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開始並迅速蔓延至世界各地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大爆發,最終導致加拿大禁航。加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3月16日宣佈,將只允許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和美國公民入境。

加拿大就業部長卡拉・誇爾特羅(Carla Qualtrough)表示,這項決定是基於加拿大衛生專家和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

但是,由於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共政權關係密切,因此世衛組織對疫情的反應以及對北京處理疫情的反應被批評為軟弱,世衛基本上遵循北京的指令。

按理說,渥太華應該在疫情爆發的消息公佈後立即禁止中國遊客入境,但這可能會惹惱北京當局。

1月23日,中國(官方)報告了557例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病例和17例死亡。已經有第四代病例,在爆發中心的湖北省武漢市以外有感染群,在日本、南韓、泰國甚至新加坡也出現確診病例。

中國對有1,100萬人口的武漢市進行封城,但此時已經有500萬人出城。1月25日是中國新年,這些人前往中國及世界各地過年。

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然而,世衛組織官員1月23日舉行會議之後,總幹事譚德塞・阿德諾姆・格布瑞索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說:「在中國是一個緊急情況,它尚未成為全球性的健康緊急情況。」

1月30日,世衛組織發佈的一份聲明警告說:「預計任何國家都可能進一步出現國際輸出的病例。」然而,在兩周前以及隨後的日子,世衛組織不建議「且反對任何對中國旅遊及貿易的限制。」

中共曾積極壓制公眾的報道,這些報道表明疫情比官方報道的更糟。1月28日,譚德塞前往北京會見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然後公開稱讚了中共的努力。

1月30日,世衛組織宣佈在18個國家和地區有7,781例中共病毒病例,並將此疫情宣佈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世衛組織執行委員會成員約翰,麥肯齊(John MacKenzie)表示,如果中共沒有做「應受譴責的」掩蓋行為,國際上(對疫情)的反應將有所不同。

隨即,美國、澳洲、新加坡決定阻止中國公民或近期到訪過中國的外國人入境。

2月3日,曾讚揚中共的譚德塞指責其它國家對中國實行旅行禁令的禁航,在世衛組織年度會議上,他說:「沒有理由採取不必要的措施來干擾國際旅行和貿易。我們呼籲所有國家執行建立在以證據為基礎和相一致的決定。」

但此時,世界上有23個國家17,000多人感染中共病毒。

譚德塞2月15日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說:「中國為世界爭取了時間。」是爭取了時間,但卻是通過他未推薦的旅行禁令。

直到3月11日,世衛組織才宣佈中共病毒疫情為「全球大流行」。這時,在世界110個國家和地區發現了11萬8,000個確診感染病例。為甚麼拖這麼久才宣佈?

譚德塞解釋說:「大流行是不能輕易或草率使用的詞,如果濫用這個詞,可能會引起不合理的恐慌。」他還警告說:「危機將觸及各個領域。」

那就是說中共病毒還是會影響旅行和貿易,只是現在為時已晚已不能阻止這種病毒!

世衛組織在2003年對SARS做出了更具決定性的反應。格羅・哈青檸・布蘭特蘭(Gro Harlem Brundtland)博士領導的世衛組織建議不要前往中國南方的疫情爆發中心。布蘭特蘭夫人甚至譴責了中國逮捕疫情的吹哨人和對媒體關於疫情爆發的審查。

然而,譚塞德不忘北京對他的支持,讓他成為世衛總幹事。2017年5月24日在他當選前不久,他在北京大學發表講話時,讚揚了中國改善非洲衛生措施的潛力。在第一次雙邊會議上,他向中共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李斌保證,世衛組織將繼續承認「一個中國」的原則。從那以後,台灣就被排除在世衛組織的世界衛生大會(WHA)之外。

譚德塞還有其它理由不冒犯北京。2017年4月,聯合國在南非主辦了一個由31個非洲國家的衛生部長參加的會議,以促進那裏的發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承諾通過「一帶一路」實現實質性發展,2018年承諾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的新一輪資助。

在譚德塞的祖國埃塞俄比亞,中共政權更是一直大撒金錢,譚德塞曾任埃塞俄比亞衛生部長和外交部長。

在2000年至2018年期間,中國向埃塞俄比亞提供了137億美元的貸款。現在,中國將出資8億美元中的絕大部份用於建設該國的第一條六車道高速公路,並提供29億美元建設將貨物出口到吉布提的鐵路。

3月16日,杜魯多終於宣佈加拿大禁航。這時已有16名加拿大人死於中共病毒,424個確診病例,包括他的妻子。在病毒襲擊了家園之後,希望杜魯多能意識到,家園才是為加拿大作出決定的地方。

《大紀元時報》將新型冠狀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因為中共的掩蓋和管理不當使該病毒在中國蔓延並造成了全球大流行。#

李・哈丁(Lee Harding)是前智囊研究員,現在是薩斯喀徹溫省的一名記者。

原文Following WHO’s Lead on CCP Virus Not the Wisest Approach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