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4日清明節,中共搞所謂的舉國哀悼,默哀、降半旗、鳴笛,來紀念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中死去的人。但民間認為沒有追責的哀悼都是做秀,災難一定會重複,並呼籲追責中共,要求其下台以死謝罪。

4月4日,北京天安門降半旗,中共七常委在中南海懷仁堂前戴白花默哀三分鐘,並讓汽車、火車、輪船鳴笛,停止全部娛樂活動。中共還將其官方的政府網、外交部網頁變成黑白兩色,及組織在微信群上寫好哀悼因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死者內容等。

中共強迫集體哀悼 做秀令民間噁心

中共的這種舉動並沒有得到大陸民間的認可與諒解。社交媒體上,有民眾對此的回應獲得很多人點讚與轉發:「他們今日所使用的、強迫我們集體哀悼的權力,正是他們昨日所使用的、殺死我們哀悼之人的同一種權力。」

「所有的事後汽笛長鳴,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聲哨嚮。沒有追責的哀悼都是偽善,災難一定會重複。」

北京一名維權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名網友的說法代表大家的心聲。他以薩斯(SARS)為例說:「當年SARS因為開始隱瞞疫情造成擴散,後來有記者問鍾南山,再出現這類疫情會怎樣?回答說,不會再隱瞞了。但此次還是隱瞞,情節更惡劣,後果更嚴重。中共邪黨的不變的邪惡本性決定了它就是這樣處理危機的;它首先考慮的不是民眾死活,而是它的獨裁統治安穩。」

他強調:「不查原因、不追責,繼續打壓言論自由、掩蓋疫情真相,公安還對武漢肺炎死者的家屬建微信群者施壓……以上種種,說明中共的哀悼只是作秀。」

他還表示:「我注意到,網上網友說最噁心的就是強迫哀悼,利用民眾來為自己做秀。」

「現在全國大部分都沒有開學,都是在網上上課,各個學校每個年級、每個班都在微信上建群,家長、老師都在這個群內。從上至下,各級教委要求老師佈置任務,要求每一個家長在群內都寫留言,哀悼中共革命的先例、哀悼抗疫中的英雄,還可以寫武漢加油、中共加油等等這些東西,噁心死了,中共在全國範圍內這樣搞。」

網民David也說:「沒法與那些人站在一起,配合中共。太噁心!我們不會去娛樂,但是恥於在中共搞的政治秀中,去悼念正是被它們害死的同胞,那是對死者的污辱!」

武漢人要追責 正義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中共七常委在默哀時胸口必戴的除了小白花外還有黨徽。有網民直接回擊道:「紀念死者帶鐮刀斧頭徽幹嘛?是要讓大家記著罪魁禍首嗎? 」「我懂了,戴上這個徽章就是要告訴全世界,『人是我害死的,怎麼樣?』」

一名家住武漢市中心江岸區的李先生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領導人戴白花也掩蓋不了他們對這次疫情大面積擴散的責任。中共應該調查當初瞞報、遲報疫情的情況,從上到下追究各級領導的責任,同時調查病毒是否從武漢P4研究所泄漏,如果不是,應該盡力查明傳染源,這樣才能告慰逝去的死者。」

他還強調:「中共道歉下台是很多新冠肺炎疫情受害者的心聲,畢竟這次新冠肺炎大流行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沒有中共在疫情初期的瞞報、遲報就不會有新冠肺炎在全國乃至全世界的大流行。」

他相信,「人在做,天在看;正義雖然會遲到,但是絕對不會缺席。這次肺炎疫情暴露了中共的邪惡,也會加速中共的滅亡,那些對疫情負有責任的人也會得到應有的報應。」

今日金句:沒有無恥的404就沒有悲鳴的四月四

天津網民張先生向大紀元記者介紹:「今天網絡廣傳的『今日金句』:事後所有的汽笛長鳴,都比不上事前的那一聲哨響;沒有無恥的404,就沒有悲鳴的四月四。而要求追究中共責任的內容,一直是社交群內的主調,今天不少網友還要求中共下台『以死謝罪』。」

武漢的李先生表示,這句話說得很好,「中共最近吹噓他們的專制制度能用『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方式應對疫情,或許集權制度確實能在短時間內強制調配資源和限制人口流動,但是很多人沒意識到正是這個專制制度導致疫情發生初期的瞞報、遲報並使疫情大面積擴散。同樣的道理,哀悼死者無可厚非,但是追責和反思必不可少。」

他強調,這次新冠肺炎疫情當中的死難者確實死得很冤,該負責任的人不負責的話他們可以說是死不瞑目。

網民李慶也說:「沒有疫情的真相,沒有對生者的救助,沒有對死者的撫恤,所有的哀悼都毫無意義,甚至是無恥的表演。所有的事後汽笛長鳴,都比不了事前的那一聲哨響。—— 沒有404哪有4月4日。」

一名港人說:「如果沒有404墻,就不會有4月4。待公佈武漢病毒真相的那一天,全國才是哀悼日,那時冤魂可以安息,活著的人才能走出噩夢。」

網民黃先生強調:「我們要抓住凶手。把中共這個凶手繩之以法是對逝者最好的紀念。」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和世衛組織故意傳遞中共發出的錯誤信息,誤導國際社會,最早在中國武漢爆發的中共肺炎,目前已經肆虐全球,造成100多萬人感染,5萬多人死亡。

多個國家的官員已經表示,疫情過後要追究中共的責任,美國有參議員日前還提出,要調查世衛組織,並考慮是否繼續向它提供經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