消關稅 歐洲放寬標準

埃爾南德斯認為,美國測試與病例的比率仍然落後於大多數其它發達經濟體,如果病毒傳播到城市高發地區,測試與病例的比率甚至可能進一步下降,因此美國各州和醫院將傾向於求助中國的醫療供應商。

當中共病毒傳到美國時,美國政府取消了對中國醫療產品徵收的五十億美元關稅。

雖然中共對疫情已經遏制的報道令人難以置信,但世界仍然對其寄予希望,醫療製造商們紛紛通過滿足需求而獲利。知名的口罩製造商在賺錢,生物技術公司也開始重整工廠以生產新測試盒。但埃爾南德斯指出,糟糕的是,那些沒有醫學專業知識的公司也在賺錢。

在歐洲,衛生當局放寬了進口醫療器械的質量標準,並且正在為此錯誤的決定付出昂貴的代價。荷蘭從一家中國公司進口了六十萬個口罩,結果發現它們的保護能力與不戴口罩沒甚麼兩樣。西班牙從一家中國生物技術公司進口了五百萬套快速測試套件,但發現其敏感率僅為30%,在十個已知的中共病毒患者中,診斷出了三個。

3月中旬,英國衛生當局以兩千萬美元的價格訂購了兩百萬個自助針刺抗體測試盒。英國首相約翰遜曾說:「它們有可能徹底改變遊戲規則。」但它們沒有,測試盒不起作用。澳洲、捷克、斯洛伐克和土耳其也出現類似產品質量問題。

於是西班牙和荷蘭要求退貨,英國要求退款。但這幾乎是不可能實現或無法彌補的。埃爾南德斯認為,這些倉促成立的初創公司不太可能在生產第二批貨時達到標準,而要一個全部預付款的公司退款,幾乎有點天真。更糟糕的是,低價的次品可能最終把優質產品擠出市場。就算市場最終糾正了質量問題,劣質的產品也已經奪走了生命。

埃爾南德斯寫道:「我們負擔沉重的醫療保健系統不再專注於提供最佳護理,被劣質的設備絆腳只會引起一些抱怨。他們現在的工作是挽救儘可能多的生命,在某些地方需要分清輕重緩急:用有故障的呼吸機治療患者可能會殺死他們,讓醫護人員戴上無用的口罩和防護服將讓病毒蔓延。」

全球疫情下 中國醫療用品市場陷入混亂

埃爾南德斯提到的供貨質量和付款等問題反映出中國醫療用品市場的混亂。《華爾街日報》報道,隨著中共病毒無情蔓延,世界各地向中國採購物資,供不應求導致生產、供應、銷售出現混亂。很多公司要求發貨前支付全部貨款,還有潛在供應商提供假證書等。

匹茲堡大學醫療中心(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Medical Center)的中國業務負責人傑弗里・伯恩斯坦(Jeffrey Bernstein)表示:「在這種環境下,關鍵是儘可能的得到想要的物資。這非常像西部蠻荒的狀態。」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一家潛在的供貨商提供了偽造的證書,該證書顯示發證單位是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文件上寫著「請在此填入數字」(Insert Number here)的字樣。負責與該公司聯繫的管理諮詢公司拓達亞洲諮詢公司(Tractus Asia Ltd.)駐曼谷的董事總經理約翰・埃文斯(John Evans)表示,結果證明證書是偽造的,供應商忘了把上述文字換成數字。

埃文斯還表示,在另一個案例中,一家中國供應商提供了一些倉庫地址,稱裏面裝滿了可供出售的口罩。但經進一步核查,這些倉庫實際上是空的。

馬薩諸塞州米爾福德市地方政府委員會三月份曾向一家中國供應商訂購了三萬件防護服,但這家供應商幾天後就取消了這批訂單的發貨。該委員會主席威廉・巴克利(William Buckley)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希望會有反思的一天……而且(我們)得重新調整供應鏈,這是每個國家都應該做的。」

中國產次品無人能及 禁運大智若愚

埃爾南德斯認為,雖然對中國實行禁運似乎是一種過濾不安全設備的笨拙方法,而且可疑的供應商也會出現在其它地方,衛生當局為求得醫療物資正在對任何出口國放寬標準而為民眾帶來危險。但是沒有一個其它國家能在出售有缺陷設備方面與中國相比,因此,面臨疫情急劇爆發的國家應該為安全起見到其它地方尋找更好的設備。

他同時指出,儘管北京高談闊論要幫助世界,但它並沒有出台出口限制的政策來防止劣質設備被出口。向西班牙出售了五百萬套快速測試套件的深圳易瑞生物(Bioeasy)公司甚至沒有獲得在國內銷售的許可證。

埃爾南德斯指出,進口國的許可標準並非為了幫助攔截有缺陷的貨物,因此,在歐盟,製造商可以用簡單地聲明就可以得到健康和安全標準認證。國際標準化組織也有口罩標準,但只針對血液和體液進行屏蔽測試,並不針對可能削弱口罩防護能力的因素。中國製造商已採用合成纖維大量生產了低成本的口罩,這種口罩比其他織物口罩更容易攜帶病毒,這將讓防護口罩變成傳染媒介。

埃爾南德斯讚賞美國的工業和創新正在崛起以應對挑戰。製造商正在加快呼吸機的生產,雅培實驗室獲得了食品和藥品管理局批准的五分鐘測試,每天的分發率高達五萬份。他認為,這些設備的批量生產迫在眉睫。

他也指出,針對中共病毒的醫療用品禁運是出於安全理由,至於其它藥品的供應,和降低對中國藥品的整體依賴並不是禁運的目標。雖然禁運可能影響到一部份誠實的中國生產商,但為了確保醫療設備和用品可靠性,這是無法避免需要付出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