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頻道自去年7月開播以來,承蒙世界各地朋友支持與關注,目前訂閱人數突破20萬人,《世界十字路口》團隊萬分感謝各位朋友支持,本集節目特別整理各地朋友的種種提問來進行回答。同時,本頻道也從本集節目起,正式將造成武漢肺炎的「新冠病毒」,更名為「中共病毒」。

究竟,為甚麼要把新冠病毒叫做「中共病毒」?這場疫情為甚麼中共要擔負最大責任、要負哪些責任?今年中國是否會遭遇嚴峻的糧食供應危機?唐浩是哪裏人?節目最後為甚麼要寫詩詞?還有其它多個您感興趣的各類問題,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Opening

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很久沒跟大家見面了,首先表達我的歉意。今天是我們的「20萬訂閱」問答節目,我要先代表我們團隊,感謝每一位朋友的支持,很謝謝大家一路陪著我們走到現在。特別是最近,看到有幾位很早期就訂閱我們的朋友出來留言,看了真的很令人感動,有一種很特殊的同袍情感。未來我們依然會繼續努力,帶給大家更好的節目。

同時,我也要藉此感謝每一位參與本節目製作的人員,以及每一位曾經對本節目提供各種協助的朋友們,真的非常感謝你們,因為有你們的付出和觀眾的支持,這個節目才能走到現在。特別是那個相當神秘的翻譯小組,幫全球的觀眾翻譯英文字幕,再次感謝你們。

在這裏順便介紹一下,為了方便大家查找哪些影片有英文字幕,我們開了一個播放清單,把配上英文字幕的影片,都放在一起。只要點進去,就會自動地播放所有有英文字幕的影片了。提供大家參考使用。

現在我們來回答大家的提問,有些問題問得很好,可是因為節目時間有限,我們會儘量在這裏做初步回答,之後可能再做成單集節目來仔細說明。

另外,要說明一下,有些問題問得比較長,或者問題性質比較重複,我就用改寫的方式來提出問題,不一定拿出留言的原話來說;同時,也考慮到要保護某些觀眾,所以我們這次就不拿出觀眾的留言截圖給大家看,還請大家見諒。

好,我們來看第一個問題。

⊙Q&A

問:為甚麼要把新型冠狀病毒叫做「中共病毒」?

答:大家可能看到了,我在社群訊息和臉書上都發了一個公告,說我們要把新冠病毒改成叫做「中共病毒」。

大家知道,最近中共動用了政治、外交、媒體、科學等力量發動大規模宣傳戰,試圖把病毒的來源甩鍋給美國,讓很多人看了覺得不可思議,也激怒了很多人。美國總統特朗普也不甘示弱,他這幾天都刻意用「Chinese Virus」這個詞來回擊中共,這個詞,字面上直譯是「中國病毒」,強調這個病毒是來自中國。但是,我認為這個詞還不太準確。

因為,造成病毒在中國失控、在世界各地失控的主要黑手是誰?是中共,不是中國或中國人民。而操控世界衛生組織(WHO)改變「武漢肺炎」名稱的,還有發佈不實消息、讓各國誤判疫情的,也是中共;而且,現在發動大規模宣傳戰來甩鍋病毒責任的,還是中共。

所以說,病毒雖然出現在中國,但卻是經過中共極權體制的人為掩蓋與政治操作,才造成中國人民與世界人民的苦難,因此我覺得叫做「中共病毒」(CCP Virus),才是比較準確的說法,不但可以避免中共甩脫責任,也可以避免「中國病毒」這個詞可能對所有中國人帶來的歧視。

我們也一再強調,中共不等於中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所以「中共病毒」這個詞,是最恰如其分的說法。

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目前種種跡象顯示,這次病毒似乎瞄準中共而來。怎麼說呢?

前兩天,我們在臉書和社群訊息裏提到過,在中國,最近有大量中共黨員死亡,死因都寫「過勞死」,非常詭異。而在海外,好幾個目前疫情嚴重的國家,也都很巧合地,是那些跟中共關係相當密切、相當親近的國家。

從這個統計圖上,可以看到,在中國以外的地區,疫情最嚴重的國家,包括了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國等等,因為時間有限,我們就先簡單地講講意大利和伊朗。

意大利,在2008年金融海嘯與2010年歐債危機之後,經濟衰退、債台高築,財務很緊張,所以他們積極向中共靠攏,希望拿到中共的借款與資助,並且在2019年3月簽署了「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MOU),是全球七大工業國(G7)裏,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的國家,所以被質疑是中共滲透歐洲的「特洛伊木馬」。

伊朗,長期看我們節目的老朋友可能記得,我們講過伊朗其實是中共在刻意扶植的「中東代理人」。中共不但長期對伊朗提供基礎建設、軍火甚至是化學武器和核武技術,而且還進口大量的伊朗石油,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

中共從1980年代開始扶植伊朗,一方面是為了對抗當時蘇聯通過阿富汗和越南兩個附庸國來箝制中共;另方面,也是要通過伊朗來介入中東地區,特別是通過伊朗對以色列的威脅,進而牽制美國政府。中共希望在中東製造戰場,分散美國的力量與關注,讓中共可以在亞洲地區減少擴張的阻力。

伊朗這次疫情相當嚴重,不但首例確診病例來自中國,而且包括副總統、文化部長、工業部長等大批官員政要也都感染病毒。然而,伊朗不但學習中共掩蓋疫情,還在媒體上宣稱這次病毒是美國用來對付中國與伊朗的生物武器,完全配合中共的宣傳口徑,兩國的關係密切,可想而知。

所以說,這次病毒不但造成大量中共黨員死亡,還在格外親共的國家造成嚴重疫情,是不是很巧呢?相反的,反對中共的台灣與香港,疫情就相對輕了許多,甚至還有香港風水師直白地說,這次疫情就是針對中共來的。

這讓我想起另一個巧合,大家知道,香港反送中運動後來一直高喊一個口號,叫做「天滅中共」,也有人喊「打倒共產黨」。現在看起來,是不是真的好像「天滅中共」正在發生呢?很巧合吧?

而且,如果這次武漢肺炎真的是針對中共來的話,那麼把病毒叫做「中共病毒」,「針對中共而來的病毒」,是不是更貼切呢?所以,我們以後就統一叫做「中共病毒」吧。

問:唐浩是哪裏人?

答:這個問題,可能是最多人問的問題。其實我在去年8月的第一次問答節目裏已經解釋過,但因為我們有很多新朋友加入,所以我在這裏再說明一下。

其實,我覺得,我是哪裏人啊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說的東西有沒有道理?對您有沒有價值?能不能幫助您看透事件的真相或者掌握世界的局勢?

因為,我在中、港、台三地都待過,所以我知道有時候、有些人會對其它地區的人有一些刻板印象或者誤解,所以就會容易「因人廢言」或者「因地廢言」,但其實這樣不太理性,也可能會讓自己錯過一次拓寬世界觀的機會。

所以,我想,您覺得我是哪裏人,就是哪裏人。不過,我不是外星人就是了。

順便再跟大家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某個知名大學的新聞學碩士,後來當過記者、研究員、電視新聞製作人、報紙主筆等等,現在來到《世界的十字路口》當交通警察,幫大家指揮交通。

問:為甚麼說中共必須對這次疫情擔負最大責任?

答:我們先來看一個問題,這次中共病毒來自哪裏?

這是2018年4月6日中共央視的報道,證明當時科學家就已經發現了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存在。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 周鵬:「現在病毒已經分離出來了,我們也製備了相應的抗體、疫苗。」請注意,受訪發言的人,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人喔。

到了去年9月18日,武漢天河機場舉辦了一場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感染應對演習。這兩個消息,是不是意味著,中共在去年9月以前就已經掌握了病毒?甚至還研製了抗體或疫苗?只是這個疫苗到底有沒有用、成功了沒有,我們不知道。但是不是已經證明,中共病毒很可能就是來自中國境內?所以早期的發病案例,都集中在中國,而且是集中在研究病毒的武漢病毒所周邊地區。

再來,有多位海內外專家都指出,病毒源頭應該在中國。

比方說中國蘭州大學研究員趙序茅認為,病毒來自武漢;上海的專家組組長張文宏也說,他不認同「病毒來自國外」的說法。

曾經發明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華裔知名科學家何大一也說,他認為病毒起源於中國,是毋庸置疑的。

另一位被喻為「冠狀病毒之父」的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賴明詔,也向媒體表示,就他的掌握與了解,病毒毫無疑問是來自中國。

好,到這裏可以看到,病毒的發源地應該是在中國境內,中共自己也早就掌握了這個病毒。但是,中共在去年底疫情爆發之後,卻不斷掩蓋疫情,對國際社會延遲通報,一開始還說不會人傳人,結果造成大量醫護人員無辜被感染;後來才改口承認會人傳人。

接著,中共不但找來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主席」來幫中共粉飾太平、大唱讚歌,中共還繼續掩蓋疫情、造假數據,對海外營造出「中共抗疫勝利」的虛假形象。但實際上,有武漢醫生向黨媒《健康時報》透露,當地已經連續五天出現新的門診案例,這是「危險信號」,顯示疫情仍在民間傳播。

不但如此,中共還大動作開展一場「病毒轉移戰」的國際騙局遊戲,想方設法要把病毒「改產地」,幫中共洗白。外交部派出「趙家的戰狼」公開叫板美國,說病毒是美軍帶到了武漢,引發國際社會譁然。

好,看到這裏,是不是中共應該對這場疫情擔起最大的責任?至少有:

1)掩蓋疫情、延遲通報的責任。

2)欺瞞百姓、造成人民傷亡的責任。

3)操控世衛組織,誤導世界各國的責任。

4)栽贓嫁禍、逃避罪名的責任。

問:節目裏的詩詞是誰寫的?影片最後的詩要花多久時間去想和寫?

答:所有的詩詞,都是我自己寫的。其實我比較喜歡寫山水田園詩,比方說前兩天在社群訊息和臉書發的那篇《意》。只是為了配合節目的時事題材,所以平常在節目裏幾乎只能寫寫實詩。

畢竟,總不能節目前面是在揭露中共欺騙世界的幾大騙術,結尾來個寧靜淡泊的山水田園,看起來會有點人格分裂、對不上號。

至於要寫多長時間,我沒有具體算過。有時可能十分鐘以內,有時如果一直有其它雜事分心的話,可能會拖到半小時。

問:為甚麼要寫詩詞?現在的年代,寫這種詩詞有甚麼用嗎?

答:寫詩詞,其實是我的個人興趣,一開始是想說,評論時事的自媒體頻道已經多如牛毛了,要怎麼樣加入一些個人特色,來跟別人做區隔,就想到在節目最後加入詩詞來試試看,結果就寫到了現在。

其實我很喜歡傳統文化,古詩和唐詩是經過幾千年傳承的傳統文化精華,所以想說試試看通過這個節目,跟大家分享一些傳統文化。

另外,當然還有一些特殊的因素,比方說有些話可能不太適合用白話說出來,或者不方便明說,歷史上很多人就通過詩詞的方式來含蓄地表達。

問:中國會發生糧食危機嗎?要不要囤糧?

答:我們在去年底就曾經跟大家預測分析過,今年中國很可能會遭遇糧食危機,當時武漢肺炎還沒發生。

那現在,疫情發生之後,影響了各地農民的春耕,自然會影響今年度的糧食產量;加上秋行軍蟲的蟲害已經提前爆發,目前蟲害面積已經超過76萬畝,也會對中國的糧食生產帶來威脅。

還有,別忘了,還有數以億計的蝗蟲大軍正在逼近中國,中共當局在這兩天也制訂一項應對政策,顯示中共自己也評估,這場蝗災有可能會入侵中國。如果真的發生,那對中國的糧食危害,就很難估計了。

而且,最近包括山東、江西等地區,都強力推動種植水稻,甚至不惜砍樹、剷除其它農作物,都要保證種植水稻。這就表示,中共官方已經強烈意識到,今年秋天或下半年,很可能會出現糧食供應不足的危機。

加上現在世界各國被疫情牽制住,包括泰國、美國、巴西等主要的農產出口國也受到了影響。如果這些國家今年糧食減產,沒有太多的糧食可以外銷到中國,那麼就會更加重中國的糧食供應問題,也難怪中共現在急著種水稻,想要設法自己增產,縮小糧食缺口。

另外,有另一個巧合是,我們在3月4日的節目最後,詩詞裏提到一句「地水火風蝗糧劫」。隔天,北京、四川都剛好發生地震。

這兩天,北京、天津、河北省多處地區又出現了強風與大火。真的很巧,不是嗎?

問:面對紅色傳媒的侵犯,台灣人要怎麼因應?

答:在自由民主的台灣,公民社會的力量或者消費者力量是最直接的影響力。比方說去年六月的「反紅媒大遊行」,幾萬人走上街頭反對紅媒,就是很典型、很有力的一次公民抗爭行動。

另外,大家可以不看、不聽這些紅色傳媒,同時不買這些紅色傳媒母公司出產的食品、商品。比方說,最近台灣民眾搶購食品,但是堅持不買「X旺」公司或者「旺X」公司的產品,這就是公民力量的展現。

同時,或許還可以公開發起活動,列出有哪些廠商在紅色媒體上刊登廣告,大家一起拒買這些廣告商的產品,同時打電話或寫信向這些廠商勸善、反映意見,請他們別支持紅色媒體。

當然,有些人會覺得,這些紅色媒體的主要經濟來源是靠中共給的,做這些拒買、拒看活動,對他們有殺傷力嗎?

別擔心,以前或許是螳臂擋車,現在局勢不一樣了。中共的財力在經歷過中美貿易戰和這次疫情的衝擊後,已經大不如前,他們對這些紅色媒體或紅色政客提供的資金,很快就會短少;加上中國經濟受創,這些紅色企業在中國的營收也很可能會受到衝擊;再加上台灣去年底通過了《反滲透法》,也能在某種程度上阻擋中共資金滲透台灣媒體。

像隸屬「X旺」集團的某個報紙,這個月底即將停刊。而其它某些紅色媒體的網站,最近也開始推出「收費訂閱」制,其實都反映出,紅色媒體的經濟前景非常不樂觀,資金來源可能減少或者可能斷鏈,不得不設法自救。

所以接下來,大家可以繼續看,這些紅色媒體的經營會越來越困難,可能會有更多的裁員、減薪或者停刊的消息傳出,如果加上大家發揮公民力量進行抵制或勸導,或許會加速這個過程的推進。

不過要強調一下,我們不是在教大家「如何搞垮紅色媒體」啊,只是跟大家解釋公民力量和媒體消費者力量有哪些展現的方式,是很正當的、很純粹的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教學啊。如果紅色媒體哪天垮了,可別來找我啊。

問:上次來台灣,總共到了幾個地方?有吃過甚麼小吃?

答:其實上次到台灣,主要都在忙出差的工作,去了台北、新北、新竹、台南、高雄,主要都是去採訪,沒時間去夜市或者吃喝玩樂。

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台南的仁德吧,好像是,吃了一家牛肉爐——抱歉,吃完就忘了店名——真的很好吃。跟我們一起去的美國朋友吃了以後就說,他終於明白特朗普為甚麼要保衛台灣了。不過,我也很喜歡台灣的滷味。

問:你背後的公仔是甚麼?

答:那其實不是一般的公仔,是「正義女神」。正義女神蒙著眼睛,一隻手拿著天平,象徵著公正無私地衡量善惡,另一隻手拿著寶劍,對邪惡進行懲罰。

我覺得,很符合我們節目的一項普世價值:邪不勝正,善惡有報。

小結

好,因為節目時間的限制,我們今天先回答到這裏。抱歉,回答題目的數量還是比我預期的少。另外,有很多人在問,中共的宣傳戰似乎發揮了作用,很多海外的中國人都相信中共的宣傳,回去中國躲避疫情,他們擔心,中共的詭計是不是真的勝利了?

這個問題,我們在下一集節目中,繼續跟大家探討。

⊙Ending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

訂閱我們頻道之後,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當我們有新的節目出來,你才會收到通知。

我們下次再見。

奇聚

千古奇緣一線牽

七洲四洋網中連

共喚正氣末邪蕩

滌塵憶醒還真仙#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