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由於中共當局對美國不斷發起甩鍋行動,迫使上周還在病毒來源上較低調的特朗普總統反擊,在推特和公開場合,三次把這個始於中國、造成全球大災難的病毒叫作「中國病毒」,旨在明確其來源地。
此事在美國各界引發很大爭議,中共方面更是藉機挑撥,聲稱這種叫法存在種族歧視,企圖藉此把病毒來源的黑鍋再次甩給美國。
對此,美國各界都有不少評說,其中「中共病毒」的叫法,獲得了很多人的認同,包括英文《大紀元時報》的力挺和《華盛頓郵報》文章的贊同。
美國空軍退役准將斯伯丁(Robert Spalding)3月18日發推文說,指病毒來自「中共」。他說,「中共劫持了「中國」和「中國人」。中共對中國人民和世界犯下了暴行,不要成為他們宣傳的受害者。正是因為中共,才令這種病毒對中國人民和我們所有人都構成了危險,所以武漢冠狀病毒來源於中共。」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3月17日在美國智庫蓋茨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發表文章指出,是中共讓中國染病,讓全世界陷於瘟疫的災難之中。「在習近平公開承認疫情爆發之前,中共從去年12月起,放任病毒傳播了六周。」
總部設在紐約的英文《大紀元時報》,3月18日因為這個病毒的命名專門發表了社論,建議使用更準確的名稱「中共病毒」(CCP Virus),並呼籲其他人加入,也採用該名稱。
社論說,「這個名字能讓中共對人類生命的肆意無視和隨之而來的瘟疫負有責任,這個瘟疫使全世界許多國家都面臨著巨大的風險,同時引起了廣泛的恐懼,破壞了應對疫情的國家的經濟。」
社論認為,中共在最初否認該病毒時就已經傷害了中國人民,之後在要嫁禍美國的時候,又在次使中國人成為受害者,所以這個病毒的命名,就必須要能區分加害者和受害者。
同時,「中共病毒」這個名字,也能提醒全世界的人,這個病毒的來源本身就是邪惡的,是一種共產主義病毒。

《華盛頓郵報》發文  指「中共病毒」叫法確切

「中共病毒」的叫法,也獲得了美國其它主流媒體的贊同。《華盛頓郵報》在3月20日發表Josh Rogin的文章,認為「中共病毒」是一種比較好的準確叫法。這樣既能尊重這個病毒的真相,又能追究責任人的責任,且不會造成不適當的冒犯。
這篇題為「不要為冠狀病毒指責『中國』,要怪就怪中共」的文章明確指出,「因為我們必須具體地指責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是中共將病毒疫情爆發隱藏了數周之久,讓醫生閉嘴、囚禁記者和阻撓科學研究,最顯著的是關閉了上海的一個實驗室,因為它發布了第一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
文章說,美國反擊中共當局改寫冠狀病毒大爆發的歷史,這對於我們的健康與安全而言,是至關重要的;同樣重要的是,我們在這樣做時不要污衊中國人或華裔美國人。而要實現這兩個目標的關鍵,就是把我們談論中國人民的方式與談論北京統治者的方式區分開來。
文章認為,特朗普總統堅稱冠狀病毒為「中國病毒」。雖然他這樣做的理由很簡單,但從技術上講卻是準確的:中共官員故意傳播病毒可能來源於美國這種謊言,目的是為了轉嫁他們早期因應失敗的責任。
「這根本不是種族主義者,根本就不是。因為病毒來自中國,這就是原因。我想要準確。」特朗普周三說。
文章說,雖然許多使用「中國病毒」或「武漢病毒」的人,都不是種族主義者。但有一種很好的叫法,既能尊重有關病毒的真相,並能追究責任人的責任,而又不會造成不適當的冒犯。
因為我們都必須具體地指責中國共產黨的行為——是中共將病毒疫情爆發隱藏了數周之久,讓醫生閉嘴、囚禁記者和阻撓科學研究,最顯著的是關閉了上海的一個實驗室,因為它發布了第一個冠狀病毒基因組序列。
中國人是這個故事中的英雄。中國醫生、研究人員和新聞記者冒著生命危險,甚至在與該病毒戰鬥並警告世界時喪生;同時,中國人也是中共當局嚴厲防控措施的受害者,這些措施造成了巨大的額外苦難。
文章引述了國家民主基金會副總裁沃克(Christopher Walker)的話說。「在來自北京的專制情報策劃和虛假信息迷霧籠罩之下,我們不能忽視這場全球蔓延的瘟疫,從根子上在於(中共)大規模專制治理的失敗。」
這不只與病毒有關,而是關於我們對中國的整體態度,這一點至關重要。我們和中國人沒有問題,但和中共有問題——中共對內壓制,對外好鬥,還對自由開放的社會施加有害的影響。
文章指出,中共官員經常拋出種族主義指控,來反駁對其政權的批評。在美國,大多數人還沒有適應這種動態。但在澳大利亞,政治階層多年來一直在爭論中共的影響操作。
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發布的一份報告,就如何避免陷阱提出了一些明確的指導方針。報告指出,我們應該避免一概而論,明確區分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並註意不要在國內疏遠華人,更要注意不能把種族主義動機歸咎於那些批評中共當局的人。
文章強調,我們必須繼續施壓北京,促其提高透明度和真相,這對制止疫情擴散至關重要。在這場危機中,中國人和華裔美國人需要我們的支持,並可以為我們應對危機提供強大力量。
文章最後說,讓我們不要再叫「中國病毒」了——這不是因為每個使用它的人都是種族主義者,而是因為它不必要地參與了中共要分裂我們、讓我們的注意力從他們不良行為上轉移開的企圖。
我們就稱它為「中共病毒」,這樣不但更準確,而且只會冒犯那些罪有應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