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駕(八五一~?年),字大用,河中(今山西永濟縣)人。中過進士,官做到禮部員外郎。他是晚唐很有名氣的詩人。與司空圖、鄭谷為詩友,自稱守素先生。

中國古代,春秋兩季各有一次祭拜土地和五榖神的節日,稱為「社日」。當日,農民聚在樹下獻祭品供神,歌舞以樂神。祭後大家分享酒食。「春社」祈求土神給以好年成;「秋社」答謝土神賜以豐收。

王駕這首「社日」,描述的是春社。

鵝湖山下稻粱肥,豚柵雞棲半掩扉。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歸。

鵝湖山下,田裏所種的稻粱,如今已經長得很肥美了。那些養豬的柵欄、養雞的草窠,靜靜地掩著門扉,因為大家都出去祭社去了。這時候,偏西的夕陽照著桑、柘樹,在地上拖出搖曳著的斜斜長影。春社農祭剛剛散去,人們在歡樂聲中暢飲著,沒有一家不扶著醉人回去的。

鵝湖山:在今江西省鉛山縣北。湖中多荷,舊名荷湖;晉末有龔氏養鵝於此,改名鵝湖。豚柵:豬圈。雞棲:雞窩。扉:門。桑柘:桑樹、柘樹。

在舊日淳樸的農業社會裏,人們的歡樂常自泥土裏往出冒:當春日消溶了大地上撮撮的白雪之後,勤苦的農民,便開始荷鋤扶犁地從泥土中翻出了希望;當撒落的種子逐漸萌芽、逐漸成長時,他們的歡樂也跟著萌芽、成長;終而釀成一片洋溢在田野間的喜笑聲。

在古老的中國,這種喜樂與歡笑,可說是國家強盛、民生安定的自然樂章。這首詩,把社日那種瀰漫著喜悅與慶賀的動人畫面給描摹出來,讓人讀來也感染到那喜滋滋的況味。

下面的是王駕的妻子陳玉蘭寫的「寄夫」,內容與角度完全迥異的一首詩:

夫戍邊關妾在吳,西風吹妾妾憂夫;一行書信千行淚,寒到君邊衣到無?

夫婿隨著軍隊駐紮邊關,留下妾身一人在家枯守。冬天到了,寒冷的北風吹到我身上,我開始擔憂起你來了。要知道,我寫這封書信,那可真是一字淚千行啊!我只想知道,寒流到你身邊的時候,我寄給你的禦寒衣物也能及時到達你手中嗎?

戍:軍隊駐紮。吳:今江蘇省南部一帶。君:指駐紮邊關的丈夫。

把一心全放在丈夫身上的古代女子的心路歷程,鉅細靡遺地鋪陳出來,感人至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