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康塞塔‧費拉萬蒂‧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表示,澳洲需要停止對中國貿易的「依賴」。一旦大瘟疫結束,澳洲應考慮在貿易關係上與中共政權「脫鉤」。

據「天空新聞」報道,威爾斯女士在接受採訪時說: 「(中共病毒)大流行顯示了我們(商品)供應鏈的不穩定性。對我們來說,一個非常重要的考慮是將我們的貿易與中共政權脫鉤。」

她談道:「根據外交部公佈的數據,就貨物和服務而言,中國是澳洲最大的雙向貿易夥伴,佔澳洲貿易的26.4%。 在中共病毒危機之前,雙向貿易在2018-2019年度達到創紀錄的2350億澳元,比上一財年增長20%以上。(我們)在這個共產政權的籃子裏擁有超過25%的貿易雞蛋,這向我們表明,現在是我們重新考慮那些對醫療、製藥和所有至關重要的產品的供應鏈的時候了。因此,我認為現在是考慮我們對中國(是否太過)依賴的時候了,尤其是考慮可以在澳洲製造的商品,希望這是一件好事。 」

她還說:「現在也應該是我們審視關鍵基礎設施、審視澳洲的外國投資政策原則的時候了。我們應該考慮澳洲民眾對我們的期望是甚麼和我們的政府正在做甚麼,我認為,我們與中共政權之間的關係需要改變,這是肯定的,是澳洲人民所期望的。」

她認為:「在國內和國際的問題上,我們都應該認真考慮很多事情。在國內,很多事情屬於我們的職權範圍內的,澳洲人民希望我們做的——無論是在外國投資審查領域,還是在我們加強一些限制規則方面——是否(需要)重新審視某些決定,例如達爾文港。在國際上,我們最近看到由英國智囊機構亨利‧傑克遜學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發表的報告,以及報告提出的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所造成的損失及涉及的(中共)違反國際法行為和賠償問題。有很多國際法律問題需要討論,特別是違反了國際法的罪責制問題和由此導致的違反國際衛生條例罪行的問題。」

2018年12月,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議員與前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會面,兩人討論了中共對澳洲社區影響力日漸增長的話題。(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面書)
2018年12月,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議員與前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會面,兩人討論了中共對澳洲社區影響力日漸增長的話題。(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面書)

威爾斯表示:「採取國際行動可能會遇到一些阻力,(有些國家)不願對中共這樣的政權採取行動。但是在國內,我們有責任來審視對中共依賴的這種關係。」

威爾斯的呼聲反映了在聯邦政府內,特別是在自由黨聯邦議員中,要求重審澳洲與中共政權的關係、重審澳洲在經濟貿易上對中共的依賴關係,以及追究中共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罪責的呼聲越來越強。

西澳自由黨聯邦議員安德魯‧哈斯蒂(Andrew Hastie)最近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警告說:「中共病毒(冠狀病毒)反映出我們面對來自海外政權的脅迫,在戰略上顯得如此脆弱。」

他在談到中共的掩蓋和說謊導致中共病毒大流行,由此對世界經濟造成嚴重破壞時說:「我們必須了解我們的對手。這種中共病毒已經造成了巨大的傷害。這是非常嚴重的。因此,有許多合理的問題是受此影響的澳洲人民和世界各地的人們絕對有權提出的。」

他質問:「為甚麼在1月23日中國在國內採取封鎖時,卻仍然允許人們出國,特別是湖北省的居民,從而將病毒傳染到世界各地。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知道人們需要答案。」

談到西方社會和總體戰略的防禦性時,哈斯蒂說:「 它顯示了在緊急狀態下,我們在戰略上和供應鏈運作中的脆弱性。 如果我們的液體燃料、藥品依賴進口,我們需要對我們的國家,以及我們應該保有的一些東西做一個認真的討論,不論它們是否使我們付出了超過我們將它們推向國際市場的代價,因為有些事情是無法用價格來計算的。」

自由黨聯邦議員Andrew Hastie警告說,疫情反映出澳洲面對來自海外政權的脅迫時,在戰略上顯得如此脆弱。(AAP)
自由黨聯邦議員Andrew Hastie警告說,疫情反映出澳洲面對來自海外政權的脅迫時,在戰略上顯得如此脆弱。(AAP)

他表示:「過去的十多年中,澳洲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對外國投資的監管不夠嚴密,這就是為甚麼總理莫理森(Morrison)和財長弗賴登貝格(Frydenberg)在一周前決定,在這個非常脆弱和困難的時期,我們將所有外國投資限制到零澳元, 尤其是那些在困境中且容易受到外國利益影響的澳洲企業。」

他認為:「這是朝正確方向邁出的第一步。 在危機中,這是為了確保我們的周邊安全,確保我們不會讓任何掠奪者進入和併購受到很大壓力的澳洲企業和資產。這是關於我們如何進行調整對話的開始,我們為國家利益而努力,在這個問題上我們需要兩黨的合作。」

哈斯蒂表示:「我們需要對自己的經濟、自己的戰略脆弱性進行漫長而艱辛的研究,並在未來數月和數年中加以防範。防止受到侵害。」並說:「我們當中將有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在內,將推動制定一套更為嚴謹的外國投資管理規則。我們不能允許外國政府伸手拿走他們想要的東西,使澳洲人遭受損失。」

聯邦政府也已經著手調整經濟政策。據《悉尼晨鋒報》4月13日的消息,聯邦政府將把澳洲對進口產品的依賴置於顯微鏡下,以推動澳洲經濟在中共病毒大流行之後的自給程度。聯邦農業部長大衛‧利特普勞德(David Littleproud)已開始低調地召集公共部門和私營部門的政策圓桌會議,商討如何使農業在對中共病毒大流行的限制放鬆後,成為「最有利」的行業。

利特普勞德表示,儘管農業僅佔GDP的2%,但該行業對於幫助澳洲在這場危機後復甦方面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