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中共肺炎肆虐全球以來,引發一系列關於公共衛生,國際關係以及中美貿易的問題,而經濟全球化這個近40年來號稱大同世界的雛形在這個病毒面前原形畢露,尤其是中共無恥的統戰陰謀。

全球化經濟下美國產業結構的狹隘在這次疫情中顯得格外嚴重,雖然美國依然是藥物研發國,但是藥物生產轉移到海外,中共製藥公司向美國提供90%以上的抗生素、維他命C、布洛芬和氫化可的松,還有70%的乙醯氨基酚和40%到45%的肝素。這就意味著,一旦中美開戰,美國人將面臨嚴重的藥品短缺。

身在北京的習近平無論如何也預料不到,新冠疫情(中共病毒)肆虐海外的結局是海外,尤其是世界中心的美國,反共情緒的日益高漲,美國國內甚至出現了對中國政府的訴訟,並且特朗普暫停對WHO這個疫情爆發以來就已經成為中共舔狗和大外宣的捐款。習近平也許內心盤算的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將會與中共妥協,而建立中共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可是疫情引發的國際效應卻朝習近平臆想的相反方向發展,中共雖然大搞文宣,喪事喜辦,可是國際社會對其未對疫情擴大化追責深表不滿。

近日中共官媒《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表示,中國要把同美國抗疫合作重點放到加強與各州的紐帶上去,無非就是在美方對華採購緊急醫療物資方面,優先滿足各州訂單,後置國土安全部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FEMA)的訂單。這簡直是司馬昭之心,意圖利用美國大選年,調整供貨順序,優先將物資提供給某些州,目前而言,就是紐約,加州等疫情嚴重的州。眾所周知,紐約、加州等民主黨控制的藍州一向與中共關係密切,尤其是紐約市,作為美國金融中心,被中共嚴重赤化滲透,尤其是金融業,在2019年年底,中美貿易戰時,又掀起一股中概念股上市熱潮。傳媒界中,《紐約時報》在報道疫情問題上口徑與中共外宣高度一致,引用數據,宣傳口吻都是責難特朗普政府抗疫不力,而中共的隔離制如何成功。不知其被趕出中國大陸和香港之後是否又企圖用媚共的方式繼續追求「中國夢」。

中共無非是利用大選年以及美國政治制度中聯邦和地方分權,而防疫體系又是美國最弱的一環,並且某些州外來移民甚多,且執政為民主黨的特點而影響美國總統大選,大玩其得心應手的統戰,中共暴政企圖大玩政治遊戲影響民主國家的選舉。胡錫進甚至用「能奈我何」來表明中共的態度,簡直將中共這個犯罪集團的本性表露無疑。

如果說特朗普上台標誌著民族主義的大回潮,而使得中共暴政集團成為受益者,僅僅以資本收益為目的的全球化走向窮途末路,是時候剎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