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截至4月20日星期一早上6時,全球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總數已經達到了242萬4300多人,累計死亡16萬6100多人。

從中國大陸的通報數字來看,中國的疫情可能真的已經「可防可控」了。19日的新增確診數字只有12例,累計確診人數排在了第八位。但是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通報19日新增了一例本土確診病例,是從黑龍江哈爾濱傳入呼倫貝爾市。而多處傳來的消息證實,哈爾濱的疫情已經很嚴重了。

與此同時,世界各國追責中共的聲音越來越強。近幾天,美國總統特朗普針對中共接連發聲,炮火相當密集。繼前天他說中方需要面對隱瞞疫情的後果之後,19日又表示,中共要負責任,全球很多人死了。

哈爾濱外鬆內緊?

內蒙古自治區衛健委20日通報,從黑龍江傳入呼倫貝爾市鄂溫克旗一例確診病例。這例病例,仍然是黑龍江哈爾濱群聚感染的延續。

截止到19日,包括無症狀感染病例在內,黑龍江發現了61例中共病毒肺炎患者,均為本土病例,其中54例在省會哈爾濱。

《金融時報》引述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黃嚴忠的話表示,在北京試圖重新啟動經濟之際,哈爾濱的疫情表明,新增確診病例反彈的風險目前是存在的,而這個風險「不可預測」。

不過中共衛健委18日表示,新增確診病例中,本土病例數連續4天達到兩位數。

4月16日,黑龍江省當局接連向哈市領導發函,省長王文濤還主持會議約談哈市市長孫喆,美國之音報道,對哈市提出嚴肅批評,要求認真反思整改。隨後哈爾濱副市長陳遠飛和剛上任只有兩天的哈市衛健委主任丁鳳姝等18名官員就遭到了記過、警告甚至免職的問責處分。

在哈爾濱衛生系統工作的郝醫生有一張運動健身卡,但是疫情發生以後,她一直沒能去健身室鍛鍊。郝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這波疫情反彈看來蠻嚴重。她說,「衛健委都⋯⋯市長都被約談了,那能是這幾個嗎?」

也有當地居民向《大紀元》透露,官方一直在掩蓋疫情,所有的消息只要一傳出,當局立刻出面「闢謠」。

哈爾濱二次封城了

有網友爆料,從19日晚上開始,哈爾濱已經正式封城了。

【原聲影片】

——哈爾濱從今日(指20日)晚開始,正式二次封城。紅色燈光那裏是新安國際購物廣場,也就是說中央大街的中心點。現在鐵欄杆都已經站上了,然後社區的工作人員也都出動了,這次比較嚴重。年後封城那次只是在街口,這次是街口和小區門口都封上,封兩道,特別嚴。明天不知道甚麼情況呢,社區明天會通知,我估計下樓應該是二天一次吧,明天開始採購。

網友爆料的消息我們沒有得到證實,但是根據之前多方渠道透出的消息來判斷,這種情況的可能性是比較大的。之前我們報道過,哈醫大一附屬門診掛號的,樓裏樓外排隊大約有五六千人。隨後也有網友在推特發出影片,說哈爾濱的疫情告急,很多小區都封閉了。

化名李惠的當地居民告訴《大紀元》,4月15日哈市道裏金色城邦3號樓二單元整個被封上了,不許人們進出。原因是有一家三口確診,兩口子是哈醫大醫院的大夫和護士,孩子也確診了。

《大紀元》記者調查發現,金色城邦不只一個單元,共有二十多棟樓,全部封閉了。當地的工作人員透露,小區內有一人確診,其他幾個結果還沒有出來,所以小區要重新封閉式管理。

一位張女士向《看中國》透露,她所在的小區從2月11日封閉,到現在已經2個多月了。她說現在哈爾濱百姓「苦不堪言」,「現在看病特別難,醫院外面都排著長隊」。

張女士介紹,自己所在小區的七巷,就有兩宗確診的病例,離她家也就二三百米遠,「這個是確鑿的,所以人人都特別恐懼」。

哈市飄蕩「毒霾」?焚屍太多?

張女士還透露,當地的空氣很污濁,陰霾非常嚴重。打開窗戶都不能喘氣,有一種「辛辣的那種氣味」。

張女士把這種陰霾稱為「毒霾」,在家裏都得戴口罩。她表示,距離她所在的小區大約一千米就是殯儀館——哈爾濱殯葬服務調度中心。她懷疑這種「毒霾」可能就是源自那裏的「焚屍爐」,但她沒有勇氣去證實。

有網絡影片顯示,4月18日的哈爾濱,整個天空呈現昏黃色。大陸新浪援引氣象部門的數據,哈市城區部份站點測到PM2.5濃度超過4000。

張女士介紹的情況,有點像武漢當時的情況。今年2月8日,國際數據提供商「Windy」追蹤的數據顯示,武漢當時空氣中,含有大量有毒物質二氧化硫(SO2),濃度遠遠超過其它城市。

當時有記者調查認為,二氧化硫增多,很可能是焚燒屍體使用煤和柴油等燃料的原因。根據當時情況,1月25日開始,武漢的殯儀館和火葬場開始「24小時服務」,全天候運作,而且要求處理屍體要「短平快」。

《大紀元》調查員通過暗訪,從湖北某家殯儀館高管口中得知,武漢兩家殯儀館每天的實際火化量是平時的4~5倍。從這些情況推斷,武漢當時有大量的屍體被火化。

現在張女士說哈爾濱的空氣污濁,在家裏都得戴口罩。是不是也因為焚屍爐火化屍體太多的原因呢?張女士長期居住在這裏,以前沒有類似現象發生。而現在她提到了「毒霾」,又恰好是在外界不斷曝光哈爾濱疫情反彈之際,這是巧合嗎?相當值得懷疑。

中共駐俄大使「砸鍋論」被斥「擊穿人性底線」

我們前面提到,哈爾濱疫情加重、甚至封城,導致部份官員被問責處理。這個表面上的原因,似乎是因為1傳43的狗血傳播。在18日的會員區節目中,我們曾提到過。按照網友的說法,這是個「狗血傳播」,傳播鏈中有多起生活不檢點的現象。

當局以這個事件為由,扔出了幾隻替罪羊。不過真實原因可能並非如此,《金融時報》表示,從西伯利亞經由邊境城鎮綏芬河,進入黑龍江的中國公民已經帶來了四百多例輸入性病例,使得黑龍江的醫院更加捉襟見肘。

而這些輸入性病例的最大來源是俄羅斯。俄羅斯最近一周的新增病例已經創下了紀錄,目前確診總數超過了3.5萬。

上周,三架滿載著醫療設備的飛機從武漢飛往綏芬河,在那裏建了一個有六百張床位的方艙醫院。

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黑龍江的疫情十分緊急。也因為這一點,中共駐俄羅斯大使張漢暉拋出了一個「砸鍋論」。

在央視採訪中,張漢暉表示,個別中國人通過某種途徑闖關回到國內,造成病毒輸入,「道義上是要受譴責的」。他說這種做法「令人不齒」,是「吃著中俄合作的飯,砸了中俄關係的鍋,是沒有道德底線的」。

中共外交官員屢屢因為言詞激烈,被人稱為「戰狼外交官」。但是像張漢暉這樣,在央視上指責疫情期間回國的同胞,這種情況還是很少見的。

網名叫「武陵客」的網友寫了一篇文章質問張漢暉,為甚麼對本國公民沒有一點同情心?文中表示,「疫情爆發之初,歐美等國都是第一時間撤僑。我們不撤僑就算了,還要將他們污名化⋯⋯《戰狼》裏可不是這麼演的」。

文章斥責張漢暉的眼中「只有中俄關係,沒有本國公民,擊穿了國家與人性的底線」。

澳外長:國際獨立調查病毒來源

中共戰狼外交官的言行,屢屢引起外國政要的反擊。除了這次張漢暉的「砸鍋論」,新派戰狼趙立堅的病毒論更引起了許多人的關注。

19日,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洲政府堅持要求對病毒來源等問題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她強調,世界需要北京當局對疫情信息保持「透明度」。

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ABC)《內部人士》(Insiders)的節目採訪中,佩恩表示,澳洲對北京在疫情透明度問題上的關注到了「非常高的程度」,她認為病毒源於武漢這一點「很清楚」。

佩恩在採訪中特別指出,對中共病毒疫情應該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這個調查應該是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展開,「這麼做非常重要」。她希望中方解釋清楚疫情是如何開始的,北京當局是如何處理疫情的,有沒有充份公開資訊?與世衛組織和世界各國是如何互動的?

佩恩同時指出,世界各地的關係都將發生變化。澳洲和中國之間的關係將在某些方面發生變化。

佩恩的說法,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說法高度吻合。

特朗普:希望調查中國,中共要負責任

在19日的白宮疫情簡報會上,特朗普表示,希望調查人員前往中國進行調查。目前正在與中方交談,正在表達和以前一樣的要求。

特朗普說「病毒來了,我告訴中共,我們很不高興,病毒源自中國」。他指出,中共要負責任,全球死了很多人,G7國家都遭受了重創。

在18日的疫情簡報會上,特朗普指出,如果中共對病毒疫情爆發負有故意的責任,那麼中共要承擔後果。他說,「如果是個錯誤,那就是一個錯誤。但如果他們負有故意的責任(Knowingly Responsible),我是說那肯定就應該產生後果」。

特朗普表示,現在的問題是,中共病毒發生的事情究竟「是一個後來失控的錯誤,還是故意而為」。

從特朗普的說法來看,不管是「後來失控」還是「故意而為」,中共都要為此承擔責任的。因為就算是特朗普所說的「後來失控」,也是因為中共在疫情初期的層層隱瞞疫情真相造成的。而隱瞞,當然就是「故意而為」。

層層培訓 中共隱瞞疫情

《大紀元》近日獲得多份內蒙古自治區的機密文件,顯示出在疫情爆發後,中共從上到下層層隱瞞疫情。而且早在1月15日開始,在分層級地秘密培訓,部署防控方案。

其中1月15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召開了全國肺炎醫療救治工作影片培訓會。各省、直轄市、自治區設有主會場,市縣衛健委設有分現場,從上到下部署「診療方案」、「防控方案」和「醫療救治工作」。

1月17日,內蒙古衛健委又召開了全區疫情防控工作影片培訓會,對下級各衛健委、疾控中心的相關人員進行培訓。

1月20日,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衛健委召開全盟疫情防控影片培訓會,又對所轄的下級部門及相關人員進行培訓。

從中央到地方,這三級培訓會議的內容都「不予公開」。如果是堂堂正正的會議,為甚麼「不予公開?」是不是其中有不為人知的事項呢?

另外,根據以前中共媒體報道,當局授權鍾南山在1月20日公開病毒「人傳人」。我們早就說過,這是中共在眼見病毒完全失控的情況下,不得已才吐露實情。但是同時中共也要求,各級要「加強輿論引導」。

同一天,習近平、李克強第一次公開對疫情作出批示。要求做好防控工作的同時,強調要「加強輿論引導」。

甚麼叫「加強輿論引導」呢?這在中共官員看來,是心照不宣的事情。

時事評論員藍述表示,所謂的加強輿論引導,說白了就是暗示各級部門,不能上報實際的感染數字和死亡數字。同時媒體要多報正面的,對影響黨的形象的內容少報或者不報。

藍述指出,種種跡象都顯示中共是在層層隱瞞真相,是從上到下很系統、有部署地隱瞞。只要外國獨立調查進入中國,中共隱瞞疫情真相的蓋子立刻就會被揭開。那個時候,以美國為首的國際追責才是砸在中共頭上的實錘。

以上就是20日公共區的節目內容。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