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蔓延,中共為引導輿論展開大規模宣導活動,但是反而讓陷於恐慌之中的中國民眾更為不滿。

《華爾街日報》2月25日報道,為了引導公眾對政府應對中共肺炎疫情的輿論,中共展開大規模的宣傳運動以及打壓外媒及社交媒體的相關報道。此舉引發反彈,批評中共只顧著製造「抗疫英雄」。

對於中共在中共肺炎肆虐之際,仍投入大量資源製造假新聞引導輿論,讓官媒也不得不承認是「失策之舉」。中共最高人民檢察院主管的新聞機構「正義網」(Justice Web)也罕見對其它官媒缺乏獨立報道的情況「感到遺憾」,稱這類報道只是強調政府「積極應對的公式化故事」。

「在對抗流行病的關鍵時刻,鼓手和軍號手演奏不一致的音符,嚴重損害了媒體的信譽」,正義網上周在微博上發帖說,當記者不喜歡某些信息時,「自動地遮住耳朵過濾信息,只報道『好消息』,而不報道壞消息。」

兩個月以來迅速蔓延的中共肺炎、中共掩蓋信息、公共衛生措施紊亂以及積極引導輿論等,引發公眾對中共政權的極度不滿,中共領導層稱此為其建政以來最具挑戰性的公衛突發事件。

《華日》的報道說,中國人民絕大部份的憤怒都集中在中共政權的審查制度,特別是在中共肺炎奪走了早期預警而受懲罰的醫生李文亮的生命之後,中國網民在社交媒體上要求言論和媒體自由。網民在線上向這名醫生致敬時,經常引用他去世前幾天接受採訪時所說的一句話:「我相信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個聲音。」

香港大學研究中共審查制度的專家傅景華(King-wa Fu,音譯)說,中國共產黨在應對危機的措施一成不變,很大程度上只是採取一慣的技倆,試圖壓制對中共體制缺陷的批評,並使人民相信北京能夠克服地方政府無能所引發的危機。

例如,2008年四川省發生毀滅性的大地震後,中共官媒將倒塌學校造成大量死亡的原因,歸咎於地方政府的腐敗以及沒有嚴格執行建築法規。

傅景華認為,不同於四川大地震的是,這次武肺疫情衝擊整個中國,中共政權現在的處境是步履蹣跚,許多中國人民看到中共的宣傳不符合實際情況。

截至目前,中共死於中共肺炎的人數仍在繼續增加,數億人民仍被隔離或限制行動。許多中國人民不再相信中共官方數據,一名微博用戶寫道:「我真的不敢相信官方數據說(湖北省以外的COVID-19)病例大幅下降,因為如果新增病例數大量增加是政治失敗,而少量增加則是政治成就。」

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月3日下令「必須加強宣傳和輿論工作」後,中共的宣傳工作迅速啟動。此後,許多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不見容於中共的「異議分子」被失蹤或被消音。

在武漢封城之際進入該市記錄前線實況的律師及公民記者陳秋實,本月稍早在告訴家人他將去當地一家醫院後失去聯繫。他的母親隨後在陳的推特帳號上呼籲社交媒體用戶幫忙尋找兒子的下落。

許多中國普通百姓也遭遇社群被封的命運,他們在社媒上說「我們的群被封了」、「我的微信號被封了」,「我朋友的微信號上午被封,下午就被警察登門拜訪訓誡了」。由此推論,中共對輿論的嚴格控制提升到了前所未見的程度。

除了封鎖個人社交媒體帳號外,大公司的公共媒體平台也難逃一劫。上周,騰訊旗下的自媒體平台《大家》被「賜死」。《華日》引述一些中國記者的話報道說,《大家》帳號被關閉,可能是其於1月27日發表評論指責中共的審查制度,以及中國缺乏獨立媒體加劇中共肺炎的傳播。

「當今,每個人都在說信息公開是最好的疫苗」,該評論文章寫道(後來被刪除),「(中共)封住人們的耳朵和眼睛,這也是一種傳染性疾病,沒有人能逃脫。」

為了引導人們支持政府應對這場疫情的輿論,中共官媒「製做了許多故事」,包括前線醫護人員所做的「犧牲」。

但是,有些人認為部份情節「過於誇張」,例如懷孕9個月的護士仍全副武裝工作、流產10天的護士銷假上班、出生才20天的嬰兒會開口問去前線工作的護士媽媽「上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