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出通告,經過中央批准,從3月25日零時開始,除了武漢以外的湖北地區,全部解封,人們可以憑藉手機軟件上的「健康碼」有序流動。而武漢將在4月8日零時開始,解除封城的狀態。

大陸衛健委發言人米鋒3月23日說,湖北省已經連續5天沒有新增病例,包括確診和疑似,都沒有。他指的區間是3月18日零時開始,一直到3月22日的午夜24時,這5天時間。這成了湖北省解封的最大依據之一。

不過,就像大家知道的,就在那5天湖北沒有新增病例的時候,當地一名主流媒體記者發了一篇影響很大的文章,標題是〈我最難忘的一天〉,這篇文章在大陸的網上流傳得很廣。

文章的作者講述了自己在3月19日從凌晨到晚上,一家人入院救治的經歷,揭示了當局宣傳的「零增長」背後的情形。

19日凌晨3點,武漢放鷹台一家三口,前往湖北省人民醫院,其中老兩口曾是確診,姑娘可能是方艙出來,三個人都說是治癒了,但是其中婆婆在家隔離後的2、3天,又出現症狀,可是當天婆婆被醫院拒收,因為這家醫院已不再是定點醫院,再打120急救熱線,也沒有人接電話。就這樣,一家三口等了13個小時。這名記者主動打電話給醫院院長,後來答應送這一家人去醫院的東院,結果因為這家人是武昌區來的,東院的人說,武昌區得去武昌區的門診,不能到這個東湖高新區的門診來,最後幾經周折才被允許進入,可是走進發熱門診再次被拒收,東院發熱門診的理由是,沒有收到通知。最後,這名記者因為一直隨行,又以院長發來的微信為依據,反覆協調,才最終幫助三口人中又出現症狀的婆婆,住上了醫院。這名記者最後感慨說,疫病復發入院的,已經不是一例兩例,社區一不小心還可能出現聚集感染,大家放鬆警惕,會出大事!

外界分析,這名記者的文章,透露幾個要點:第一,武漢醫院已經不願意接收病例;第二,有患者出院後復陽;第三,「零增長」的目的就是執行中共高層趕快復工復產的指示。

了出院後復陽的,3月19日,有消息說,武漢同濟醫院在18日新增一百多例確診, 20日,在武漢麗水康城和玫瑰西園兩個小區,都傳出有人確診。但是以上這三個案例,連同記者爆料的一家三口入院經歷,一共四個案例,全都被官方闢謠。

其中,20日在麗水康城傳出的確診案例,張某,官方說因為是「無症狀感染者」,根據大陸衛健委的第六版防控方案,「無症狀感染者」不算確診。理由是甚麼呢?武漢衛健委是這麼解釋的:只有少數無症會發展成確診,絕大多數會自癒。那麼如果他帶毒到處跑,傳染別人,就不用考慮了嗎?

不過,官媒新華社報道,介紹了武漢市礄口區的一個相關具體措施,3月19日,礄口一個小區,也有一個新增的感染者,但是沒有症狀,礄口區的防疫指揮部說,要隔離14天,如果出現症狀,才算確診。

同一篇的新華社報道披露,礄口區發現無症感染者,不是個案,報道還採訪多名醫生,他們都說:應高度重視無症感染者,把對他們的隔離納入未來工作重點。

可以發現以上內容確認了一個事實,就是:無症感染者,按不斷變化的衛健委標準,已經不算政治定義上的「確診」。醫生用了「應該高度重視」,還有「納入未來工作重點」等等,而且媒體說礄口區的無症,那這些案例是不是要百姓知道呢?但是官媒沒有報道。

以上是防疫的兩大漏洞:第一,無症感染者沒有得到妥善追蹤和隔離;第二,到底哪些人是無症感染者,民間不知情。曝光出來的,還都是民間消息,非官方報道。

《南華早報》3月23日報道,中國大陸在2月底以前,有4.3萬多人檢疫後呈陽性,因沒有出現病徵,而未被列入確診者名單,而當時中國對外公開的只有區區約八萬人。所以加上這四萬多,應該是十二萬多人感染。如此,從比例上來算,無病徵患者人數佔近35%。

實際上,從2月7日開始,中國大陸已經不把無症感染者算進確診病例了。一些大陸小粉紅,看到外國確診數字一路飆升,還很得意。其實外國公佈的是真實數字。

在大陸某地一個公共場所,掛出慶祝日本瘟疫爆發的橫幅,因為聲勢太大,終於得到了日本媒體的關注,不知道日本人對此會怎麼看。

李克強呼籲不要瞞報 

但誰保下級官吏烏紗帽

在3月23日的防疫會議上,中共總理李克強要求,「各地實事求是、公開透明發佈疫情的信息」,「及時、真實、準確」,「發現一例報告一例」,「不能為追求零報告而瞞報漏報」。

李克強說的這番話,與大陸的《憲法》一樣的完美、精緻,但是大陸官方從來不缺冠冕堂皇的話,至於能否「做到」,則是另一回事。2月,廣西南寧市衛健委主任藍智,因私自向親戚透露實情,就被扣上「傳謠」的罪名,被落台。

從當局對確診定義的變來變去,再到強調真實報道以及復工復產的矛盾,再到大唱防疫勝利的讚歌同時,中共總理又突然帶頭說局部爆發瘟疫風險還在,中共當局給外界傳遞了一個很混亂的信號,他們自己也是模稜兩可。地方執行也一定是如走鋼絲,不知道該怎麼做是對的,但作為政府,至少會掌握更多普通人看不到的信息,這對他們來說,甚麼都不做,自己才是最安全的。但對老百姓可不是,作為不是政策執行者的中國人,只能是被動承擔這一切帶來的後果。

政策的模稜兩可,一方面可能來自於,他們內部意見不統一;另外,他們自己也喪失主見。因此,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當局在進行「一場豪賭」。你,願意陪他們玩嗎?

醫院、媒體、政府攜手「保零」 

再給大家揭示一些官媒上可能看不到的資訊。

一名參與中共黨媒相關工作的知情人,給本報提供了他與武漢當地宣傳部門高官聊天的截圖,作為體制內的人,他為甚麼提供情報給海外呢?因為他說,自己對中共黨媒管控言論和封鎖行為看不下去,真相被封鎖,傳播的只有謊言,這是北京黨媒的一個資深工作人員說的。其聊天透露了幾個關鍵信息。

第一,北京多日通報清零,但是知情人所在區域,有兩個小區,都有確診,但是新聞不報,而且他知道有一個地方因為通報一例確診,區委書記下台了;

第二,負責武漢宣傳的工作人員,知道當地小區有一例確診,但是新聞沒有報;

第三,知情人對當局不把無症計入確診,很反感,認為無症也會傳染;

第四,很多武漢人在2月份,連檢查是否確診的機會都沒有,直接運去火化。

中國三大移動營運商今年一、二月份,銳減一千多萬人。去年1到12月,三大營運商,絕大多數是每個月用戶都在增長,銳減情況就是發生在今年一、二月份,而且減少的幅度與之前相比,非常不正常,這其中至少有一定比例的人數減少,應該是跟疫病造成的死亡有關。

這個病毒這麼猛,但是現在經常上報數字清零。一名協和醫院的人3月22日跟家人說:為了社會穩定、經濟發展,不得不報零!還有一名湖北十堰的醫生透露,她手下員工確診了一個人,但是她授意讓給改成陰性的,因為上級領導不讓報,要政績。

這種不讓報不止發生在武漢,河南也一樣。在河南一位醫療行業從業人士說疑似、確診病例都不能上報,醫院自行解決,誰上報就處理誰,省級三甲醫院、地市級、縣級二甲醫院,都是這個規矩,實際上已經確診很多人。這是位消息靈通人士,接觸的都是院長和大主任級別的人物。

他還掌握另一個消息,是在武漢的,就是當地確實進行了區域性的網絡屏蔽,手機只能接電話,不能上網,他在武漢的朋友已經向他確認了這個事情。不知道現在是否還在持續。當局這場瘟疫豪賭,為了讓大眾相信,宣傳上也是大費周章,虛構新聞故事情節,很多已經被曝光。

而為了幫助當局實現「抗疫勝利」的造勢,一線穿著隔離服的醫護,早已變成了兼職舞蹈演員,在眾人面前展示風姿。而在湖北省,除了武漢市,其它一些城市的醫護人員陸續離開,但在離開的一刻,當地政府也不忘秀一次,甚至不考慮當地父老的安全。

防疫成敗看北京

實際上的瘟疫有沒有真正緩解,有一個在大陸,繞過官媒看真相的辦法,就是看北京。如果真沒事了,北京市會放鬆,如果有問題,北京市一定會不鬆反緊。3月22日,民航局等5個部委宣佈,目的地是北京的所有國際客運航班,全部被分流到另外12個地方的機場入境,包括天津、石家莊、呼和浩特、上海等等。

此外,北京市政府副秘書長陳蓓還在3月21日表示,還在湖北出差和探親的人,一律不能回北京,其它地區回北京的,要隔離14天。

以上兩個例子說明甚麼啊?一個是力保北京這個權力中心,反向分析,一旦發生繼續爆發,那就幾乎是放棄全國保北京。

但是,有一個例外,就是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可以進京。路透社報道,原訂3月初的兩會推遲,大陸當局還在計劃4月底或5月初,召開兩會,時間還沒有官方的最終定案,但是出席人數會減少,而且外省代表可以進京,但要提前進行兩周的隔離觀察。

復工企業坐吃山空

鼓勵辭職 放假自謀生路

兩會計劃復會,正如前面說的,各地復工,也在積極推動。但是復工者的辛酸,也許不會是兩會代表們的議題。雖然推動復工,但是實際上,復工路上卻有很多的艱險。

在大陸南方省份,例如南寧,雖然復工,但是服裝行業蕭條,仍然有商戶上街要求減租。有人透露,食品服務業大蕭條,有的地方賣貨比買貨的都多,入不敷出。

在浙江溫州一家製鞋企業,因為客戶訂單大量取消,4月1日開始公司再放假,視情況決定是否6月份恢復上班,鼓勵員工「自謀生路」。也有浙江一家外貿企業的老闆說,浙江很多鄉鎮民營中小企業,最近開始集體放人,因為沒有錢,他自己手上的財力,也只能再支撐一個半月。廣東東莞的精度錶業公司,3月21日貼出公告,鼓勵員工辭職,因為無法正常開工,公司經營出現重大危機。

大陸再傳排查兵源

美台軍演防共軍空襲

而與此同時,國內還傳不斷傳出軍事動員的消息。上周我們報道了,大陸的大學在進行男性學生的兵源情況摸底,與往年不同。最新得到的消息是,大陸有的村鎮,開始找退伍軍人登記填表,而實際上,知情人告訴我們,他們當地在2月份就已經叫18歲以上的青年,填了類似表格。

3月18日,國內某地發出《開展國防動員潛力統計調查通知》,要統計轄區內18到45周歲以下的所有男性,統計後,可以選擇從「人員裝備」或「單位錄入」兩個入口登記,填報截止時間是4月15日。

3月23日,美國第七艦隊在菲律賓北部海域進行實彈射擊防空導彈的演習,台灣軍方也在3月24日接續,與美軍進行了聯合防空演習,地點也在台灣以東的菲律賓北部海域。此前,在3月16日,中共軍隊的戰機,從台灣西南巴士海峽的防空識別區進入,這是第一次中方使用自產戰機,而且是第一次在深夜行動,分析指這是在展示其軍隊的全天候作戰能力。而專家分析,台美的聯合軍演,正是為反制中共軍隊空襲台灣。

《自由亞洲》3月24日發表一段影片報道,展示了台灣的這次聯合防空作戰訓練,在花蓮的多架F16緊急升空,進行防空攔截操練。

結合中共在國內非常可疑的軍事動員,加上最近美國派出強大海軍陣容,到達台灣附近海域演練,這已經使台海局勢在悄悄升溫。當然,有可能是大陸虛張聲勢,轉移疫情責任的壓力。但是當前的局勢,已經慢慢,引起人們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