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6日,709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發出一段影片,影片中李和平在4月5日與剛出獄的709律師王全璋通話。王全璋表示,自己在監獄裏被弄得耳穿孔。他還說,目前屋外樓道裏全是看守他的人,他無法返回北京。

通話剛開始,王全璋一下子就分辨出李和平的聲音,王全璋還說自己曾看到709律師謝燕益爆瘦的照片。

當天,北京維權人士野靖環女士也打通了王全璋的電話,王全璋對她說,自己在監獄時,看到李和平被迫害得很慘的錄像。

外界認為,中共當局給王全璋律師看其他律師被整得很慘的錄像、照片等,是為了威脅王全璋,想讓他配合認罪。

在李和平與王全璋通話中,王全璋披露自己的耳朵已耳穿孔,小的聲音聽不見,打電話時手機要緊貼耳朵。他還說目前門口樓道裏已經站滿了看守他的人。

王全璋是「709事件」最後一名出獄的中國維權律師。原本,王全璋於4月5日刑滿出獄,但獄方以疫情嚴重為藉口,將王全璋強制送回家鄉濟南隔離14天,致使王全璋無法與在北京的妻兒相見。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怒斥:「全璋不是隔離病毒的,是繼續坐牢的。」

就在5日當天,李文足委託王全璋堂弟去看望丈夫,其堂弟卻被帶到派出所做筆錄;李和平妻子王峭嶺給王全璋訂花,送花的職員也被帶走。

以下是李和平與王全璋通話內容:

王全璋講述自己耳朵出問題。
王全璋:喂。

李和平:全璋。

王全璋:和平。

李和平:好。

王峭嶺:你能聽得出來?

李和平:對,這聲音挺高啊。看來耳朵還是沒問題。

王全璋:甚麼沒問題,我手機貼在耳朵上,我耳朵中耳炎聽不見了,搞得,有問題。因為耳穿孔,有的小的聲音就聽不見。但是打電話手機貼在耳朵上。

王全璋詢問李和平的身體狀況。
李和平:直到今年才感覺到恢復到2015年709之前那個樣子。感覺到今年。

王全璋:身體啊?

李和平:對。

王全璋:哎呀。

李和平:直到今年才感覺到和那個時候相當。在天津的時候,就是一直讓我站著,把我的兩個腿,當時感覺神經給站壞了。小腿和大腿之間,神經感覺到,晚上睡覺得時候有點感覺到是分離。

王全璋講述出獄後的情況並詢問其他律師狀況
王全璋:做了各種檢查,核酸檢查,核酸檢查就做了5次。

李和平:核酸,就是就是這個(武漢肺炎)呀。

王全璋:對對、對。

李和平:看來就是大家,我不知道謝燕益丟了多少斤。

王峭嶺:30斤,30斤。

李和平:我在那兒也丟了30斤。

王全璋:謝燕益那時候很瘦,當時看他那個照片,看他那個水平很瘦了。江天勇怎麼回事,他現在?

李和平:他就搞成陳光誠那樣。

王全璋:理由是甚麼?

李和平:沒有甚麼理由。陳光誠那個時候有理由嗎?

王全璋披露目前狀況,很多人看著他。
李和平:你就往北京跑。

王峭嶺:他(王全璋)現在就應該回家,不用14天。他14天沒理由的。

李和平:租個車往北京跑怎麼樣?

王全璋:不可能。

王峭嶺:好多人看著嗎?

王全璋:門口就,門口就已經看滿人了。

李和平:你門口已經有人看著、盯著你門口?

王全璋:有人看了。有人看了。

李和平:在你的大門口,還是在你的房門口?

王全璋:樓道口裏面。

李和平:樓道口已經有人了?

王全璋:對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