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持續延燒,中共當局應對嚴重失當,中國大陸更是民怨四起。外界認為,中共已經遇到建政70年來最嚴重的執政危機。有美媒說,為平息民怨,中共已經設立了新警種,以懲罰、報復網上討論疫情或批評政府的人。

據《紐約時報》17日報道,中共試圖重塑其對中共病毒爆發應對遲緩的形象,它正設立一種新警種,持續收緊網絡言論,懲罰和報復在網上討論疫情或批評政府的網民。

報道表示,中共治理的崩潰加劇了武漢疫情擴散,現在中共網警正成為抵擋針對民怨憤怒情緒的堡壘。

中共的網絡警察被授予更大的權力,可直接在網上,甚至是私密聊天群組內搜尋發表批評政府言論的民眾,然後會出其不意地上門,把發言者強行抓走。

這些被逮捕的網民會被警察進行數小時審訊,接著被強迫簽署保證書,宣佈不再發表中共政府不讓說的言論,並保證未來一定「聽黨的話」才能獲釋。

在四川成都,剛從法學院畢業的李昱辰(音)說,他在2月初用古文寫了一篇諷刺審查制度的文章後,被警察從家中帶走進行審問,從下午持續到半夜,最後他被迫簽署了一份聲明,否認自己的觀點,並保證聽黨的話。

分析認為,武漢醫生李文亮的死加劇了一場危機,令中共統治正在動搖。(Getty Images)
分析認為,武漢醫生李文亮的死加劇了一場危機,令中共統治正在動搖。(Getty Images)

李昱辰經歷和武漢醫生李文亮的遭遇如出一轍,李文亮去年12月底在聊天群裏試圖提醒同行注意中共病毒的傳播,結果被叫到派出所,被迫在散佈謠言的訓誡書上簽字。

2月7日,李文亮因中共病毒去世後,哀悼和憤怒的浪潮席捲了中國互聯網。分析認為,李文亮的死加劇了一場危機,令中共統治正在動搖。

為了平息人們的怒火,中共進一步利用網警,加大壓制真相的力度,讓直言不諱的人閉嘴,如同一句老話所示,中共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報道說,人們對中共網警組織知之甚少,它隸屬於中共網絡安全保衛局,長期以來一直是針對黑客和壓制網絡詐欺的執法者。

但這些網警近年被中共當局強制轉型,用於迫害他們本應保護的中國網民。

據中共釋放的信息線索,人口5000萬的廣西,在2016年已經擁有將近1200名網警。

自2018年以來,中共各地的網警開始對Twitter和Facebook等海外社交媒體進行清網。精確地鎖定中國網民的帳號和密碼,追捕發帖者。

du (影片截圖)
du (影片截圖)

網警刪帖累死在工作崗位

武漢疫情爆發後,面對民怨大爆發,網警更是日以繼夜的忙著刪帖抓人。

1月21日,泰安市公安局分局網絡安全保衛大隊偵查中隊指導員李弦,在加班開展有關違法案件網絡偵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倒在工作崗位。

3月7日,南京市公安局行政審批出網絡政務科警察徐昊,在戰「疫」一線突發病症死亡。

網民質疑,他們均是刪帖累死的。

3月1日起,中共網信辦又出台更嚴厲的網管新規,有關中共病毒疫情的議論、圖片及帖子全部封殺。武漢一些疫情沉重的小區更是被斷網斷電。

分析認為,當局的用意顯然是搶佔輿論高地,讓中國民眾噤聲,以延續其苟延殘喘的政權。

早在2015年中共軍報就曾刊文說,一個國家的傾覆,始於思想的瓦解。如突尼西亞、利比亞和埃及等國家政權,都是被「推特」推倒,一夜之間垮台的值得深思!

軍報還稱,「網絡時代的敵人,手中拿著的可不僅是刀槍劍戟,還有滑鼠鍵盤!」並聲稱自媒體網絡言論從根本上動搖中共執政地位。#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