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談一談武漢疫情被吞噬真實情況的原因,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三個謎團;另外,還有上海援助武漢的醫生親口講述的事實。

中共要求加強 「正能量」宣傳

2月18日,中共政法委通知要求,各地要「加大宣傳典型」,「激發社會正能量」,多推出「有溫度、有淚點」的「暖新聞」。

市場化媒體記者奧莉告訴自由亞洲,其實習近平在2月3日「加強輿論引導工作」的講話後,第一線記錄和追查疫情真相的記者就被「噤言」了。「完全不允許發在湖北、武漢的新聞,不允許做他們所謂的負面報道」,「這個事情非常過份」。

奧莉說,雖然也在醫院、小區和街頭巷尾記錄著所見所聞,但卻不能發。自由亞洲表示,中共要求多推「暖新聞」,意味著「真實反映民情的報道將會被和諧」。

化名桑德爾的00後住在北京,他打開微博,首先看到了《北京日報》的一段短影片。激昂的音樂裏除了引述習近平的講話,還借用兩個北京市民的口,說抗擊疫情當中,看到了「中國共產黨的力量」。

不過桑德爾表示,這種暖影片讓人「煩躁」。自己只想知道甚麼時候可以去換牙套?準備出國留學考試會延後到甚麼時候?最重要的是,眼下這場大瘟疫被一再隱瞞實情,給人民的生命財產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巨大損失,還有李文亮醫生的過世等等,這些問題究竟誰來負責?真相是甚麼?

陸媒曝「前十天出院全是死的,沒有活的」

上海電視台前天的電視新聞無意間透露了一個事實。它的新聞標題是「愈戰愈勇 打好最艱難的『保衛戰』」。整體新聞的感覺,就是配合黨的要求,宣傳「正能量」。裏面有一段對上海復旦大學附屬醫院感染科教授陳澍的採訪。陳澍說:「為甚麼說這兩天,我感覺是『史太林格勒保衛戰』開始了,前後大概十天,工作開始十天。十天裏面前八天,出院全是死的走的,沒有一個活的。從昨天開始,我們一個個開始好起來了,輕病人開始出院了。這天裏頭,還沒有病人死亡。所以『史太林格勒保衛戰』一定能守住,一定能反攻。」

陳澍這段話的目的,可能是向黨表決心和表明功績。他說的「昨天」就是19日,說「輕病人開始出院了」,「這天沒有病人死亡」,言外之意就是抗疫有了成效。

是不是真有成效呢?我們之前節目中提到一線醫務人員爆料說,醫院強制要求那些住院10天左右的病人出院,不管好沒好,要給後面的病人騰床位。很多只是病情減輕,並沒有康復,甚至有的前一刻在吸氧、走路費勁,下一刻就被要求出院了。

另外陳澍還透露,這個新冠病毒的致死率非常高。他去了武漢10天,前8天所有出院的「全是死的」。就是說他所支援的那家醫院,沒有康復出院的,所謂出院的都是去世的患者。但是後來「開始好起來了」。

是真的好起來了嗎?這就是我們要說的第一個謎團。

謎團一:數據講政治? 「黨性很強」

湖北和武漢書記換人 病例暴增 

2月13日應勇到湖北接替蔣超良成為省委書記,結果12日的新增病例突然增長了9倍,有14,840例。

官方解釋說,針對湖北的疫情特點,國家衛健委和中醫藥管理局印發了第五版試行的新冠肺炎《診療方案》。除了「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這兩類之外,又增設了「臨床診斷」,所以數字大大提高。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這個「臨床診斷」只有湖北使用,其它的省市並沒有使用。

為甚麼湖北和其它省市使用不一樣的統計標準呢?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新上任的應勇不背前任的鍋,需要在蔣超良被撤職前,把沒確診的馬上確診,把這些都歸到蔣超良的頭上。

新官上任 「確診數字」驟減

到了2月19日,「確診數字」驟減了,這就是當局要的效果:在新任領導帶領下,抗疫成效顯著。湖北的新增病例也從4位數變成了3位數。

為了使「確診數字」減少,當局又取消了「臨床診斷」,統一為「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折騰了一圈,診斷標準又回到了原點,使用了蔣超良時期的標準。 

習近平稱拐點未到 通報數字大漲

不過,中共的數據也會繼續變。19日習近平主持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了疫情防控匯報。21日又主持召開了政治局會議,他表示,全國疫情發展的拐點還沒有到來,要繼續抓好疫情防控等等。

隨著北京當局的定調,中共衛健委20日通報的數字又出現了大漲。網友譏諷稱,中共的數據是「講政治」的,「黨性很強」。

謎團二: 當局誤導疫源地?

兩個多月的大瘟疫,到現在還沒有關於病毒源自何處的定論。而當局最早給出的說法——病毒始於華南海鮮市場,很可能是在誤導人們。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和其他醫生,以及多家研究機構成員共同撰寫論文,對疫源地是華南海鮮市場的論斷提出了質疑。論文發表在《刺針》上, 1 月27日《科學》雜誌進行了在線公佈。 

零號病人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關係

論文中提出了幾點重要信息。

首先,第一宗病人的發病時間是12月1日,比公認的12月8日整整早了一周。不過第一宗病人是不是「零號病人」?沒有人確定。其次,這個病人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關係,也沒有發現他與以後的病人之間有甚麼流行病關聯。

第三,12月10日又確診了3宗病例,其中2人也沒有與華南海鮮市場的接觸史。

第四,華南海鮮市場並沒有賣蝙蝠。1月29日,專家們在《刺針》又發表了另一篇論文。其中提到金銀潭醫院的99例確診病例中,有50例都與華南海鮮市場沒有接觸。化名李夏的一名武漢醫生對《中國青年報》表示,他所在的醫院,1月4日一下來了102名發熱患者。15日,又來了261名急診的發熱病人。但這些病人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

華南海鮮城不是病毒源頭

很明顯,這意味著在12月15日開始集中出現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病例之前,病毒就已經在武漢的某些地方和某些人之間悄無聲息地傳播。魯西坦率地指出:「中國肯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並非源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刺針》論文的通訊作者之一、北京首都醫科大學教授曹彬回覆美國科學新聞網站時也表示:「目前比較明確的是,(華南)海鮮市場應該不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唯一發源地。」

而就在21日,大陸財新網、《中國科學報》等報道,中國科學院、華南農大等科研機構的研究人員在聯合論文中表示,華南海鮮市場的新冠病毒是從其它地方傳入的,在市場快速傳播。根據基因組重組時間推算,病毒可能在去年12月初、甚至11月下旬已經開始有人際傳播了。

通過以上事實和科研人員的研究論證,基本可以斷定,華南海鮮城不是病毒源頭。

那麼為甚麼最早把華南海鮮市場當做「必要排查條件」呢?零號病人是誰?另外,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認為武漢疾控中心可能是病毒源頭,以及廣泛質疑的病毒研究所是不是有道理?

謎團三: 疫情拐點由甚麼決定?

21日,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表示,「全國疫情發展拐點尚未到來」。要求打好湖北保衛戰,打好武漢保衛戰,並全力做好北京的疫情防控。而在習的這個講話之前,多位中共專家紛紛表示,疫情的拐點將到。先是1月29日,中共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表示,2月8日有出現拐點的可能。1月30日,中共工程院院士聞玉梅斷言,最多還有20天到一個月,人們就會看到一個拐點。2月11日,工程院院士、流行病學專家鍾南山表示,目前雖然沒有預測疫情拐點,但是「峰值應該在二月中下旬出現」。2月17日,雷神山醫院院長、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院長王行環就表示,未來兩、三天,出院患者增加,床位將增多,「真正的疫情拐點已經來到」。

中共專家們的疫情拐點預判一個一個的得不到驗證,於是習近平改口了:「全國疫情發展拐點尚未到來」。那麼專家們為甚麼一再出現拐點「誤判」呢?是真的「誤判」,還是另有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