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紐約州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達到15,777例,佔全美病例總數的近一半,其中紐約市9,654例。特朗普政府早前宣佈,紐約州為「重大災區」;州長安德魯·庫默(Andrew Cuomo)3月20日簽署命令,全州於22日進入「暫停」狀態。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和地區都受到重創。因此,審視中共對紐約市和紐約州的滲透,有助於從根本上防控疫情。

一、中共拉攏紐約政要

紐約州是美國人口最多、經濟最強州之一。公開資料顯示,中國是紐約州在北美之外的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大陸和香港合計是紐約州最大的出口市場,許多總部設在紐約州的知名跨國公司在中國投資,許多中國企業也把紐約州作為赴美投資的首選地之一。雙方的商務往來和利益掛鉤成為中共拉攏當地政要的平台。

2016年4月11日,中共商務部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張向晨與美國紐約州副州長凱西‧霍楚(Kathy Hochul)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正式成立「中國省與美國紐約州貿易投資合作聯合工作組」,這是中共在紐約領區十個州中建立的第一個類似機制。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稱,紐約州是中美開展地方合作的「亮點」。

2017年7月18日,「中國省與美國紐約州貿易投資合作論壇」在紐約州布法羅市舉行,這是由中共商務部外貿發展局和紐約州經濟發展廳共同主辦、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館和紐約州政府共同支持的。

2017年11月2日,紐約州州長庫默獲得美國「華美協進社」頒發的青雲獎。紐約州副州長凱西‧霍楚代為領獎時表示,發展紐約州同中國的關係是州長庫默的「優先日程之一」。霍楚介紹,紐約州已組織過三次商務訪華團,目前正在計劃組織第四次。據媒體報道,海航集團是當晚頒獎典禮的贊助商,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章啟月也到場。由此可見,「青雲獎」具有官方色彩,中共藉此為商業合作加溫,並同州長拉近關係。

2019年6月18日,美國紐約州參議院通過決議,為了鞏固紐約州與中國的友誼,並紀念華裔為該州發展做出的貢獻,將當年10月1日設立為「中國日」,10月的第一個星期定為「華裔傳統周」。10月1日是中共建政日,中共的統治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將此日定為「中國日」令人訝異。可是,這一決定受到了中共的歡迎。6月19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稱,紐約州設定的「中國日」「具有積極意義」。

2019年9月16日晚,中共駐紐約總領館舉行慶祝中共建政70周年招待會,多名紐約州政商人士和僑界代表受邀與會。中共駐紐約總領事黃屏在會上宣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還稱中美貿易戰對兩國經濟造成了傷害。

二、中共官媒在紐約擴張

1. 新華社在時代廣場播放宣傳片

2011年8月1日起,曼哈頓時代廣場2號樓的廣告屏上,出現了新華社的宣傳片。這塊巨型高清顯示屏處於紐約中心的黃金位置,總面積為238平方米,由新華社向謝伍德戶外廣告公司租賃、由新華影廊負責營運和管理,24小時播放中共製作的各類宣傳片。例如,2016年7月南海仲裁後,廣告屏每天密集滾動播放南海主題的短片。據悉,從同類廣告屏的價格推算,此廣告屏的月租金可能在30萬到40萬美金之間。

路透社報道,謝伍德戶外廣告公司總裁布萊恩‧特納(Brian Turner)受訪時表示,他希望新華社的租憑將帶動更多中國品牌在時代廣場做廣告。他說:「很多美國公司都帶著他們的產品跑去中國,在國外發展。我們期待著對等效應。」

2010年,新華社推出了一個24小時英文電視頻道CNC World (中國新華新聞電視網英語電視台),此舉被視為中共對海外西方媒體主導地位的挑戰。

2020年3月22日,空蕩蕩的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020年3月22日,空蕩蕩的紐約曼哈頓時代廣場。(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2. 新華社和人民網於曼哈頓設立辦公室 

2011年5月19日,新華社將北美總分社辦公室遷至紐約百老匯街1540號一幢44層大廈的頂層。這座大樓位於紐約曼哈頓第45街和第46街之間,也是新的Forever 21時代廣場店所在地。新華社在此處的租期為20年。

2011年7月13日,《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People's Daily Online)在紐約帝國大廈30層租用了一處281平方米的區域作為駐美辦公場所。報道稱,人民網進駐帝國大廈可以大大提高知名度,而且將為其拓展北美業務提供方便。

據《金融時報》2016年6月9日報道,喬治華盛頓大學政治學教授大衛‧尚博(David Shambaugh)估計,中共「外宣」的費用每年高達100億美元。

此外,中共英語官媒《中國日報》還通過購買付費廣告向美國主流媒體滲透,《紐約時報》就曾刊登它的付費廣告,但《紐約時報》在中國卻被禁止。

2020年2月18日,美國國務院將新華社等五家中共駐美官媒體指定為「外國使團」,美國國務院表示,這些媒體被中共政府控制,不是獨立的新聞機構。

三、中共對華爾街和美國金融市場的滲透  

2018年9月16日,多名華爾街精英和美國銀行巨頭受中共官員邀請,到北京參加了「中美金融圓桌會議」,並於次日與中共副主席王岐山會面。中方此舉被認為是藉助王岐山在美國金融界及美國政商高層方面的人脈以期緩和中美貿易戰的局勢。對受邀的美方人員來說,應允參與會議被視為支持中共。

儘管本次「圓桌會議」未能影響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戰決策,但是中共對華爾街的信賴由此可見一斑。

美國媒體曾指出,華爾街在對華政策上一直扮演「鴿派」角色。1999年,時任中共總理在訪問紐約期間曾會見一眾華爾街高層,討論中國加入世貿事宜。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正是聽取了華爾街的游說,決定支持中國入世。而其後的小布殊和奧巴馬總統,也是因為華爾街的勸阻,才放棄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

十幾年前,與華爾街關係密切、在某知名金融集團任執行董事的羅伯特‧庫恩為江澤民寫了一本傳記,他在書中對江吹捧奉承,其英語版本在西方被普遍視為中共的宣傳。

1. 華爾街向中共「輸血」

2018年6月1日,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明晟指數(MSCI)按照2.5%的納入比例將A股正式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2018年9月27日,全球第二大指數公司富時羅素(FTSE Russell)宣佈,將A股納入其全球股票指數體系,分類為次級新興市場。有券商統計,這在理論上有望給A股帶來5,000億美元以上的增量資金。2019年4月1日,彭博公司宣佈正式將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撰文表示,這三大機構(MSCI、GEIS、彭博指數)的承認,等於為A股和不被看好的中國國債進行背書,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外資流入,緩解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困境,堪稱中共的「貴人」。

2018年9月3日,MSCI將中國A股的納入比例提高到5%。2019年2月28日,MSCI又宣稱將把中國大型股在其指數中的納入因子提高至20%。路透社報道說,此舉可能吸引超過800億美元的新外資流入中國。報道還指出,近年來,中國公司通過美國金融市場籌集了數百億美元。

2019年5月2日,智囊布拉格安全研究所(Prague Security Studies Institute)主席羅賓遜(Roger Robinson)在向「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的演講中表示,中共在相當程度上對美國金融市場進行滲透,情況非常令人憂心。

曾協助美國前總統列根制定解體蘇共的經濟金融戰略的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李辰/大紀元)
曾協助美國前總統列根制定解體蘇共的經濟金融戰略的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李辰/大紀元)

羅賓遜指出,美國三大主要交易所中有超過一千家中國上市公司。僅紐約證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就有六百五十多家中共國有企業上市。中國所有的國有企業都是中共軍方的棋子,當這些中國公司成為各種股票指數的一部份(如MSCI指數)後,就成為數百萬美國民眾的個人投資組合的一部份。結果就是,美國人通過在股票市場的投資,實際上為中共的擴張和滲透活動提供資金。

2019年6月5日,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等四位美國聯邦參議員提出了《確保在美國上市的海外公司的資訊透明法案》(Ensuring quality information and transparency for abroad-based listings on our exchanges) ,明確提出,要對中國和其它在美國上市的海外公司的資訊進行嚴格審查,因為之前有調查顯示,很多這些公司都違反了美國的法律(例如禁運法),還有很多公司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威脅,或者有侵害人權的記錄,這都不符合美國上市公司的條件。

2. 摩根大通非法僱用中共權貴子弟

自2013年起,美國證監會和司法部幾乎同時開始調查摩根大通銀行涉嫌賄賂外國公司。此案格外引人注目,因為這是根據《反海外腐敗法》(Foreign Corruption Practice Act)針對華爾街的第一個重大調查項目。

綜合美媒信息,2003年,摩根大通銀行開啟了一個名為「子女」(Sons and Daughters)的招聘項目,專門聘請中共高官子女,2009年該項目被擴大,銀行高層將這類招聘「制度化」,2013年項目終止。

從2006到2013年七年間,摩根大通僱用了大約100名與中國和亞洲官員有密切關係的人做正式員工或者實習生,銀行因此獲得了帶來1億美元收益的生意機會。

《金融時報》曾報道,摩根大通僱用過前中共商務部長的兒子高鈺。摩根大通在僱用中國光大集團董事長唐雙寧的兒子後,協助光大集團旗下光大銀行上市。

美國證監會的調查指出,摩根大通知道這樣做違反了美國《反海外腐敗行為法》,但是「因為回報和新的商業機會過於豐厚」而繼續違法行事。2016年11月,聯邦檢察官和監管機構宣佈,與摩根大通及其香港子公司達成約2.64億美元的和解協議。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除摩根大通以外,因類似案情被調查的還有多家知名金融集團。

四、中共對紐約大學的滲透  

中共對美國高校的滲透包括設立孔子學院,捐助資金,利用華人學者或留學生竊密,施壓以限制校園的言論自由等。中共的動作已經引起媒體、學者和政府的警惕。

美國之音2019年4月5日報道,根據美國教育部提供的數據,至少九所美國大學在過去六年中獲得了華為公司的資助,總計1,050萬美元。其中位於紐約州的康奈爾大學收到款項最多,超過530萬美元。康奈爾大學聲明,對現有項目進行認真審查,並停止接受新的資金。

2020年2月2日,《紐約每日新聞》(NY Dailynews)刊登評論《中共把持美國大學:紐約州立大學即使不關閉、也必須調查孔子學院》,作者是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科技與社會系副教授托德·‧佩丁斯基(Todd Pittinsky)。

文章談到,目前紐約州立大學系統(SUNY)的六所院校接受了孔子學院,它們是: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奧爾巴尼大學(University at Albany)、州立大學全球中心(SUNY Global Center)、賓漢頓大學(Binghamton University)、布法羅大學(University at Buffalo)和視光學院(State College of Optometry)。

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宣佈關閉孔子學院。圖為抗議者呼籲美國大學關閉孔子學院。(大紀元資料圖片)
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宣佈關閉孔子學院。圖為抗議者呼籲美國大學關閉孔子學院。(大紀元資料圖片)

作者認為,「這裏錯就錯在我們把美國的教育外包給了一個外國的宣傳機構。」孔子學院教授的是中國共產黨喜歡的歷史,其與各大學的合作合同中都寫明「尊重中國的法律」,它帶來的潛在風險不言而喻。

佩丁斯基說,芝加哥大學、伊利諾伊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賓州大學等已經停止了與孔子學院的合作,而紐約州既沒有關閉孔子學院,也沒有向納稅人交代,為甚麼可以接受這種對美國學術自由的侵犯,甚至未能說明為何孔子學院是筆好生意。

2013年5月,三名紐約大學的中國學者被指控接受一家深圳公司的賄賂,向對方提供他們受美國政府資助所研究的關於磁共振成像技術的信息。

2013年6月13日,《紐約郵報》發表題為「上海擴建 紐約大學踢走盲人異見人士陳光誠」的報道,披露了紐約大學要求陳光誠律師離校的原因。文章引述一位匿名的紐約教授說:「紐約大學的一個大問題就是,它與中方非常密切地合作開設大學而因此做出大幅妥協。」「這是他們的軟肋,否則,他們就不會在言論自由等方面如此受約束。」

陳光誠在6月16日發表聲明表示,校方擔心其對中國政府直言不諱的批判可能會威脅到該校和中國之間的學術合作。紐約大學最近在上海新建了一個校區,而一些參與該校區教學計劃及研究項目的教授可能會因簽證被拒而遭受損失。他說:「中共當權者對美國學術界的統戰遠遠超出了大家的想像」,「美國的學術獨立與學術自由正受到來自獨裁政權的莫大威脅。」

五、中共滲透紐約華人社區

紐約華埠、法拉盛等華人社區是中共多年重點經營的「據點」。紐約僑社老人們說,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時,中共僑辦對傳統僑團滲透加碼,想改變華埠長年支持中華民國、處處高掛「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的局面,當時曾放言:十年內把各地僑社「白變紅」。

2017年4月17日,《大紀元》特稿指出,各種名目繁多的華人商會和同鄉會,大多是中共的海外政治工具和代理人,譬如紐約的溫州同鄉會、福州同鄉會、上海同鄉會直接由中共把持。

美東華人社團聯合總會(原名美國紐約華人社團聯合總會)同樣聽命於中領館,會長梁冠軍是中共全國政協海外列席僑胞、廣東省和江西省政協委員,得到中共諸多獎項。1999年7月,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後,梁冠軍積極配合中領館組織詆毀法輪功,甚至實施暴力攻擊。

2008年5月17日。在紐約法拉盛和平集會的法輪功學員遭到數百至逾千人暴力圍攻,大規模密集的謾罵和圍攻持續了二十多天。此事由時任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指揮,多個「同鄉會」花錢招募人馬參與。

中領館還針對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神韻演出搞破壞。2019年1月和3月,神韻藝術團在林肯中心舉行兩輪共29場演出,受到當地主流人士的極高讚譽。可是,在演出期間,中共天津610辦(政法委)資助的李華紅等親共分子卻在劇院外舉牌詆毀神韻和法輪功,受到觀眾的譴責。

結語

紐約是世界第一都市,全球金融、商業和媒體中心,也是聯合國總部所在地。鑒於其特殊的地位和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出自紐約的對中共的支撐、站台或替它發聲都會起到不可估量的負面作用,而紐約則因此承受嚴重的後果。

疫情爆發以來,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踐踏生命尊嚴的行徑被大量曝光。現實表明,中共的統治不是為了讓人民真正受益,而它卻打著中國和人民的旗號招搖撞騙。對各國政府、商業團體和所有個人而言,對中共友善不等於對中國人民友善。親近中共會招來禍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