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投資者本周勢必度過了最難忘的一周——道指五個交易日內下跌超過3,500點,創下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最兇猛的單周12.36%跌幅。標普500指數也在短短的六個交易日內自高峰回挫逾10%落入修正領域,也為史上首見。據統計,美股本周總共蒸發了市值3.18萬億美元。

毫無疑問,這樣的連續性殺盤反映的是投資者對新冠疫情的恐慌——他們每天盯著全球確診人數的攀高而心驚膽跳,報紙和電視財經節目也不斷討論疫情的恐怖,出門所見都是人人戴著口罩,但口罩價格卻不斷飆漲、一罩難求,於是出現了「末日恐慌」般的殺出持股。

然而,就在這種股民末日恐慌心態的臨界點,政策救市的手伸進來了。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周五(28日)誓言央行將積極救市,對抗疫情對經濟的威脅,回應特朗普總統希望美聯儲儘快採取行動的呼籲。與此同時,白宮官員們也正加緊討論減稅等提振經濟的措施。

在美國官員們救市的勸說下,周五道指雖仍下挫1.39%,或跌357點,但收盤守住25,000點關口;標普500指數下挫0.82%,也守住2,950點支撐;納斯達克表現最佳,盤中由大跌3.5%拉到尾盤小漲0.01%。

納斯達克今年小跌4.5%,表現優於道指的近11%跌幅和標普指數的8.5%跌幅。不難預見,隨著政府的救市呼籲,接下來的跌深反彈很可能將由科技股的納斯達克擔綱演出。

悲觀者認為這次美股的下殺將重演2008年的金融風暴,主張股市將落入熊市,從而對全球經濟產生負面的惡性循環。然而,這樣的論點忽略了金融風暴的本質與這次民眾擔心疫情的恐慌有很大的區別。

2008年的金融風暴肇因於房市次貸的衍生性商品濫發,全球金融機構都成了重災戶,導致銀行間不敢拆借、廠商間不敢出貨、民眾不敢消費、企業不敢投資,形成一個完美的經濟惡性循環,直到全球央行透過零利率和多次的量化寬鬆(QE)救市,最後才在2013年讓美股重回2008年以前的榮景。

今年的新冠疫情卻主要衝擊的是民眾的信心,投資者因恐慌而下殺持股,這種恐慌主要侷限在金融市場,民眾依舊消費、廠商依舊生產、銀行依舊正常放款,因此筆者估計在美聯儲宣佈救市之後,美股的恐慌下跌應該已經結束,接下來的是一個反彈波,不排除因疫情緩解出現報復性反彈。

美國聯邦基本利率目前為1.5%~1.75%,CME期貨市場顯示美聯儲3月減息一碼(0.25%)的機率達100%,減息兩碼的機率達61.6%,並預測年底前減息五碼。換言之,市場預期今年底的聯邦基本利率可能降到0.25%~0.5%。

美聯儲政策會議最近的時間是3月17~18日,其後也預計在4月、6月、7月、9月、11月和12月召開政策會議。筆者研判,上述的會議時間表將是投資者預期美聯儲政策救市的時間表,也是股民期待反彈的時間表。

有人主張美聯儲減息不能抗疫,不是對症下藥。但筆者認為,美聯儲的寬鬆動作主要針對的不是疫情,而是民眾(特別是投資者)對疫情的恐慌心理,這種恐慌若不能及時遏阻,讓金融市場不斷崩跌、進而衝擊實體經濟形成惡性循環,屆時美聯儲再神通廣大也將事倍功半。

因此,許多敏銳的觀察家都主張美聯儲若要動作就要快,而且要狠,不排除3月就減息兩碼刺激經濟。高盛便估計美聯儲在3~6月間將減息三次,美銀則估計3月就會減息兩碼。

筆者倒覺得這次的美股崩盤類似1987年10月19日的「黑色星期一」,當時道指一天內崩挫了22.6%,引發全球恐慌。這種短期間迅速崩跌的主因是「市場失靈」——程式交易主導的賣壓源源不絕,更多的下跌引發更大的賣壓,於是摸不著頭緒的投資者也在羊群心理的恐懼下殺出持股。

這一次的疫情蔓延到歐美,導致了投資者的恐慌,讓傳統逢低介入的買盤瞬間縮手,也產生了「市場失靈」的現象,在深不見底的恐懼下,投資者只好先賣先贏。

然而,這種崩跌過程中殺出持股的投資者,並沒有積極轉入避險工具,僅美國十年債創下歷史新低孳息率1.12%。黃金價格本周卻由六年高峰的1,691美元/安士,下殺到1,584美元,一周跌幅3.7%,並未起到股市下跌的避險作用。美元指數周五收報98.1,一周內下跌1.25%,同樣沒有避險進駐。

美股崩跌的過程中,三大避險資產中僅美債受惠,顯示多數投資者僅想避開這段股市瘋狂的下殺,資金只停泊在債市,有伺機回補跌深股市的企圖,這為接下來的美股反彈或報復性上漲預留了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