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互助共濟會(群)志願者張毅,自武漢封城後組建自救互助群,並積極向外發聲,卻因接受媒體採訪屢遭當局威脅禁聲,但他仍堅持發聲,詳細講訴武漢解封后的現狀。

解封后唯一區別是肉更貴了

武漢1月份封城後,只許進城,不許出城。4月8日武漢解封,但並不是在武漢的人隨時可以出城。張毅說,「你如果是從外地回武漢過年的,在外地工作,外地單位打接收函過來,那麼你才能離開武漢。可能到了當地還需隔離14天,14天隔離完了,還要做核酸檢測,才會放你到當地去工作。」

武漢解封后,市防疫指揮部發了通告:沒有特別需要的情況下,儘量不要出門。有復工需求的,有在單位上班的,憑單位證明可以出門。沒有的人,除了每天一家人派一個人出去買菜,一次不能超過兩個小時。

張毅說,「實際上,我們4月8號以後,如果說不是要往外地去的人,與4月8號以前是沒有區別的。唯一的區別可能是甚麼呢?可能是4月8號以前,我們還可以買到儲備肉,4月8號以後,就買不到儲備肉了。」 儲備肉的價錢要便宜。

與方艙醫院出院者聊天 3天後身亡

張毅說,前期有武漢醫生說零新增確診是「政治治癒」,3月10日前關閉方艙醫院,病人也是「政治治癒」,但是有很多病人還是攜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的。他說,大約半個月前,有個群友的表哥聽信了當局的宣傳,跟一個小區的朋友,是從方艙出來已經治癒的人戴著口罩聊天。結果第二天跟他妹妹打電話,說他有感冒、乾咳的症狀。

「到了第三天晚上11點,給他妹妹打電話說,他非常難受。妹妹建議他馬上去醫院,當晚12點妹妹打電話過去問他情況如何,結果醫院的醫生告訴她,她哥哥已經死了。妹妹聽了這個情況也不敢去醫院,高度懷疑她哥哥是死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但是到死也沒有確診。」

4月8日,張毅聽朋友說,「漢陽有一個小區(十里景秀小區),前兩天去的時候還可以隨便進出,昨天開始管嚴了,為甚麼管嚴,因為發現了幾例確診的,但是這些是不會報上去的,因為是清零嘛。」

張毅還透露,一位女教師在微博披露,當時同濟中法醫院為了清零,配合「政治治癒」,把她父親使用的醫療設備全部拔掉,轉到了蔡甸人民醫院,「她(女教師)在微博上發了,才又把她父親搞到中法醫院去。清零,哪來的零,不可能有零。」

據介紹,張毅有個在著名網購公司工作的朋友,復工前有6個員工核酸檢測呈陽性,公司讓他們回家。「這位朋友把這個消息在朋友圈裏發了,公司就要炒他的魷魚。結果大家在網上一傳,公司立馬又改了口。我這個朋友說,現在公司與他暫時達成停戰協議,只要求他把微信朋友圈裏的內容刪掉。就不談解雇的事了。」

張毅認為,實際上現在武漢比4月8號之前更嚴峻,更艱辛,更恐怖,更可怕。「一位賣菜的老頭兒說,現在在家裏是死,餓死,沒錢了。出來城管不讓我們擺攤,你要擺攤就把你打死,橫豎都是死。」

堅信會迎來言論自由的新中國

對於武漢的現狀,張毅認為武漢有四種人:

第一種,是像他這樣非常清醒的人,知道中共病毒癥結就在於中共,但是他們是政府和警察的眼中釘,重點打壓的對象。

第二種是,甚麼事情都清楚,就是不做聲,他做聲也是先表揚一番政府,這種人不能說他是壞人,但是也絕不是好人。

第三種是「自乾五」(自帶乾糧的五毛)型的,政府做任何事情他都認為是正確的,完全被政府製造的輿論帶著。

第四種是真傻,到現在還在感謝中共。一天早上張毅買菜,問賣菜的「這幾個月你過得好嗎?他還說,要感謝共產黨啊。我說,你感謝甚麼呢?這兩月有收入嗎?他說,沒有收入,我說,沒有收入,共產黨是給你飯吃了,還是給你錢花了?你感謝共產黨,這病毒就是共產黨放出來的,共產黨帶來的,你有甚麼好感謝他的。」

張毅說,「對未來,我們誰都不知道會走到哪一步。當然,我能夠堅信的是,中國人民經此一劫,肯定會越變越好。我們會迎來一個言論自由的新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