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早在去年12月初就爆發,但中共隱瞞疫情遲遲未向國人通報。但網上曝光的兩份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內部很早就知曉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類似SARS,有感染性;其中中共軍方大學早在1月初就開始預防。

2月16日,網上流出兩份中共內部文件,一份來自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另一份來自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

海軍工程大學1月初就開始防中共肺炎

中共海軍工程大學警通勤務連1月2日下發的「嚴控外來人員進校的通知」顯示,中共海軍早2019年就知曉武漢不明防疫疫情,並出台「2019」298號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戰區總醫院也已知情。

通知稱,為做好該校不明肺炎疫情的防控工作,要求嚴控外來人員入校;確需進校者,必須報請安管處同意,並必須接受門崗體溫檢測,體溫超過38℃者禁止進入。

上述內部文件顯示,中共內部尤其中共軍隊這些關鍵部門,早在去年底就疫情是不明肺炎,有傳染性,並開始採取預防措施,但中共一直隱瞞中國人。

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內部文件顯示,1月2日該校就開始預防武漢肺炎。(網絡圖片)
中共海軍工程大學內部文件顯示,1月2日該校就開始預防武漢肺炎。(網絡圖片)

專家1月5日建議採取防範措施

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1月5日發給中共國家衛健委的內部報告說,該中心張永振與武漢疾控中心、武漢市中心醫院合作,於2020年1月5日從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一名不明肺炎患者呼吸道灌洗液中測出類似SARS(沙士)冠狀病毒,並測得該病毒的全基因組。

報告稱,該病毒與SARS 冠狀病毒同源性高達89.11%,命名為Wuhan-Hu-1冠狀病毒。

報告說,鑑於該病毒與造成SARS疫情的冠狀病毒同源,該病毒應是呼吸道傳播。「建議在公共場所採取相應的防控措施」以及在臨床救治中採用抗病毒治療。

該報告抄送:上海市衛健委、上海市申康醫院發展中心。

時政評論員石實說:「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當天測得基因組序列,當天立即上報給中共國家衛健委、上海市衛健委檢測結果,並建議採取預防措施。」

「這顯示,中共當局早在疫情一爆發後,武漢當局就應該上報了疫情。這與武漢市長此前的說法一致。」石實說。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1月5日就上報中共國家衛健委,要求預防武漢肺炎。(網絡圖片)
上海市公共衛生臨床中心,1月5日就上報中共國家衛健委,要求預防武漢肺炎。(網絡圖片)

中共向國人隱瞞疫情 卻向美國通報

中共肺炎去年12月初爆發,但中共一直隱瞞疫情,抓捕傳播疫情真相的醫護人員及民眾,要求知情醫護人員不得外傳疫情,同時還宣稱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等假消息,致使疫情迅猛在全國蔓延。

直到1月20日,中共當局習近平、李克強才首次公開對疫情發話,1月23日對武漢進行封城,但當時疫情已失控,並傳到海外多個國家和地區。

中共隱瞞疫情真相、草菅人命的做法,令中國人民憤怒。紛紛要求處理隱瞞疫情中心武漢市、湖北省官員。

但武漢市市長周先旺1月27日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承認,武漢披露疫情不及時,但他話鋒一轉說:「披露的不及時,這一點大家要理解,因為它是傳染病,傳染病有傳染病防治法,它必須依法披露。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資訊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有很多不理解」。

中共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楊功煥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他對陸媒說,2003年爆發SARS疫情後,中共花重金建立一套疫情直報系統,能夠實現快速監控。只要發現傳染性病例、尤其是不明原因肺炎,醫院要直接上報告病例,中共疾控中心第一時間就應該收到。

習近平1月28日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稱,「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等。

習近平2月3日召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全文顯示,習近平1月7日就主持召開應對中共肺炎疫情的工作。

更令中國人氣憤的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2月3日公開說,中共從1月3日就向美國通報了30多次疫情,中國人卻一直被中共蒙在鼓裏。

同時中共疾控中心、武漢疾控中心等機構的學者,1月29日在《紐英倫醫學雜誌》(NEJM)上發表的論文顯示,中共肺炎早在去年12月中旬就出現「人傳人」現象,2020年1月上旬就有7名醫務人員感染。

而武漢疾控中心、中共衛健委到1月19日還都宣稱,疫情「可防可控」,「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

疫情衝擊中共政權

不少外媒說,中共隱瞞疫情,致使疫情迅猛氾濫,疫情嚴重衝擊中共政權;有的外媒還譏諷中共比病毒還「毒」。

美國之音報道說,此次疫情對中共是一次最嚴重的危機,對中共體制造成巨大的衝擊力,是中共執政以來所面臨的最嚴重的一次危機,至少是最近40年以來所面臨的最嚴重的危機,可能僅次於60年代的大饑荒。

前清華教授許章潤刊文譴責,「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

許章潤表示,國民的憤怒已如火山噴發,而憤怒的人民將不再恐懼。中共敗像已現,倒計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