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大陸爆發以來,也蔓延到其它國家和地區,給世界帶來災難。中共則銷毀早期病毒樣品,拒絕國際專家調查,同時不斷羅織謊言,混淆美國流感與中共肺炎的界限,還反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來源地是美國,引發輿論反彈。

近期,不少《大紀元》網友反饋,國內在流傳兩大謊言,一是美國流感趕超中共肺炎,死了幾萬人;二是新冠肺炎病毒來自美國,被誤診為流感。有些人因此感到迷惑,故記者請專家對此予以解析。

武漢肺炎(中共肺炎),世衛組織的名稱是2019-covid,即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但科學家們認為這個名字不科學,不符合命名原則,國際病毒分類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Taxonomy of Viruses)作為生物學分類和命名的專業組織,2月11日將病毒命名為SARS-CoV-2,即沙士冠狀病毒2號。

美國流感與中共肺炎情況不同

在中國疫情最嚴重、武漢乃至全國封城的時候,中共拋出了美國流感說;目前還引申發展為中共病毒最早在美國出現,美國大量的中共肺炎被誤診為流感,造成上萬人死亡。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曾在中國和美國從事病理生理學和免疫學等領域的研究。橫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關於美國流感,中共用各種方式輸出宣傳口徑,在微信上廣泛傳播,說美國流感有多嚴重。美國每年的流感數據都在網上,很容易比較出美國流感究意是怎麼回事。

「這個可以比較一下美國和中國的CDC(疾控中心)網站。在美國的CDC網站首頁有分類,在第一頁上就可以找到美國流感的情況,還有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疫情,點擊就可以看到;而中國CDC網站上,它就是宣傳。第一頁上有用的信息不多,基本上都是歌功頌德的東西。」他說。

在美國,每年的10月1日到下一年的2月15日被稱為流感季節。美國有一個流感申報系統,幾乎所有的大醫院都加入這個系統,把這一個季節的感染人數、住院人數、死亡人數,其中包括每個年齡組的分別比例都列在上面。流感死因絕大部份是併發症。

據介紹,2019-2020年這個季度的各組數據,和上個季度(2018-2019年)是沒有特別的差異。死亡人數是一個估值,最低值是2.9萬,最高值是4.1萬人。上一季度流感死亡人數是3.4萬。

橫河說,需要注意的是,流感和中共肺炎的死亡是不同的,流感死亡主要是老人的併發症,如65歲以上的老人的感染率是全部感染人數的9%,但死亡率佔全部死亡人數的75%。每年的季節性流感本身不殺死人,而中共肺炎死亡的多數是病毒本身引起的呼吸、心臟甚至腎功能衰竭。這兩種情況是不一樣的。

「美國每年流感死亡人數是感染人數的0.1%,這是可以預計的,就像每年車禍死多少人一樣,有一個很少的百分比概率。而對於一種新的,完全不知道的傳染病來說,最重要的是一個恐慌的問題。恐慌來自不了解。」他說。

橫河認為,中共肺炎造成這麼嚴重的後果,是中共封鎖消息造成的。如果透明的話,很可能不會發展到這麼糟糕的程度。這是有人為的因素,不完全是自然的因素,而在美國,流感完全是自然因素,沒有人會在流感的問題上去指責美國政府。

他說,中共封鎖信息,打壓真相,故意不去執行早期措施,這些措施都是在sars的時候已經積累的經驗了,「人家指控它的是這個。中共的死亡數據沒有人相信。」

對於中共肺炎被誤診為流感的問題,橫河認為,這個可能性不是非常大,除非如果有人症狀不是很明顯,才會被誤解當成流感。

「通過臨床症狀,像美國很小的診所都有X光機,如果發現肺部有嚴重病變肯定就報警了,不會把他當作普通的流感。」他說,「臨床醫生對這個病也沒有掌握到熟悉的程度,最熟悉的應該是中國的醫生,但中國的醫生準確的消息發不出來,所以也不知道真正的死亡率是多少。這就是信息公開的重要性。」

不少民眾也表示,「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的傳染性遠超流感,而美國的醫生在治療流感過程中絕大部份時間是不戴口罩的……如果是新冠肺炎(中共肺炎),醫護一定出問題,媒體一定會大肆傳播。」

還有網民表示,「美國大流感都多長時間了?如果是新冠,光醫生都得死一群了,別說病人了,病人都得有不少全家團滅的,就這還能分不清流感和新冠,你當人傻子嗎!」「如果美國是傳染源,他們的科學家、醫療機構愣是分不清流感和新冠嗎?」

疑洩露疫情信息 上海公共衛生醫療中心遭關閉

2月,中共肺炎疫情從中國蔓延到海外。中國呼吸系統專家鍾南山日前說:「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其這番公開言論被陸媒和某華僑網炒作為「美國有可能是病毒發源地」。

美國首例感染(中共肺炎)的患者於1月21日在華盛頓州斯諾霍米什(Snohomish)郡被確診,美國機構迅速做基因檢測、比較病毒樣本基因序列。

橫河說:「華盛頓州社區感染病例的病毒基因序列已經出來了,他們動作非常快,對照了6個星期前的第一個病例,就是那個亞馬遜的工程師,他從武漢回來後發病。從分子進化樹來看是和那個第一個病人同源的。雖然說不知道是被誰直接感染的,但實際上就是第一個病人在社區傳染的,所以說在中國社區已經傳播了6周了。」

他分析道,上海公共衛生醫療中心1月5號完成基因測序,之前的幾個基因公司都沒有拿出全序列來。他們完成這個測序實際上是漏網了,中國CDC當時非常關注的是卡住武漢的公司,上海這家漏網了,他們沒有想到武漢中心醫院把樣品寄到上海去了,沒有在CDC的控制之下。

「1月11日,上海公共衛生醫療中心把序列發表在國際公共平台上了,12日就被關閉勒令整改,到現在為止沒有啟動工作。這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一個事情,在疫情這麼關鍵的時候,一個這麼有能力的機構居然被關閉,不允許參加抗擊病毒的活動。就是說中共把甚麼放在第一位?把控制信息遠遠放在疫情之上。」他說。

3月3日,一張《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世界各國首例傳播來源》的世界疫情傳播地圖顯示,全球所有被感染中共肺炎的,都是從中國傳出去的。該地圖為北京大學可視化與可視分析實驗室署名製作,由陸媒澎湃網首發,但該文很快遭下架。

新冠肺炎疫情世界各國首例傳播來源地圖。(網絡圖片)
新冠肺炎疫情世界各國首例傳播來源地圖。(網絡圖片)

此外,據財新網披露,中共衛健委要求多家檢測機構必須銷毀病例樣本,不能對外透露樣本信息,發佈相關論文和相關數據。中科院武漢病毒所也被要求停止病原檢測。

研究:沙士冠狀病毒2號的來源仍然是迷

引起外界關注的還有中科院的一篇論文。中科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副研究員郁文彬發表論文《基於全基因組數據解析數據解析新冠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演化和傳播》,試圖尋找病毒來源。科研人員收集了覆蓋四大洲12個國家的93個中共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截至2月12日),發現這93個病毒樣本包含58種單倍型。

論文說,單倍型H13和H38被認為可能是祖先的單倍型,其病毒樣品溯源發現分別是來自深圳的病人(廣東首例)和美國華盛頓州的病人(美國首例)。但他們的旅行記錄表明應該都是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1月初在武漢探親期間被感染的。

現有武漢樣本中沒有檢測到H13和H38單倍型。論文認為可能是因為現有樣品主要採自幾家定點醫院,而且樣品採集時間侷限於2019年12月24日和2020年1月5日。當前可用的樣本不包括第一個確定的感染患者和12月初以來的其他患者。

論文說,在美國病例中發現了單倍型H38的病毒樣品,但文章認為,H13和H38都傾向於祖先單倍型。應該有更多早期基因組數據集,在將來的研究中進行研究。如果不保留早期樣品,H13和H38的確切原始來源將仍然是未解之謎。

論文作者致謝在國際病毒基因庫(GISAID,Global Initiative on Sharing All Influenza Data)EpiFlu™倡議下存放了新型肺炎冠狀病毒(SARS-CoV-2)的完整基因組序列的科學家和研究人員。國際病毒基因庫網站迄今為止已經有135個新冠病毒株基因序列存入,包括加拿大分離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

美國病毒學專家林曉旭博士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篇文章的作者明確提出的結論是病毒的來源不是華南海鮮市場,而且指出病毒可能在去年12月8日和1月初分別有過擴張。文章中完全沒有任何結論性話語質疑病毒的最初來源不是中國,更沒有懷疑是來自美國。

「早期病毒樣品銷毀了,那就是再也無法採集了。即使是同一個病人,現在再去採集,他體內的病毒也不是最初的病毒了。」他說。

林曉旭認為,用單倍型Haplotype分析來推測病毒來源,也只是一種方法。如果對SARS-CoV-2基因組序列做流行病學分歧演化分析(Divergence analysis),也就是根據病毒基因組積累的突變來判斷不同病毒株之間的關聯來做分析的話(參考附件圖片),可以看到以下要點:

1.早期的病毒株很多都來自中國武漢和廣東一帶,還有個別的來自泰國的序列(圖片中紫色的點對應的是中國的病毒株,紅色的是美國的)。

2.大部份的後期發現的病毒株都能追溯到和去年12月或者1月份在中國的病毒株具有相似的突變位點,就是很可能他們的祖先都是來自中國的病毒株。

3.美國、日本、南韓和泰國等地都有個別病毒株和一些早先分離的來自廣東和武漢的病毒株一樣,目前還無法靠突變位點來追溯其病毒株的來源。所以目前整體上來說SARS-CoV-2的來源仍然是迷。#

SARS-CoV-2基因組序列流行病分歧演化圖。(數據分析援引自gisaid基因庫)
SARS-CoV-2基因組序列流行病分歧演化圖。(數據分析援引自gisaid基因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