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共報道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人數,以及近日許多城市疫情零增長的報道,多國媒體和政府均持懷疑態度。美國多位政要和多家國際主流媒體已公開揭示,中共隱瞞疫情真相和國內感染數字。

三個多月來,由武漢市民、醫護人員、殯葬工作者和一線記者等人群提供的不同證據鏈指向同一個結論,中國大陸的感染和死亡人數被嚴重瞞報。另據國內傳出的三份武漢死亡名單統計,中共黨員在死亡人數中所佔比例從66%到88%,成為易感高危人群。

美參議員:中共過去撒謊 現在撒謊 以後還會撒謊

據彭博社消息,三名美國官員透露,美國情報機構上周向白宮遞交了一份機密報告,內容涉及中國實際感染總數和死亡人數。4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簡報中表示,他尚未收到這份情報,不過,他說:「中國的數據似乎有點偏低,我這麼說已經是客氣的了。」

美國共和黨聯參議員沙士(Ben Sasse)在一份聲明中稱中共的疫情數據是「垃圾宣傳」。他說,「美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死亡人數超過中國的說法是錯的。我不談論甚麼機密信息,這已經是昭然若揭的事實」,「中共過去撒謊,現在撒謊,以後還會撒謊,以此來保衛政權。」

2020年3月24日,美國德州聯邦共和黨眾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接受美國霍士新聞電視台採訪時表示,中共極力掩蓋國內疫情的行為是「歷史上最卑鄙和最罕見的行為之一」。

日本副總理大臣兼財務大臣麻生太郎3月19日於日本參議院財政金融委員會會議上,被問及中共病毒疫情擴大對於經濟的影響之時,他對於中國所發佈的確診數據,直批「我不相信那是正確的」。麻生太郎認為,病毒是「源於中國,不能輕易相信中國(中共)的數據,(因為)那並不可靠。」

英國每日有線3月28日報道,科學顧問告訴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中共淡化了本國病毒爆發的真實程度,實際數字可能比中共報出的數目高出15至40倍。

骨灰盒數目驚人 中共謊言不攻自破

據明慧的報道(《武漢武漢肺炎(中共肺炎)死亡人數-二月份至少20822》)3月23日至4月4日清明節,按13天,每天限量領取500個骨灰盒算,僅武昌殯儀館這一家殯儀館,就至少已經焚化了6500具屍體。

該文對處理屍體的數目有兩種估算,第一種估算得出,到3月22日為止,全武漢市送到七家殯儀館火化的死亡人數是大約41643人。第二種推算,武漢七家殯儀館,僅需27天就能達到41643個骨灰盒的用量。作者認為,這只是最保守的估計。因中共隱瞞和撒謊成性,對世人來說,可能將永遠是謎。

獨立財經評論人士「財經冷眼」推算,武漢八個大型殯儀館(包括一家回族殯儀館),自3月23日開始,每個殯儀館每天各自向死者家屬發放500個骨灰盒。自3月23日至清明節按12天計算,8個殯儀館總共發放48,000個骨灰盒,加上前兩周發放的1.6萬骨灰盒,減去正常死亡的8000人,加上絕戶、土葬的3000人,估計武漢的實際死亡人數是5.9萬人。

武漢8家殯儀館x 6000骨灰盒 = 4.8萬骨灰盒;

4.8萬+1.2萬(前兩周)= 6.4萬骨灰盒;

6.4萬- 8000(正常死亡)+ 3000(絕戶、土葬)= 5.9萬人

按照國家衛健委公佈的中共病毒的死亡率為2.1%來推算,武漢實際感染人數為約281萬。僅這一種估測,武漢因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數就超過中共官方死亡數字(2531人)的23.3倍之多。這一數字還沒有包含武漢二級殯儀館的死亡人數。

網上流出的照片顯示,漢口殯儀館門前排起了長長的隊伍,領取骨灰。大陸《財新》網記者拍到了館內堆積成山的骨灰盒,這些圖片很快被官方刪除。

自由亞洲電台3月27日報道,武漢居民陳耀輝曾接觸過殯儀館人員。他透露說,當時全國各地殯儀館派人支援武漢,並出動移動式焚化爐協助焚燒:「北京的八寶山公墓也派人來增援武漢,日夜焚燒屍體,中央電視台第七套節目姓李的記者,他三更半夜到漢口殯儀館去問抬一具屍體多少錢,第二天他就被國保抓走了。」

2月9日,「財經冷眼」發佈影片並提到,當天早上8點,武漢廟嶺村二氧化硫大氣逸散數值為1573.5 ppb。他分析說,在已經停工的武漢,要達到這麼高的數值只有大規模焚燒有機物或肉類才有可能,「按照中國的環境管制,要露天燒有機化學品是不可能的,唯一可能是官方允許就地燒屍。若按照二氧化硫排放數據推算,在市區內焚燒的屍體,至少需要1.4萬具屍體才能達到此排放量。」

此外,網絡上還熱傳一名武漢殯葬工的自述,他記錄1月10日到2月25日這段時間,每天殯葬車上的屍體剛卸完,橫七豎八堆在焚屍爐的門外,他還沒來得及歇一會,就被催著快走,去接下一批屍體。

武漢市民方斌曾經實地拍攝當地醫院內屍體堆放的情況,他在影片中直指疫情是天災,更是中共製造的人禍。2月10日,方斌被抓捕,至今沒有消息。

2月中旬,網友寧先華在社媒貼文說:「武漢有七個殯儀館84台焚化爐,每日最高火化能力2016具屍體。按照元月20日報道的死亡1例,到現在20天了總計報道死亡813例,按說放一起半天也就能火化完,但實際情況是,武漢各個殯儀館每天在24小時運作裏面還要排著隊等待火化,殯儀館還向外界求援運屍袋等等,讓人們怎麼相信他們公佈的死亡數字?」

一位武漢居民向《希望之聲》電台透露,有家屬接到殯儀館的電話,說他們要排隊排到半年以後才能領到去世親人的骨灰。這位知情者說:排半年就很嚇人了,你說死了多少人?他還說,中共高層內部透露的消息是,武漢死了28萬人。

2100萬中國手機用戶兩月內消失

3月19日,中共工業和信息化部公佈的《2020年1—2月通信業經濟運行情況》顯示,2020年前2個月,三大營運商(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的移動電話用戶數量減少了2142萬戶。在中國疫情嚴重期間,不禁引發外界種種猜疑——在沒有手機寸步難行的中國大陸,到底是甚麼導致海量用戶的消失。

另分析三大營運商香港上市公司月報可知,今年頭兩月,中國移動減少了811.6萬移動電話用戶,中國聯通的移動電話用戶減少了778.7萬戶,中國電信移動電話用戶減少517萬。

而之前的2019和2018年,三大營運商的手機用戶先後增加了3500萬和1.49億,而今年前兩個月中國手機用戶數不增反暴跌,巨大的反差折射出令人不寒而慄的信息。如今的中國大陸,如果沒有手機,中國人寸步難行。因此,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如此眾多的中國人註銷了手機號,放棄了手機?

武漢女作家方方2月13日,曾在日記中寫道,「更讓我心碎的,是我的醫生朋友傳來一張圖片」,「照片上,是殯葬館扔得滿地的無主手機,而它們的主人全已化為灰燼」。雖然方方並未貼出照片,不過,日前中共的最新產業數據以及電信公司的營業月報,卻從側面印證了方方和坊間的指控,而且,透露出的信息更令人心驚。

用死因控制疫情 湖北醫生揭「國家機密」

中共是如何「抗疫」,讓大量死亡人數短時間內清零的呢?從互聯網上傳出的不同版本的死亡名單上來看,死因是肺炎的僅佔極小的比例,大部份人因「過勞病逝」,車禍死亡或意外而死亡。難怪有網友評論,中共用死因控制了疫情。

4月1日,明慧網大陸通訊員報道,湖北省一家二甲醫院重症監護室(ICU)工作的鄭醫生(化名)揭露醫院將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人按其它病因收治。此外,儘管還有病人在搶救中,自己所在醫院的中共肺炎病例已被「絕對清零」。

鄭醫生所在的二甲醫院是中共病毒定點收治醫院。2020年1月24日至2月13日,共計21天時間裏,鄭醫生被叫到發熱病區和確診病區搶救呼吸衰竭病人,上呼吸機6次,其中三個病人是疑似病例,當時沒確診,不久這三個患者死了,「沒計入確診病例,也沒計入死亡病例「。

該醫院的ICU共收治十幾個危重病例,其中兩例用了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為了達到上級『治癒率高、死亡率低』的數字標準,將其中五例病例(包括兩例氣管插管的病例),按中共肺炎辦理為『出院』。接下來,在當天又按腦梗塞、腦出血、阿爾茲海默症等其它病因收入院繼續治療,以此來保證『治癒率高』的數字效果。」

該醫院共收治近400例確診病例,疑似病例不知道有多少。最多時有12個病區全部都是隔離病區。核酸檢測兩次陰性後出院返陽的病例大概20幾個。

「返陽病例再入院時,不計入『新增病例』。『非確診病例死亡』不計入武漢肺炎(中共病毒)死亡病例數。」鄭醫生揭露:「這樣操作的結果是,呈報數字顯示,武漢市的醫院,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的治癒率,全市最高的大於97%;死亡率,全市最低的小於2.3%。」這位醫生說,這就是中共數據統計真相的冰山一角。

報道說:「這樣的事情不僅發生在一家醫院、一個城市、一個省份。中共要求全中國的醫院都必須如此對待數字,不能洩露『國家機密』。」

此外,鄭醫生還透露,「3月19日為了收治普通病人,各醫院對外宣佈:本院新冠肺炎(中共病毒)病例『絕對清零』,醫院成為『清潔醫院』。」

其實鄭醫生所在的那家醫院,ICU中有五個患者尚未出院(即前述被修改病因、重新入院的那5名中共肺炎患者),感染科中有兩個中共肺炎患者尚未出院。

「目前所有病例都轉出ICU。插管病例一個已死,一個在死亡線上掙扎……」他說。

「過勞突發「還是」中共肺炎」?中共黨員成高危人群

據明慧網報道,最近網上傳出一張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這份名單所記錄的死亡者中,據不完全統計,中共黨員佔88%。按年齡分段,20-29歲的佔4%,30-39歲的佔13%,40-49歲的佔26.7%,50-59歲的佔35.6%,60-69歲的佔9.4%。

(網絡截圖)
(網絡截圖)

據大紀元報道,網絡流傳另一份截至3月17日329人的死亡名單。這份據稱是在中共肺炎疫情期間、「因公殉職」人員的名單中,從職業上,包括警察、醫生、護士、公務員、村幹部。其中死亡者是中共黨員身份的有217人,佔2/3。如果去掉政治面貌「不詳」的人,這一比例更高。網友Mocha評論說:「黨員是高危職業了。」

在疫情之下,這些人的死亡原因大多標註「過勞病逝」。249人因「過勞病逝」,因「肺炎」死亡有25人,車禍死亡有37人,其它意外死亡(墜馬、被殺害、酒店坍塌、意外大風等)有18人。

這份名單上,有被廣泛報道的在疫情大爆發前在朋友圈發出肺炎警訊的八名「吹哨人」之一的李文亮醫生(42號)。李文亮2月6日晚上去世。他的死亡觸發大陸民憤,要求言論自由的呼聲此起彼落。

110號的湖北武昌醫院護士柳帆,於2月14日因中共肺炎去世。16日,大陸媒體報道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一家四口染疫相繼去世的消息。財新網證實,常凱與武昌醫院護士柳帆為姐弟關係,姐弟倆同一天去世。常凱生前曾寫下遺書,指父親染疫,自己「位卑言輕」無法找到床位,轉回家中照顧。但三天後父親離世,母親隨後也染疫去世。

另外,新唐人收到一份知情人提供的官方制定的「死亡名單」中,大多是在疫情一線的中共黨員和警察,死亡原因也多寫著「過勞突發疾病」。

對於這份死亡名單,網民議論紛紛。大多網民質疑,這麼多人真的「過勞死嗎?」網民「Jason V Lee 」:「都是因為過勞死亡,沒有一個是因為冠狀病毒(中共病毒)而死的!」@Lee007Jason:「用死因控制住了疫情,實在是高!」

據維基百科信息,到2018年12月31日,中共黨員人數9059.4萬,中國人口14億。黨員佔人口的6.4%。這樣看黨員的死亡率更高。

中共製造毀滅人類的「瘋子病毒」

許多證據顯示,中共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4月3日,大紀元披露了一段網傳中共軍醫系統專家的內部講話,該專家稱,這個「瘋子病毒」是人造的,第一代毒性很強,導致武漢第一撥感染的病人死了三分之一到一半。

他說:「實際我們現在醫學上已經越來越肯定最早的猜測,它是用SARS病毒的一段基因加上愛滋病病毒的一段基因合成的。所以它有SARS的特點,傳播性比較強,並有愛滋病基因的一個特點。所以為甚麼早期第一代的人全都死了,死亡率非常高,一家一家地傳播。在武漢第一代傳播,將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病人全死了,就是因為第一代毒性特別強。愛滋病把你免疫系統摧毀了。這個不單是肺炎的問題,所以這個是很大一件事情。製造出這個病毒實際上是人類自我毀滅」。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病毒仍在肆虐,警鐘再次響起!曾經加入中共組織的人,可以在大紀元網站發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遠離中共,脫離中共,拒絕中共,作為個人、組織和國家,都可以因此而迴避病毒侵害,選擇美好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