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流氓本質,在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瘟疫的衝擊下,再次暴露無遺。應對瘟疫的「政治第一,維穩第二,科學第三」方針,使2019年本已全面惡化的政局,更加腐爛。對國內民憤,全面封口、極端控制、暴力打壓;對國際民怨,死不要臉、倒打一耙、自我標榜;這些都表明中共政權流氓化的再升級。本文擇其大端,略述如下。

其一,封殺中共肺炎瘟疫真相,謊言禍世,大謊彌天

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之死是中共扼殺真相、禍害世界的標誌性事件。迄今,中共仍以「舉國體制」編織謊言。2月15日,前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普立茲獎獲得者Laurie Garrett在《Foreign Policy》網站撰文指出,中共不斷變換說法(如下面八個謊言故事),除了讓中國人民付出慘痛生命代價外,也讓世界在盲目的猜測中等待瘟疫降臨。

第一個故事,在2019年12月上旬至2020年1月19日之間流行,稱武漢海鮮市場傳出的病毒,不是SARS或類似SARS。在除夕正式宣佈新病毒後,第二個故事則稱病毒不會人傳人,疫情得到控制。1月20日習近平公開講話後,開始了第三個故事,即借鑑SARS應對手法,封城封路。但是到了2月3日,冠狀病毒看來並不像SARS(SARS的潛伏期只有3天左右,並且只有發熱病人才能感染他人),有證據表明,沒有發燒、只有輕度感染冠狀病毒的人也可以將病毒傳播給其他人,潛伏期可能長達24天;而且,武漢以外的城市開始經歷這種疾病的可怕蔓延,中共又轉向了第四個故事(熟悉的劇本)——警察國家嚴控。

疫情危急,中共又編出了第五個故事:美國政府應該對中國困境負責。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宣佈該瘟疫成為國際關注的緊急公共衛生事件的同一天,美國國務卿警告美國人不要訪問中國。美國限制了航空公司、機場、中國移民、重返美國的旅客。中共開始指責美國對中國疫情過度反應。

2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開會議,提出第六個故事:由於管理不善,疫情已失控。現在,中共將領導一場針對該病毒的「人民戰爭 」,更加嚴厲地隔離檢疫,並控制「謠言」。但是,6天之後的2月9日,官方數字顯示新病例報告的速度有所放緩,這種趨勢一直持續到2月12日數字激增。在這三天的時間裏,又出現了第七個故事:首先,此次疫情已達到頂峰;其次,是中國該恢復生產、恢復經濟的時候了。

雖然在大陸幾乎找不到穩定的地方,沒有人真正知道病人基數,即多少人被感染了,但這並不妨礙中共編出第八個故事:堅持認為疫情正在逐漸消退。

其二,以防疫之名 社會監控極端化 強化暴力打壓

2019中共政局的三大特徵之一,就是社會監控極端化,暴力鎮壓傾向高漲(詳見筆者「【2019盤點】中共社會監控的極端化」一文)。進入庚子年,遭受著中共肺炎瘟疫的強烈打擊,這個特徵就更加鮮明瞭。茲舉3例。

1. 1月26日,中共成立中共中央疫情領導小組。這個9人小組中,有中宣部長、公安部長,就是沒有任何一位防疫專家。外界認為,這個小組根本不是為了防疫用的,而是為了宣傳及防民變用的。此外,2月8日,陳一新以中央政法委秘書長身份擔任中央赴湖北指導組副組長;2月13日,有政法系統背景的應勇和王忠林分別接任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也顯示了中共的暴力鎮壓傾向。

2. 2月4日,許章潤教授《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在網絡熱傳,許旋遭軟禁。2月6號,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人權組織「中國人權捍衛者」表示,從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6天之內,中共當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國公民。

在武漢肺炎施虐之際,從最初的李文亮等八人被「依法處理」到最近「被失蹤」的民間記者陳秋實、方斌、李澤華等,這些公民或是在自己的朋友圈、或是在微信群、或是在網絡上說了一兩句真話,或是播放了一些影片,便受到訓誡、拘留、罰款、強制隔離,甚至逮捕、被失蹤的懲罰。

3. 2月10日起,不斷有武漢網民披露,湖北省已開始區域性斷電、斷網。3月1日起,中共出台最嚴網絡管控新規《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施行。中共的理由是拔除網絡雜草、給網絡空間洗洗澡。但網民抨擊,疫情下中共風聲鶴唳,封口勝於防疫,網絡大屠殺開始了。

4. 受中共肺炎疫情影響,大陸大中小學都推遲開學,開啟網絡授課。然而,在中共特有的審查制度下,網課直播因涉及敏感詞頻頻被封,陷入尷尬局面。

紐約時報報道,總部在北京的博彥科技公司「內容監控服務應用」上,收錄了十多萬個基礎敏感詞和三百多萬個衍生詞,其中政治敏感詞佔了總數的1/3。而且這個資料庫還會不時地更新、擴充內容。而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專門研究訊息封鎖的跨學科實驗室最新的研究表明,中共當局在公開中共肺炎疫情之前數周,一直在網絡上封鎖與病毒相關的關鍵詞,包括「人傳人」等,「武漢不明肺炎」、「武漢衛健委」在疫情爆發初期已是禁詞。在2019年12月底至2020年2月中,大約500個關鍵詞或句子被大陸影片網站「YY」以及微信封鎖。

當前,中共防民之口勝過防疫。有女網警自曝,每天只睡4小時,瘋狂刪帖「查謠」。更有網警累得猝死(山東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李弦)。

其三,「大宣傳」 洗腦赤裸化、強制化,無所不在

1月25日,《美國之音》刊登一則報道,題為:「『不忘初心』,疫情人命關天緣何上不了《人民日報》頭三版?」報道說,武漢等15座城市「封城」,黨報頭版未見「蹤影」,反而上了世界主流媒體的頭版。這顯示中共黨報的「黨性」碾壓「人民性」,或許西方媒體反而「真正與武漢人同命運」。真這是對中共「大宣傳」的辛辣諷刺。

人們看到這麼一個荒唐畫面:《人民日報》自1月5日精心推出系列報道「總書記來過我的家」,迄今一共刊登了6篇,都是頭版頭條。最近兩篇分別是2月29日的「日子過得像蜜一樣甜」,和3月2日的「美好家園樂融融」。而且,中共還「緊急編輯製作」《大國戰「疫》一書,「集中反映習近平總書記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外界評論這是愚蠢的、典型的「低級紅高級黑」。

在瘟疫中心湖北武漢,據《大紀元》獨家報道,湖北官場一批官員被習近平當局以處置疫情不力為由下台後,湖北省宣傳部為新上任的省委書記應勇,準備了一份工作匯報,從中揭示:成立11個工作組應對戰時宣傳工作;組織1600人來監控、刪帖、找人,截止2月14日,湖北省宣傳部報請中央網信辦刪除所謂的「謠言和有害信息5.4萬餘條」;另一方面,他們還組織網絡大V撰寫「網評文章近400篇」,並組織五毛入群,及時「跟評40萬餘條」,「以主動發聲對沖負面輿論」;武漢瘟疫爆發後,共有33家境外媒體60名記者到武漢採訪,在他們的「勸導」下,已有47名記者離開武漢。

此外,據2月4日晚央視《新聞聯播》頭條播發報道,中宣部已調集300多名記者深入湖北和武漢進行採訪報道。2月23日,武漢一位大學教授發文表示,官媒發表的疫情報道基本是在「侮辱人的智商」,沒有一篇能讀得下去。文中還提到,武漢市民蕭賢友臨終時寫下了「我的遺體捐國家,我老婆呢」這句話,但陸媒在報道時卻只提前7個字,後面4個字直接刪去不提。

總括中共當前的「大宣傳」,如旅美學者何清漣3月2日發推文所稱,中共疫情輿論控制分成四部曲:喪事當作喜事辦、病毒來自美國的陰謀論(理論基礎是鍾那句病毒不是中國的)、我們又贏了(此時正在進行),第四部曲是「中國拯救了世界」,還未上演,很快就會出現。文革時期的文膽、筆桿子們,比如樑效、姚文元等,無恥程度略遜於今天這一批。

其四,軍機繞台,網軍擾台

2月9日至10日,中共軍方24小時內連續派出轟6及殲11等軍機執行「遠海長航訓練」繞台灣島嶼飛行,並於10日短暫逾越海峽中線。

2月10日,中共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稱這是北京釋放給台灣當局的警示。這實際是對如下兩件事的恐懼:年初蔡英文高票連任,宣示「我們叫做『中華民國台灣(the Republic of China, Taiwan)』」;當選副總統賴清德2月2日至10日訪問美國華府。

外界還有多種解讀。或認為,這可以為中共的維穩統治紓解壓力,轉移內部施政矛盾;或認為,這是對外宣示共軍內部並無嚴重疫情傳播;或認為,共軍刻意選在這個時候繞飛,表示即使是在大陸疫情如此嚴重的情況下,也有這個決心和能力武統台灣,以彰顯所謂的「核心利益」。而BBC刊文,認為這是對習當局內對外政治「示警」。

蔡英文則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最重要的還是要趕快把疫情控制住,讓整個區域和全球疫情的狀態,可以緩解下來,「在這個時候做這些軍事動作,沒有意義也沒有必要」。

如果說軍機繞台是明手,那麼網軍擾台就是暗手了。台灣的刑事局3月6日在記者會上指出,有網民以YouTube、推特(Twitter)等帳號在各新聞媒體網頁、臉書(Facebook)社群,散佈疫情假訊息,且內容參雜中國用語,皆是境外人頭帳號居多。

專研中共對台資訊戰的台北大學犯罪研究所助理教授沈伯洋分析,中共網軍正在等待台灣疫情升溫。作為中共「大外宣」戰略的一部份,現在的假消息攻勢只是「鋪梗」的試水溫階段,總攻擊還沒開始。有論者認為,中共目的是轉移大陸內部的民怨,與消除全球對中共隱匿疫情的不好印象,不讓台灣置身事外,「中共不把有限資源用在防疫,卻用在抹黑跟甩鍋,這是很可笑的現象。」

其五,瘟疫人禍害全球,中共竟要世界感謝

中共掩蓋疫情,打壓披露疫情的「吹哨人」導致疫情失控,並蔓延至全球。但是,中共非但沒有向世界道歉,黨媒卻叫囂「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並極力將病毒來源「推向國外」。

先是2月27日,中共專家鍾南山聲稱,「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地在中國」,由此引領官媒全面轉向,開始否定病毒來自中國。

3月3日,習近平在清華大學醫學研究院舉行的座談會上要求,利用人工智能(AI)和大數據技術「查明病毒的來龍去脈」。南韓《朝鮮日報》報道指,這段講話預計將引發「病毒發源地的爭議」。

隨即,3月4日,新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對「中國病毒」、「武漢病毒」(中共病毒)的稱呼表示「強烈反對」,聲稱這是個別媒體「企圖讓中國背上製造疫情災害的黑鍋」。

同日,新華社轉發評論文章,標題就是「理直氣壯,世界應該感謝中國」。

對此,《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撰文指,「禍頭子居然變成了救世主,天下還有比這更無恥的嗎?新華社發表這篇文章絕不是它標榜的『理直氣壯』,而是理虧心虛。它知道,自己已經是千夫所指。它知道,它無法正面替自己辯護。所以,它就要攪渾水,轉移視線,以攻為守,倒打一耙。」

結語

中共政權流氓化當然並不限於以上五個方面。此外,例如,大疫當前,中共一方面推遲召開全國「兩會」,另一方面,卻又要求復工復產,視老百姓命如草芥;例如,一方面指使、縱容城管、居委會人員暴力打壓,封路封小區,另一方面,默許武漢城管攔搶救災物資,武漢小區居委會搞配送一天賺十萬元(壟斷了食物派發,而且他們禁止居民自己團購蔬菜、食物);等等。

如上所述,中共政權正在流氓化的道路上狂奔著,這也預示著它的末日就要到了,因為喪智和瘋狂是死亡前的兩大徵兆。

1月27日,丹麥報紙《Jyllands-Posten》刊登漫畫,將中共五星血旗上的五星,變成五顆冠狀病毒。這幅漫畫形象地表明:中共是輻射全世界、禍害全人類的最大的病毒。

人類清除中共這個病毒的時刻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