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事件發生後,於1999年5月1日江澤民到雲南參加「九九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在雲南期間多次對法輪功大肆造謠、誣陷、誹謗。7·20後,雲南成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之一。

1999年4月25日,北京上萬名法輪功學員為爭取修煉權利和平上訪,整個過程中法輪功學員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喧嘩,安安靜靜,走時地上被打掃得乾乾淨淨,沒有留下一片紙屑、煙頭。

輪功學員所表現出來的理性、平和、善良的正信力量,觸動了中共假、惡、鬥的邪惡本質,致使妒嫉心極強的中共頭目江澤民不顧其他六個政治局常委反對,執意迫害法輪功。

「四·二五」過後的第5天,5月1日,人權惡棍江澤民竄到雲南參加「九九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開幕式(註:99世博會於1999年5月1日至10月31日召開)。中共雲南省委為了迎合江澤民,之前雲南省委副書記王天璽(雲南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之一)就向昆明法輪功輔導站打招呼:江澤民在雲南期間,停止在公共場所的一切煉功活動。

江澤民在雲南期間,曾多次在雲南省黨、政召開的會議和接見軍隊師級以上幹部會議上,對法輪功大肆造謠、誣陷、誹謗,並煽動說:「與法輪功的鬥爭是一場爭奪群眾、關係到中共生死存亡的政治鬥爭。」(中共印發有江講話的文件)

江澤民回到北京後,為了避開憲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6月10日直接下令糾集了一個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中共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糾集了由他操控,政治局常委李嵐清及政法委書記羅干指揮的納粹「蓋世太保」組織—— 「610辦公室」,為打壓迫害法輪功做了犯罪準備。

江澤民離開雲南後,雲南開始籠罩在緊張的政治氣氛之中,在軍隊中,強行要求部隊家屬不准修煉法輪功;在社會上,也流傳著中共要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消息。在政法委書記羅干指揮下,雲南省公安、國安系統開始加強了對法輪功的監控,他們派出大量國安特務,打入到各個法輪功煉功點,進行蹲坑、摸底、錄像,蒐集所謂法輪功的「情報」,為全面迫害法輪功做準備。

據一名國安特務後來講:「我們曾經打入你們煉功點,進行秘密調查,其實我看煉法輪功的人有知識的人多,幹部多,有病的多,他們都是些很善良的人,每天只是在一起煉煉功、學學法而已,根本不危害社會……」

雲南省委於1999年「七·一」前還發出通知,要求各級政府部門、各企事業單位召開黨員民主會,學習江澤民《關於法輪功問題的重要講話和批示》,並在當時中共炮製的所謂「三講」活動中把對法輪功的態度作為「三講」必須講的內容來表態,開始在民眾中製造迫害法輪功的輿論準備。

開始迫害法輪功不久,10月31日,中共指揮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頭目李嵐清到昆明參加「九九昆明世界園藝博覽會」閉幕式,期間雲南昆明公安以法輪功學員召開「中外記者會」和在昆百大(昆明百貨大樓)懸掛法輪功真相橫幅和散發真相傳單為由綁架了梁東、蔣鳴鳳、張蔚謹、黃武第、吳剛,傳訊了昆明電信局工程師左立新等法輪功學員。

此外,公安局懷疑原林業中心醫院副院長葉保福和妻子原林業培訓中心辦公室主任楊明清要去所謂「鬧事」,對他們進行傳訊留置兩天後,又將他們看守在家45天。期間許多法輪功學員也同時受到國保警察和單位的監控。隨後法輪功學員梁東被非法判刑3年;吳剛被非法勞教2年。

1999年「7.20」,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以來,雲南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開展了系統的滅絕性的迫害,使雲南成為了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之一。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已知雲南建水縣臨安鎮副鎮長孔慶黃、玉溪市婦幼保健院主治醫師沈躍萍、昆明市殘疾人楊蘇紅等52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殘;有1971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抄家、關押,綁架到洗腦班「轉化」迫害,其中498名被非法判刑,473名被非法勞教等;有66個家庭,遭到不同程度迫害,28位親人被迫害致死;被中共不法人員搶劫財物達76萬元。

「四·二五」雖然已經過去了21年,但是法輪功學員平和、理性、善良、慈悲的高尚境界,卻給世人留下了深深的記憶。而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酷刑罪惡將永遠牢牢釘在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

(資料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