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媒日前披露,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已經拉響警報,多家基因測序公司檢測出和SARS類似的冠狀病毒,並上報中央。但最後中央下達最高指令,禁止洩露相關資訊。有評論人士表示,這個指令是中共系統性封殺疫情消息的證據。

這場禍及全球的中共肺炎疫情,被指是中共當局隱匿疫情真相引發的災難。大陸《財新網》2月26日刊登文章,題為〈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揭示中共當局下達「最高密令」,封殺疫情資訊,最終導致疫情大爆發的內幕。

文章指出,早在去年12月底之前,武漢多家醫院已把至少9例不明肺炎的樣本,送交不同的基因測序公司檢測,結果都發現一種和SARS類似的冠狀病毒。業內人士立刻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僅將檢測結果報告給醫院,也上報給衛健委和疾控系統。

與此同時,武漢部份醫務人員通過內部渠道得知後,意識到其危害,李文亮等八名醫生立刻小規模地向親友預警,但他們卻遭到警方訓誡,被污衊散佈謠言。

1月1日,湖北省衛健委電話通知基因公司,要求停止進一步檢測,銷毀病毒樣本,並禁止對外發表相關論文和數據。

3日,中共國家衛健委辦公廳也發佈通知,做出相同指令。

時事評論人士橫河表示:「這個通知,實際上就是他不允許在衛健委管轄範圍之外那些機構,去得到樣本。就把這些公司、或者地方上的病原檢測的權力給收回了。這是衛健委這個系統封殺消息的證據。」

他認為,「所有的問題並不出在技術上,而出在官僚行政系統上面。而且不是怠政和無能,而是有意的封殺。」是中共維穩的需要。

5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也從武漢中心醫院送檢的樣本中檢測出了該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當日即向上海衛健委和國家衛健委報告,並建議在公共場所採取防範措施。但相關信息同樣被禁止對外公佈,當局也未採取任何防疫措施。

財新披露的信息表明,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爆發之初,從武漢醫院至中共國家衛健委都知情,但最終當局隱瞞了疫情。財新的報道刊出幾個小時即遭刪除,但不少媒體都已紛紛轉載,網絡上仍可查閱。

另外,大陸《財經》雜誌2月26日採訪了國家衛健委第二批赴武漢專家組成員。報道指出,這些國家專家組成員,也遭到資訊封鎖。湖北各個醫院、湖北衛健委、疾控部門,以及湖北地方政府,都直接參與了對國家專家組隱瞞信息。

該專家組成員表示,武漢當局刻意隱瞞有醫護感染,導致他們做出了「人不傳人」的結論。而且他強調,第二批專家組得出的疫情「可防可控」的結論,認為這個病「現在看肯定是可防可控」,主要的問題是當時政府根本「不防不控」。

其間,儘管湖北方面發佈了兩份「情況通報」,但對已日趨嚴重的社區傳染和醫護人員感染,均避而不談。此後共有2,369人參加湖北和武漢市兩會,一直到1月17日,官方對疫情都秘而不宣。財經的這篇報道也已被刪除。

國家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員孟昕1月23日曾在社交媒體披露,在1月7日他們就分離病毒成功,但根據上級指令,報告被鎖進保險櫃不得洩露。直到1月19日,全所還在開大會傳達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的指令,要以「政治第一、安全第二、科學第三」。直到疫情蔓延到境外,此事才全面「穿崩」。

1月20日,習近平首次宣佈爆發疫情,鍾南山院士則首次指出疫情人傳人。隨後,武漢宣佈封城,但疫情已經失控,擴散全國。

外界注意到,疫情失控後,北京和武漢立即展開一場「甩鍋大戰」,都在為瞞報疫情推責。但曾是中共體制內官員的曹先生對自由亞洲表示,體制內的人一看就知道這個瞞報並不是地方和職能部門的決定,而必須是最高領導的指令。

曹先生說,因為按照處置程式,下面的官員不敢隱瞞不報上級,但在上級沒有作出決定時,他們也不敢披露。但現在的態勢是大家都知道事情鬧大了,誰也不想背這個鍋了,所以每個人都在為自己辯解。

「實際上最上面那個人他是知道的,那是他壓下來的。下面肯定往上報了,你匯報上去以後,要上面說怎麼做你才能怎麼做啊。甚麼叫講政治啊?說白一點就是聽話。這一次這個事一旦發現自己要成為背鍋人的時候,很多人他不願意背鍋的,他多少要說一些東西出來嘛。」曹先生表示。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武漢肺炎(中共肺炎)這個瘟疫之所以爆發,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共的倒行逆施,它對肺炎(中共肺炎)疫情真實信息的嚴厲控制,禁止傳播,它的錯誤應對,造成了除了疫情本身給千萬人生命帶來的威脅,千萬人的死亡之外,它給中國大陸這十幾億人口,帶來了巨大的民生危機。」

資深觀察人士林嘉偉也認為,因為事態嚴重,民憤極大,在疫情結束的時候,當局可能會抓幾個替罪羊。目前,湖北市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都被撤換,未來結局尚不明朗。#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