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福建省泉州市欣佳酒店坍塌,被隔離人士傷亡人數高達70人,其中34人死亡。有評論人士刊文感嘆:泉州人逃過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最後卻沒有逃過中共體制的官狀病毒。

2月9日,評論人士納漢在《看中國》刊發題為〈逃過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逃不了中共的「官」狀病毒〉的評論文章說,僥倖逃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人,最後卻死在中共官僚且腐敗的統治之下。

福建省泉州鯉城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指定隔離點泉州欣佳酒店發生垮塌,被埋隔離人員71人,死亡34人,傷亡人數達70多人。

此7層鋼結構定點隔離酒店垮塌過程僅用了2秒鐘,底層粉碎,上面6層跟著屋頂在瞬間坍塌下來,宛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沒有地震沒有颱風沒有海嘯,在朗朗乾坤明月夜裏粉粹性垮塌!

建築本身就是一顆隨時垮塌的定時炸彈,不僅被批准當作公共建築的酒店,最後還匪夷所思的成為政府的省外人員指定隔離點。好似中共的喪鐘一點一點地被敲響!

泉州是大陸幾百萬人的大城市,閩台通商門戶。中共稱之為東亞文化之都,歷史悠久,民營經濟活躍。同時也是中共各方勢力,資本界各路牛鬼蛇神的必爭之地,官方勢力、經濟利益集團長期盤踞,也成為滋生腐敗的溫床。也是十八大以來反腐第一槍福建首虎的誕生地。

坊間有言,在泉州沒有銀子辦不成事,有銀子可以亂辦事。官員平時只對自己錢包和陞遷負責,從沒有對工作負責,更不用說對人民負責!

示意圖。(微博圖片)
示意圖。(微博圖片)

泉州垮塌的這棟樓主體建築佔地面積3,363.3平米,地上建築面積6,659.75平米,建築高度22.15米,層數為地上7層(頂層是半結構的)。

中共對國內的每個公民都實施非常嚴密的監控,人臉識別網格化管理。但為甚麼沒有對這個龐然大物進行監管?中共到底在監管甚麼?

中共的監管是為了維持上層利益集團統治的持續性,也偽裝其統治的合法性,從上到下都是為了自身利益!人民就是他們隨時收割的韭菜!這就是在中共威權政府的統治下,如此嚴密監控下,這麼大的定時炸彈依然能夠安然存在的根本原因!

8年來一直沒有名字的商務辦公樓,鋼結構的施工單位還查不到,消防沒通過就能夠開業,說明此酒店業主在當地的關係雄厚,用錢鋪路招法嫻熟。

無名樓的各種手續是否整齊還是個迷,設計施工監理單位不知何處,欣佳酒店掙錢不要命違規改變建築設計,有關部門沒有查處且視而不見。

種種謎團彷彿就是一塊紅布蒙蔽了所有人的雙眼,誰給楊金鏘的商務辦公樓批覆的產權證?誰給楊金鏘批准了施工許可證?誰做的設計和監理?施工單位有沒有資質?工商局怎麼在這個地址註冊了那麼多企業?是誰決定了這棟可作為中共肺炎指定隔離點?

在這棟大樓從空地演化為定時炸彈的這幾年,泉州主管城市建設的市長恰恰是到處宣稱自己是張高麗侄兒的張永寧。據熟悉當地官場的人士透露,長期主管城市建設的市長張永寧背景極其深厚。

活埋70人!泉州中共肺炎患者隔離大樓坍塌(合成圖片)
活埋70人!泉州中共肺炎患者隔離大樓坍塌(合成圖片)

不久前,泉州泉港才發生了震驚中外的碳九事故,時任常務副市長的張永寧不僅主管城市建設還主管環保工作。在碳九事故發生後,因其是張高麗的侄兒,不但被免於追責還被晉陞為泉州市委副書記。

根據調查記者的走訪,早年張永寧靠著時任政治局常委張高麗的官場人脈,在泉州地區可謂紅極一時,門庭若市。連省委書記的親信——泉州市委書記康濤都讓他三分,私下與其稱兄道弟。

張永寧在著名僑鄉福建石獅擔任市委書記期間,坊間評價他除了熱衷於與富商結交以及牽頭巨額暴利的地產項目,政績平庸,毫無建樹,但中共各級為了給任常委的張高麗交投名狀,將其包裝為優秀縣委書記。

石獅當地人都不知道,中共的這位全國優秀縣委書記,除了善於包養多位下屬事業單位年輕貌美女職工為情婦,沒有任何過人之處。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張永寧不斷被破格提拔,連中共組織部門閱其簡歷後都驚歎張晉陞之路不是火箭也能堪比飛機。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張永寧在評為優秀中共縣委書記不久,立馬晉陞為主管泉州城市建設的市長,常務副市長,不久前又晉陞為泉州市委副書記。其主管泉州城市建設長達五年之前,把持建設有關的各種工程利益和項目回扣。

即使在升任市委副書記以後,張仍留戀主管建設之油水,繼續插手城建大權,這在中共的職位權力安排裏是極為少見的。張副書記作為長期負責城市建設的主官,在這次酒店坍塌事故中是否會被追責,還是逆行而上進而謀得市長之位,不得而知。

這個危樓何以成為隔離點?在全國酒店業遭受中共肺炎疫情毀滅性打擊之時,泉州鯉城區這家酒店卻活得相當滋潤,80間客房裏有70多位房客,幾近滿員。這一切只是因為這家酒店是當地的中共肺炎集中隔離點。

如果沒有坍塌,這一項來自當地政府的「美差肥肉」就這樣悄無人知到的進入了關係戶手裏,無論房費來自政府還是被隔離人員,總之利潤可觀。在業主利益鏈上給其大開綠燈的官員們又從中獲得了多少回扣更加撲朔迷離。

悶聲發大財的這一切直到3月7日19點15分,酒店轟然倒塌,70多位房客被埋,酒店老闆楊金鏘才從這場「春夢」中徹底驚醒。

誰敢在習近平大考時,破壞中共抗疫形勢,把危樓當病毒指定隔離酒店?

據知情人講,原來中共泉州鯉城區委書記是中共副國級、中共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曾經的秘書——劉林霜!

中共已是病入膏肓,人心盡失,現在體制內官員盡現巨嬰!尤其膽大包天麻木不仁的,按中共說法,沒有政治敏感性,恰恰都是共朝裙帶!這次病毒的喪鐘為誰而鳴?#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