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一帶一路項目上大撒錢,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又企圖淡化疫情對一帶一路項目的影響,但事實上相關國家因一帶一路項目停擺,債務壓力大增。

美國之音4月1日報道,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中共試圖弱化疫情可能產生的影響,美國智囊戰略與國家問題研究所(CSIS)主任喬納森·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表示,「對於一帶一路成員國來說,一旦項目施工延誤,將意味著該項目用於商業用途、償還貸款或投資的延遲」。

美國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負責國際安全和外交事務的副總裁丹尼爾·拉塞爾(Daniel Russel)也表示,這種情況對於負債率高,國內生產總值較小的國家來說,將令他們更難償還貸款。

來自「一帶一路」國家的消息顯示,如果疫情繼續肆虐,巴基斯坦62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將延誤;孟加拉11億美元橫跨博多河的大橋項目將停滯。

此外,還有雅加達至萬隆高速鐵路、斯里蘭卡可倫坡港、柬埔寨的西港經濟特區,以及印尼、緬甸和馬來西亞的諸多項目。

中共的「一帶一路」項目被國際社會稱為「陷阱」。去年美國和澳洲都發出警告,參與中共「一帶一路」的國家將面臨工程質量不安全、喪失控制權、債務激增、資訊不透明和腐敗等問題。

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有三個在「一帶一路」項目中擔任重要角色的國家,是大陸境外最早出現病例及病例最多的地方——伊朗、意大利、南韓。意大利是第一個支持「一帶一路」的西方國家,甚至把自己國家的經濟發展寄託於中共的「一帶一路」。

伊朗將中共視為最大的貿易夥伴,《紐約時報》曾引述分析表示,伊朗非常依賴中共,中共是伊朗投資關鍵基礎設施項目所需資金的唯一來源。

南韓也深度參與「一帶一路」項目,就在疫情爆發之前的1月14日,南韓總統文在寅還稱要「加快南韓『新南方新北方政策』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對接」。六天後,南韓出現首宗確診病例,一個月後大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