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劍橋大學遺傳學家福斯特(Dr.Peter Forster)團隊近期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發表一篇有關中共病毒( CCP Virus,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病毒)從中國傳出,經3種突變傳到歐美的研究論文,被中共五毛斷章取義做成假訊息將疫情源頭嫁禍美國;對此,人權醫師黃士維表示,不管五毛如何造假、甩鍋都無法掩蓋事實,因為問題根源始終是中共無止盡的隱匿與撒謊,而導致全球受害,呼籲歐美必須對中共「硬起來」命其交出病毒源頭等疫情真相。

該論文題為〈SARS-CoV-2基因組的系統進化網絡分析〉,研究基於:一、使用2019年12月24日至2020年3月4日間,從全球各地採樣160個COVID-19(中共病毒)基因組數據。二、中國指出COVID-19病毒(中共病毒)與雲南省的蝙蝠糞便分離出的冠狀病毒,兩者基因相似度達96%。在此兩大前提下,運用基因演化網絡技術,研究重建病毒突變以及從武漢擴散到全球的傳播路徑。

研究發現,COVID-19(中共病毒)基因突變為A、B、C三種類型。A型病毒株最接近雲南蝙蝠基因,因此推斷病毒從A型突變成B型,再變異為C型。而A型存在於美國、澳洲和廣東;武漢地區是B型,C型則廣泛出現在歐洲、香港、新加坡等地。

由於論文說,美國主要流行A型病毒,所以五毛一口咬定「美國是發源地」,依此斷章取義,製造成「三分真、七分假」不實資訊,大肆在網絡散播「劍橋證明!原始病毒株來自美國」等謬誤言論。

但是五毛們刻意忽略了論文作者福斯特強調,「我很確定,病毒最初傳播是在中國」。攜帶A型病毒進入美國,透過「創始者效應」傳開成為主要類型,不意味A型就是來自美國。這是一個錯誤的結論。

福斯特認為,「華南比武漢更有可能是疫源」、「病毒開始於去年9月13日至12月7日之間在人際之間傳染病擴散」。中共一直未釋出比12月24日「更早」的病毒資料,福斯特說,必須分析更多蝙蝠、其他可能的動物宿主,以及保存在中國大陸醫療院所介於去年9月至12月的檢體,才能確認。

這也意味,中國疫情或比外界所知的更早爆發,並間接坐實中共早知疫情人傳人,卻向世界隱瞞欺騙,造成各國傷亡慘重。

中共從頭瞞到尾 害慘全球

論文指出,與雲南蝙蝠基因相似的A型病毒株最早在廣東出現、而非武漢,卻無法解釋,為何美國最早零號病人是從「武漢」攜入A型病毒進入?顯示研究結果與實際情況難以吻合。

對此,關心中國大陸醫療人權的台大醫院雲林分院醫師、台灣國際器官移植關懷協會副理事長黃士維表示,專家所有研究都需基於「透明資訊」才能得出正確結果,該團隊採用中共提供的數據與資料,但「中國提供的東西都是有問題的」,導致任何學者研究都會得出很奇怪的結果。

由於中共對外誆稱,中國8萬多人染病,死亡3千多人,截至19日中國確診83,760例,死亡4,636人(4月16日後,武漢瞬間增1,290例確診死亡)。導致很多國家誤以為這次疫情感染與致死率跟流感差不多而輕忽。

疫情爆發初期,武漢當局要求銷毀病毒樣本,「中共不只一開始掩蓋源頭,連期間發佈數據都是假的,迄今持續說謊掩蓋」,中共不斷隱瞞欺騙,造成今日悲劇。

不管當今對疫情研究假說、推測有多少種,「沒有源頭,外界的研究都只能是瞎子摸像」,黃士維認為,歐美各國不該再縱容中共,應堅定「施壓」命其交出疫情真相,包括疫情何時傳出?病毒源頭?零號病人是誰?唯有釐清疫情源頭,才能讓世界免於災厄,提供未來可行的預防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