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超過50天,除小區管制未見放鬆之外,被困在工業區裏的外地農民工,因工廠歇業、掙不到錢,社區、街道辦互不管事,生活陷入困境。被滯留在黃陂區灄口金都工業園裏的高先生說,「已經一個多月吃不上肉了。」

「給市長熱線至少打了6次電話,再也不想打了,他們這些人啊,都是老百姓的錢養活著,卻不管事。」高先生說,「社區、派出所、市長熱線,都打了,他們都推,說我戶口不在這個區。」各單位都互相推諉,令人氣憤。

位於武漢的華中企業城是武漢黃陂區早期開發的傢俱產業園區,聚集了多家傢俱大賣場和傢俱工廠。

高先生說,封城前這裏也有不少人,一些農民工沒有返回家鄉過年,「有些人是老闆說留下來看廠,過年給多少錢;也有些人故鄉也沒甚麼家人,就留在這裏過年。」高先生不是留下來看廠,自己在園區裏租房子住,原本打算過完年就上工,「我也不知道會滯留這麼久。」

沒幹活掙不到錢 連凍肉都吃不起

沒想到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封城到現在超過了五十多天,天天吃麵條,高先生和留下來的民工吃到都要吐了,「我跟身邊留下來的人一個多月都沒吃上肉了,想去買些肉吃吧,連凍肉都要45元一斤,再說大家又沒幹活,沒掙到錢,又不是政府的公務員,沒有固定工資,我們是幹活就有錢,不幹活就沒有。」

他說,「我看新聞,政府說有補貼的肉啊甚麼的,十多元一斤,這樣宣傳,我們都覺得蠻有希望,但是現實生活中,根本就沒有。」

他說,「給我打電話的(幹部)不知道是哪裏的,我說45塊錢的肉吃不起啊,他說,『45塊錢不貴啊,我們也都吃45塊錢的肉。』新聞上不是說,政府補貼十多塊錢的肉嗎,我們袋子裏沒有錢,再說還是凍肉。」

不僅政府宣傳的十多元一斤的豬肉沒看到,連捐贈物資也不翼而飛,是不是有黑心官員趁機發國難財,高先生說,「外界捐贈許多物資,我們一點都沒拿到,那些(捐贈的)物資糧食,是不是也分給我們一點點?」

反映無數次沒人理 怒:不把我們當人

他說,「我給市長熱線反映問題,沒有真正的效果,雖然有人打電話過來,最後還是不了了之了。」他指,市民熱線根本只是在忽悠老百姓。

「我們都是農民工,低消費的人,肉貴到我們也沒錢買。」他說,「你看那個新聞啊,用垃圾車載肉,市民反感,污染了那些肉,他們就把那些肉拿去銷毀了,就這麼忽悠百姓啊!還說甚麼新鮮肉,便宜肉甚麼的,就算是國家打仗,難民也要供應一回啊。」

「而我們反映了無數回,一次也沒有人管,沒有人幫我們送點兒生活必需品甚麼的,我就覺得憤憤不平。」他相當氣憤,「我們是一回都沒有,我們就是沒人管,沒人理,不把我們當人。」

休艙、無症狀藏危機 解封恐遙遙無期

封城已經五十多天,但是,中共肺炎疫情仍不明朗,特別是日前方艙醫院全數「休艙」,令人擔心疫情會再復發。高先生說,「方艙醫院的病人基本上都不是治癒的。所有症狀輕的、年輕的、能夠治癒的,症狀不明顯的,都在方艙醫院。」

「有人出院過了幾天,狀態不好就死了。因此不少患者出院回家後,還會出現病情復發感染家人的情況。」更有一些人完全無病症,在血液檢查過程中才發現染疫。

他說,「前兩天有一個影片說,在某醫院門診查血人中,發現了無任何症狀的中共肺炎病人,不查血根本不知道,這些人放出來的話,我們去超市也不知道對方是否會傳染。」

這是多災多難的年份,武漢市民、滯留的農工、百姓叫苦連天,「我以前沒有吃過這麼長時間的麵條,沒辦法啊。」他說,「房租也快到期了,冬天這一片都還停電,沒人管,現在的費用都是靠一點點積蓄。」再這樣下去,他不知再如何撐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