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將「數字絲綢之路」(Digital Silk Road)作為「一帶一路」的關鍵項目之一,為整個世界帶來的危害怵目驚心。隨著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人們發現那些「一帶一路」參與國已變身為「一帶疫路」受災國。

「一帶一路」是從2013年起,由習近平領導的中共政權倡議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用以主導全球跨國經濟帶。根據大陸官方媒體的報道,「一帶一路」擬在全球「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共2018年提出「數字絲綢之路」,目標是要重塑全球互聯網的未來發展。

中共推「數字絲綢之路」的手段與目的

根據《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共推動「數字絲綢之路」的重點是光纖電纜信息基礎設施建設、互聯網、數據信息服務、國際通信以及電子商務。很多「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沒有完備的信用制度,中共希望藉助「數字絲綢之路」把中國的電商模式和電子支付手段,比如支付寶,推廣到這些國家,把西方的電子商務徹底排除在外。封鎖網絡的「防火長城」是中共的獨門絕技,也將隨著「數字絲綢之路」走出國門,將中共的網絡控制輸出給更多國家。

也就是說,中共希望藉由虛擬化技術構建網絡虛擬空間及信息高速公路的數字絲綢之路,再通過推動「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全球連通性,利用數字貨幣取代傳統貨幣、摧垮傳統經濟,以幫助基礎建設,掌握全球政治經濟控制權,從而達到其最終的霸權主義,獨統世界的野心。

大紀元特稿《武漢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指出,近40年來,從亞非拉發展中國家到歐美發達國家,共產邪靈的代表——中共,一直在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孔子學院、「一帶一路」等計劃為遮掩,通過政治、經濟、文化、教育、科技等各種渠道向各國滲透,「引誘人遠離神背叛神,達到最終毀滅人的目的。」

「數字絲綢之路」對全球的危害

德國之聲中文網報道說,中共希望整合金融市場,將「一帶一路」沿線的國家、城市與下一代數字基礎設施和衛星網絡覆蓋聯繫起來。

近些年來,中共為構建「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通過對不發達國家建立的數字基礎設施,最終將這些國家與西方社會切割開來,如果制空權被中共所掌握,給世界帶來的危害極大。

1. 佔領世界市場 破壞傳統經濟

中共大搞所謂的「數字經濟」,通過央行推行網絡數字貨幣(Digital Currency),用以通過電子付款(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ical Payment),利用政府信用,大面積取代現金交易,直接衝擊世界經濟、國際支付。如支付寶、微信支付在中國以外國家推行,以便取代當地的傳統支付方式。

日本央行副行長雨宮正義(Masayoshi Amamiya)曾表示,國家數字貨幣可能危害發達國家的傳統金融系統。他認為央行數字貨幣被視為是除比特幣等去中心化加密貨幣以外的另一種選擇,能夠保證政府在使用這項技術的同時不必擔心失去對金融系統的控制權。與此同時,數字貨幣還可以幫助獨裁政府、罪犯進行洗錢、逃稅、販毒等非法犯罪,為社會帶來安全隱患,威脅社會穩定。而中共這個極權統治藉由認知、監管、規範數字經濟,破壞傳統經濟,搶佔市場份額,確立自己在世界經濟的主導地位。

2. 數碼高科技監控 扶植獨裁專制

德國之聲中文網還報道,美國華盛頓國家亞洲研究辦公室高級研究員納德吉·羅蘭(Nadege Rolland)表示,「對於世界各地的半專制國家來說,其中很多都在一帶一路的保護傘在之下。中國人口數字化監控模式對它們來說似乎很有吸引力。」

「隨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互聯網技術上更多地依賴中國,他們也開啟了讓北京監控和轉移其數據流量的可能性,為中國(中共)的情報收集和人工智能等領域的技術進步提供了支持。」羅蘭補充說。

美國之音報道說,早在2014年,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的報告就指出,中國電信巨頭中興通訊向埃塞俄比亞出售並培訓監控手機和網絡活動的技術。中國生產的錄像頭和監控系統,包括配備人臉識別和移動偵測功能的器材也已遠銷世界各地,包括巴西、厄瓜多爾、肯尼亞和英國等。

2020年世界人權報告提到,中共政府在全區每個角落安裝配備人臉識別技術的錄像頭,利用手機應用程式輸入人工觀察和電子化檢查站取得的數據,並對所獲信息進行大數據分析。可怕的是,這種監控性國家機器還可以對外輸出。

中共的這些技術得到了其它的獨裁國家、半專制國家所青睞。報告還指出,事實上,中國共產黨已經證明經濟增長可以強化專制獨裁,使它得到鞏固政權的工具——不惜代價維護權力,從僱用更多的安全人員到維護審查制度和建立全方位的監控性國家機器。

3. 侵蝕國家主權

去年4月,美國之音報道了美國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報告,其中將國家主權被侵蝕列為首要隱患。

前美國網絡司令部副指揮官梅維爾(William Mayville)也曾表示,中國(中共)「不適合擁有大部份的世界通信基礎設施」。事實上,中共在那些不發達國家投資的基礎設施項目,不僅要確立其在這些國家的影響力,更是要在關鍵的能源運輸和設立軍事設施等方面繼續擴張。

然而,那些接受中共投資的國家由於掉進了中共的金錢陷阱,無法償還債務而不得不失去主權。例如,斯里蘭卡因無力償還債務後,將一個港口拱手讓給中共租用99年。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外交政策智囊團(LSE IDEAS)的記者查理斯·鄧斯特(Charles Dunst)表示,吉布提、吉爾吉斯斯坦、老撾、馬爾代夫、蒙古、巴基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都在「一帶一路」項目中欠下中共超過其國內生產總值(GDP)45%的債務,他們或許將不得不割讓北京看中的地區。而另外二十多個國家,他們至少欠了中共其國內生產總值20%的債務,中共病毒造成的經濟災難對這些國家的主權構成了明顯的威脅。

坦桑尼亞總統約翰·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也曾表示,該國政府無限期中止了中國(中共)建造巴加莫約港口(Bagamoyo Port)的計劃,因為中國(中共)「希望我們給他們33年抵押期和99年租約」。

荷蘭萊頓大學亞洲中心(Leiden Asia Centre in Netherlands )總監及《中國數字民族主義》(China』s Digital Nationalism)一書的作者弗洛裏安·施耐德博士(Dr Florian Schneider)在談到世界互聯網大會時認為,這是在展示中國將互聯網作為另一種治理的途徑,尤其是針對那些發展中國家和任何認同中國專治政權的人來說。「它大力宣傳中國的經典理論,例如國家主權和不容干涉的思想,並將數字互聯網視為國家領土的延伸。」

中共通過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等虛擬技術幫助參與「一帶一路」的國家打造智慧城市、科技園等,從而達到對這些國家的主權更多的控制。

4. 控制思想意識導向 破壞新聞自由

根據來自澳洲廣播公司ABC中文網的報道,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中國部資深研究員王松蓮(Maya Wang)表示,當今的中國已經形成了一股強大的自我審查的力量,它像「呼吸一樣自然」。她說, 「大多數中國年輕人都生活在防火牆內,在那個世界裏,他們的生活深深被那些防火牆所允許的內容影響著。」可以想見,這無異於讓人坐井觀天,只能在中共給予的空間去思維。

眾所周知,中共有著網絡防火牆系統。美國之音報道,西方專家認為中共發展「新數字絲綢之路」項目非常「令人不安」。文章指出中國(中共)尋求通過新型光纖線路、海底電纜、雲計算能力乃至人工智能研究中心,促進整個印度洋沿岸和歐亞大陸間的技術連接。專家們說,如果這個數字藍圖得以實現,這項雄心勃勃的計劃將讓北京得以向海外輸出自己的監控模式。

因而,一方面,中共在「一帶一路」的沿線國家可以控制地區性的個人、企業思想導向;另外,中共還可以通過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等對媒體實施分析、監控、引導新聞走向,破壞新聞自由。中共的做法被專家解讀為向世界輸出共產模式的思維方法。

「一帶一路」帶來「一帶疫路」

在歐洲,意大利是發達國家經濟組織七國集團(G7)當中第一個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的國家,意大利也是世界十大經濟體之一。今年,中共病毒侵入意大利,從1月底到5月初,意大利確診病例一直居歐洲前第一、二位,死亡病例居於首位,直到最近才被英國超過。

西班牙也是「一帶一路」歐洲的主要參與國,簽訂結盟協議後,西班牙確定感染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人數居歐洲之首,死亡人數僅次於英國、意大利。

不顧盟國警告,允許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參與英國5G電話網絡建設的英國首相鮑裏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不僅確診感染上中共病毒,還差一點被醫生宣佈死亡。在此之前,中共病毒也攻入了英國王室,王儲查理斯王子也被確診隔離。另外,中共也是英國在歐盟外第二大貿易夥伴。到5月6日,英國成為因中共病毒在歐洲死亡人數最高的國家。

在拉丁美洲, 「一帶一路」已經延伸到拉美19個國家,佔拉丁美洲34個國家的56%。這些國家面對疫情毫無招架之力,貧窮、缺失醫療能力使得死亡率頗高。例如厄瓜多爾就出現了屍橫街頭的現象。雖然巴西沒有與中共簽訂「一帶一路」合作協議,但中國是巴西的第一大商貿合作夥伴,巴西是拉美國家中遭疫情衝擊最嚴重的國家。

近幾年以來,非洲有44個國家與中共簽訂了共建「一帶一路」的合作文件。但是,中共為了甩鍋,指責外國人將病毒帶到中國。在廣州的大批肯尼亞人、尼日利亞人成為眾矢之的,遭到驅趕,甚至被虐待。南非礦業論壇主席最近在推特上宣佈:「南非經濟已經因武漢病毒(中共病毒)損失了數十億蘭特。」

在亞洲,伊朗也被中共病毒攻陷。《華爾街日報》指出,病毒的確切傳播路線還不清晰,但中伊的戰略夥伴關係,催生了眾多潛在接觸者,助長了病毒傳播。由於伊朗與中國同為疫情不透明國家,確診數字與死亡數字難以給出準確的信息。

沿著「一帶一路」 尋去,人們看到的是那些參與國或城市,無不被中共病毒疫情侵襲。有句諺語:人算不如天算。也就是說,人的所思、所為必須得遵循道義,順應天意,違背了即將受到上天的懲罰。「一帶一路」變身 「一帶疫路」正是讓人們開始重新思考、審視自己的時候,只有這樣才能夠擁有真正的覺醒、歸正的機會。

免疫有看頭 防疫並不難

中共病毒肆虐,全球187個國家感染,確診人數近4百萬,死亡人數超過27萬。但是,人們發現與中國大陸臨近的香港、台灣、蒙古受疫情影響極小,其中都有著共同的特點,那就是遠離中共。

當中共政權撕破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的面紗之時,儘管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領導的政府、港警對香港人「反送中」加以暴力鎮壓,香港人卻無懼中共的恐怖行徑,毅然走上街頭,提出五大訴求,打出「天滅中共」的橫幅,直接針對中共的獨裁統治。正是民心所向,扶正黜邪,挽救了香港民眾。香港人歷經林鄭月娥的假封關、晚封關,在反送中運動中抵禦住了「中共病毒」。截至5月11日,確認病例為1,048,死亡僅為4人。

台灣被國際社會譽為「抗疫典範」,擁有2,300萬人口的台灣到目前累計確診中共病毒病例只有439例,其中347例為境外移入,本土確診病例僅55例,累計死亡人數僅有6人。這與台灣政府一直對中共的說辭持有懷疑態度,不懼中共武力恐嚇,不接受中共的「一國兩制」、「九二共識」,以及台灣民眾遠離、厭惡中共有關。

緊鄰中國東北部的蒙古由於歷史和地緣的因素,從一開始就對中共保持著高度戒心,蒙古人民更是對中共在人權方面的醜惡有所認識。早在2012年,新紀元就報出,據美聯社的報道,為了避免來自中國的熱錢投資主導蒙古的經濟,蒙古一直是小心翼翼地處理有關中國的事務。到目前為止,蒙古確診感染中共病毒只有42例,零死亡率。

位於南半球的澳洲一直拒絕中共的「一帶一路」合作倡議,面對中共病毒,澳洲總理莫里森提出問責中共、徹查病毒源頭真相的要求。面對中共的威脅,4月27日,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發表聲明強調,提出獨立調查是「原則性呼籲」,告誡中方不要試圖「經濟脅迫」。到5月11日為止,澳洲確診病例為6,948;死亡人數97。

結語:

《九評》編輯部發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文中指出,在全世界範圍內,已經開始了對共產邪惡主義的清理和對人類傳統的回歸。徹底解體共產邪黨,清理人間的共產主義邪惡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來人類社會的墮落和魔變,成為今天人類的當務之急。

深陷「一帶疫路」的國家、財團企業與個人,應該明白此刻是與中共決裂的時候了。中共借「一帶一路」推行的「21世紀數字絲綢之路」,是通過外星技術為無神論的共產邪黨充當毀滅人類的工具。而人只有聽從神的警示,自我反省,才能擺脫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