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再傳非洲豬瘟 蝗蟲大軍來勢洶洶

中共農村農業部在3月3日通報稱,湖北省神農架林區發生野豬的非洲豬瘟疫情,已經有7頭豬死亡。

目前還不知道這宗豬瘟會不會對人體造成影響,但這也是自去年12月24日以來,中國再次出現非洲豬瘟疫情。

禍不單行的是,中共國家林草局也發佈通知,警告沙漠蝗蟲可能來到中國。

日前有4,000億隻沙漠蝗蟲,從非洲一路肆虐到巴基斯坦和印度地區,雖然一度傳出蟲害受到控制,但現在中共官方發佈預警,蝗蟲可能會從新疆、西藏或雲南3個邊境地區進入中國境內。官方認為,雖然以往蝗蟲成災的機率偏低,但是一旦蝗蟲進入境內,還是有太多不確定性無法防範。

這次蝗蟲大軍不僅數量多、密度高,而且蝗蟲個頭大,還會咬人,許多專家都已經被咬。所以,如果蝗蟲真的入侵中國,不但將帶來糧食危機,也會造成對人畜的傷害。

下面有幾個重點話題要談談。

重點1:伊朗疫情嚴重 遺體只能裝紙箱

伊朗目前是全球疫情第二嚴重的國家。3月3日這一天,確診人數就暴增835例,使得伊朗官方宣稱的確診人數達到2,336人,並且有77人死亡。不過,外界對於這個數字相當保留,質疑伊朗當局跟中共一樣,在掩蓋疫情、造假數據。

在畫面裏可以看到,伊朗的疫情和中國一樣,街上也出現許多人突然倒地不起。

還有伊朗醫護人員拍下畫面,披露當地疫情嚴重,死亡人數太多,到處放滿了遺體。裝屍袋已經不夠用,只能用紙箱裝遺體,等待後續處理,現場畫面令人觸目驚心。

就目前情況來看,或許可以說,這次病毒對伊朗造成的損失與威脅,恐怕不亞於一場小規模的戰爭。

伊朗醫護人員拍影片,披露當地疫情嚴重,死亡人數太多,裝屍袋不夠用,只能用紙箱裝,畫面觸目驚心。(影片截圖)
伊朗醫護人員拍影片,披露當地疫情嚴重,死亡人數太多,裝屍袋不夠用,只能用紙箱裝,畫面觸目驚心。(影片截圖)

重點2:中共仍數據造假 隱瞞疫情

根據中共官方最近的統計與宣傳,中國的新增確診人數持續下降,疫情獲得控制。

就連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也幫腔說,「過去24小時內,中國以外的國家和地區,通報的新冠肺炎病例數,比中國多出了將近9倍。」
不過,中國疫情真的已經獲得控制嗎?恐怕未必。

有一位敏銳的網友就留言問到,「我比較想知道的是確診數下降,是不是又是新的隱匿手法?」

完美數據折射造假罪惡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們整理了整個2月的中共官方造假數據,繪出的圖表可以看出:

1. 中共用「數據維穩」,以示「疫情可控」,中共「領導有方、抗疫有術」,因此全國企業與勞工可以安心返回工作崗位,可以復工拼經濟了。

2. 中共要讓外界知道,中共的醫治方案良好,每天都有更多的病人被治癒、出院。

3. 中共想藉此做大外宣與大內宣,告訴全世界中共的醫療體系有優秀的「抗疫能力」,是真正的「大國戰疫」,中共的社會主義與舉國體制,有能力對抗瘟疫。

4. 把死亡率精準的控制在4%以下。

總之,這一連串的數據,都與中共的政治路線配合得太過「完美」,幾乎是中共的政治命令一下,疫情數據就立即發生變動。中共要撤換湖北一把手,湖北疫情馬上暴增、再暴跌;中共要大家復工救經濟,全國的確診人數立即回落、保持穩定減少,全國的治癒人數也立即上揚,快速爬高。

確診為零 避追責

有湖北孝感市基層官員日前透露,「從現在開始,確診人員每天數字都會是零。官方上面公告不能再出現病例,否則追責。」

這名官員還說,「所以現在很多假報的,像這樣搞下去,還會出問題的,這種問追責的搞法不對。」

這項爆料內容,雖然我們很難查證,但是如果拿過去一個月的疫情數據來比對,確實能夠對上號,也可以說明,為甚麼從2月下旬開始,許多地方的疫情數據是零。

方艙醫院「政治性休艙」

另一個詭異的現象是,中共黨媒這兩天大力宣傳武漢體育學院的方艙醫院要「休艙」了,因為許多病人都治癒了,剩下的病人也將轉院。

但尷尬的是,就在10天前,武漢副市長還宣稱:要再新建19間方艙醫院來收治病人。

這種高度離奇的矛盾,也讓外界質疑,當局是不是為了為復工造勢,而下令「政治性休艙」,營造一片大好、天下太平的假相。

不過,中共的虛假宣傳已經讓人民不敢信任。最近,不但有3,000名中國遊客寧可滯留在印尼的峇里島,不願搭中共的專機回國;甚至還有多位潛逃中國的台灣通緝犯,也決定回台灣自首,躲避疫情。

重點3:更多爆料坐實中共活摘器官

我們之前多次談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引發許多網友的迴響與留言。

台灣網友A說,「身邊親朋好友就有2個去中國換肝臟,在台灣要等2年,在中國,錢到位直接有,還有(器官)等級可以挑選。」

台灣網友B說,「當初我父親在19年前到廣州換腎臟,我記得前前後後不到20天左右就回來了。似乎在當時台灣就有很多人去那換器官了。」

「我記得當初花了台幣250多萬左右,醫生說是死刑犯的腎臟,而當初那間醫院也有很多人在等換腎手術。」

這位網友提到19年前,也就是在2001年左右。在這裏要提示一下:從1999年7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大量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之後,就有了大量供體可以做器官移植。

台灣網友C說,「我有兩個親戚去中國接受肝移植手術,決定執行肝移植到手術完成,時間非常短,價格約500萬台幣,時間是2002年、2004年。」

台灣網友D說,早前爸媽有位朋友得了肝癌,病得很嚴重,瘦到不成人形,但過陣子再見到時,身體狀況有所恢復。網友的爸爸私下說,「他去大陸換了肝」,而且是「那種去了馬上有的,一定不是捐獻的,是活人的」。

一位香港網友說,他朋友的母親,在10年前需要換腎,通過醫生在廣州醫院找到腎源,他說:「找了兩星期時間就找到了,當時用了大概一百萬港幣左右,在廣州醫院用香港醫生做的手術。」

一位遼寧網友說,「我以前老闆認識的一個人,換腎30萬(人民幣),等候一個月。」

台灣網友E說,「我鄰居去中國換肝臟500萬台幣,換了後來還是死掉了,多年後我才知道那可能就是良心犯的,共產黨真的是很可怕。」

台灣網友F說,「鄰居中有人換腎,在大陸廣東進行,每次約台幣五百萬元,服務一條龍,最近(鄰居)換第二次,同模式。兩岸都有窗口,器官來源不清楚,但只要給錢就能辦成。以上是鄰居親口講述,絕無誑語。」

還有一位外科醫生留言給我們,他說中共用肺移植方式來治療新冠肺炎,是不對的。他說,「感染性疾病、傳染病是器官移植手術禁忌症,武漢肺炎進行肺移植手術不符合倫理學。」

類似的留言還有不少,我們都相當震驚,這表明中共的活摘器官產業鏈確實在中港台地區行之有年了,同時也確實有不少香港、台灣的病人去過大陸接受器官移植。但同時也可以想見,有多少人可能因此被活活殺害、奪取器官,失去生命。

昨天我請教了一位移植專家,他說,其實器官配型成功的機率要比20%還低,但沒法給出具體數字,因為要考慮很多因素,不是只考慮血型而已。

所以說,要做移植手術,首先要找到能夠配型成功的器官供體已經相當不容易了,更何況在短短幾天、或一兩周之內要找到合適的供體,難度極大。

完成第一宗新冠病人肺移植的陳靜瑜,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透露了一個情況,他說「我們(團隊)完成了1千多例的肺移植手術了」,「我們一般兩三天就做一台肺移植手術,算是家常便飯」。

這是陳靜瑜的原話,那我們就要發問,你能否告訴我們、告訴全球醫學界,你們怎麼可以每兩三天就找到一個供體?而且還是配型成功的供體?更何況這是肺臟供體,摘了肺臟,人就不能活了,你們是從哪裏找到這麼多願意捐出肺臟的「大愛之士」?

如果用每3天做1台肺移植來推算,陳靜瑜的團隊一年就至少需要121個肺臟供體,等於是有121個人失去生命!

如果沒有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做供應,能支撐起需求量這麼大的移植產業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