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肆虐,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傳遍世界,有人在分析疫情密集發生地情況後發現,病毒似乎沿著一條特定的軌跡在運行,那就是「一帶一路」,有媒體甚至直接稱其為「一帶疫路」。

香港《蘋果日報》3月18日撰文稱,中共病毒已循一帶一路悄然進入歐亞,成為「一帶疫路」。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蘇紫雲表示,這些國家跟中國(中共)關係密切,因為相信中國(中共)的消息,沒有及時採取邊境措施,對中國的疫情失去警戒,結果導致國家發生爆炸性的疫情。

蘇紫雲說:「一帶一路引進大量中國工人做基礎建設,商人往返兩國做貿易,無形中使病毒傳遞快速。」

伊朗

據報道,早期在庫姆確診死亡的伊朗商人,生前有中國的旅遊史。在中國疫情爆發之初,伊朗曾明文禁飛中國,但馬漢航空卻在2月1日至9日期間有43趟航班飛往中國,其中2月5日當天更飛往當時已封關的武漢。

馬漢航空是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的重要收入來源及運輸渠道。IRGC被美國列為恐怖組織,其軍隊指揮官蘇萊馬尼(Qassem Soleimani)今年1月被美軍用無人機斬首。

伊朗衛生部官員Minoo Mohraz曾表示,疫情與兩名中國太陽能發電廠工人有關。而馬什哈德醫科大學的校長則指稱,真正「兇手」是700名在庫姆神學院學習的中國人。

報道表示,伊朗未找到0號病人,但中共病毒循一帶一路引入的可能性極高。中國2019年派到當地承包工作的人數達2,132人,兩國關係非常密切。

在遭到美國制裁後,伊朗只能投靠中共,於是在2018年加入一帶一路。伊朗去年允許中國人免簽,兩國雙邊貿易額達220億美元,佔伊朗外貿三分之一。

截至今日,伊朗確診人數為16,169,但據媒體消息,伊朗政府可能掩蓋疫情。伊朗衛生部門的消息人士告訴BBC,截至2月27日晚上,伊朗至少有210人死於中共肺炎,但當時該國政府宣佈的數字卻是54人死亡。

伊朗庫姆(Qom)是疫區,庫姆是什葉派聖城,鄰近不少信徒朝聖,結果沿著一帶一路傳到鄰近的黎巴嫩、伊拉克、科威特、巴林、阿曼及阿富汗等什葉派國家。

意大利

此次中共病毒另一個重災國家是意大利,該國不顧歐盟、美國的勸告,在2019年加入一帶一路。受歐債危機波及,近年來意大利經濟下滑,連國內基建都無錢投資。為振興經濟,當地政客跟中共越走越近,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共。意大利以為「一帶一路」是「發大財備忘錄」,殊不知與帶著紅色詛咒的中共交易註定沒有好結果。

報道指,意大利是南歐大門,旅居約30萬中國人,主要來自浙江溫州,爆發點倫巴底(Lombardy)大區亦是中國人聚居地。溫州是湖北省外,首個實施封閉式管理的城市,意大利被指是播毒到歐洲的元兇。

事實上,日前中國公佈八宗意大利輸入個案,全部是溫州人,同於倫巴底大區貝加莫(Bergamo)餐廳工作,病者早在2月中已經有病徵,但沒有在意大利求醫。

南韓

報道指,南韓雖然不是一帶一路的國家,但總統文在寅的親中態度,遭到國內怒轟,斥其封關不力。南韓議員在1月底倡議對湖北和武漢封關,結果青瓦台到2月初才拍板。

另外,報道還提到引爆南韓疫情的罪魁禍首新天地教會,於2019年在武漢開設了分會。

有媒體披露,武漢分會的信眾在2019年底到過釜山。今年1月,因中共隱瞞疫情,武漢分會大量信眾返回南韓,最終導致南韓疫情爆發,在確診患者中,竟有逾半與中國有關。

報道最後引述台灣戰略學會研究員蘇紫雲的話,表示現在中東及歐美疫情是第二波,未來還會有第三波,她擔心那些參與一帶一路的第三世界國家,如柬埔寨、老撾及非洲國家,他們醫療水平差,試劑亦不夠,隨時會通過中國工人及其它一帶一路的國家引入疫情,形成繼中國及歐美後,爆發全球第三波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