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在武漢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造成數萬人感染,逾上千人死亡。目前病毒已經傳遍世界很多國家,還沒有得到有效的控制。

期間在網上有一個段子:「病毒起源於德國,中間宿主是蘇聯,後來傳入北大圖書館洩露。」中國人看了都會會心一笑,因為這個段子調侃的是共產主義這個「病毒」傳到中國的歷史過程。

從網上看到了一些關於冠狀病毒的科普,了解到病毒傳染的病理學原理:原來在蝙蝠身體內有很多冠狀病毒,但是都不能傳染人類。病毒能不能傳染人類,取決於病毒的自身的蛋白結構。冠狀病毒由兩部份組成,中間是一個圓形,裏面有遺傳物質DNA或者RNA,外面是一層外殼。外殼上面有凸起的部份,由S蛋白組成,它負責與宿主的細胞壁上面的受體結合,然後進入宿主細胞裏面,欺騙了宿主細胞,進行病毒的DNA或者RNA複製,在細胞體內形成很多的病毒,將宿主細胞殺死後,繼續進入其它細胞進行複製繁殖,最終導致宿主的死亡。這次武漢病毒,本來也是不能傳染人類的,但是病毒的S蛋白經過變異或者人工編碼進行改變,會很容易和人類細胞壁上面的ACE2進行結合,因此能夠進入人類的細胞,成為感染人類的具有殺傷力的新型病毒。

回顧中國共產黨近100年的歷史,它的發展壯大和武漢冠狀病毒真的是非常的相似:中國共產黨成立,第一次會議召開的時候,只有區區13名代表;而那個時候的中國國民黨得到廣大民眾的支持,到第一次國共合作的時候,國民黨已經有20萬黨員,而共產黨才有四百多名黨員,國民黨的人數是共產黨的500倍。

為了發展,共產黨進行了第一次的變異,號稱支持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憑著這個偽裝的「S蛋白」而進入國民黨內部,在國民黨中央、各部部長和地方政權中佔據重要位置。在第二次共產黨的代表大會上,更是要求全體共產黨員以私人名義集體加入國民黨。但是共產黨的遺傳基因卻包裹在謊言內部,共產黨利用民眾對孫中山三民主義的支持,在國民黨內部進行擴大。在共產黨的內部文件中,要求其要繼續擴大,並且要「改組」國民黨,把優秀的國民黨人拉入共產黨內部。

共產黨經過6年的「潛伏期」,到了1927年,已經發展成6萬黨員和5萬共青團員,僅次於國民黨的第二大黨。並且開始了第一次的爆發,開展武裝暴動和起義,感染了不少地區,成了數個「革命根據地」。

中國國民黨在蔣中正的領導下,調動軍隊對共產黨進行了鎮壓,到了1935年共產黨失去中央蘇區,到達延安的時候,只剩下3萬的兵力。為了生存,共產黨又進行了第二次變異,打出了「抗日」的招牌,提出了「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口號,迷惑了張學良、楊虎城,發起了西安事變,逼迫蔣介石同意第二次的國共合作。於是共產黨這個病毒再次進入國民黨的體內,利用國家的資源和民眾的支持,利用日本侵略中國的機會,發展自己的勢力。

等到1945年日本投降後,共產黨在十年的「潛伏期」內發展到100萬的軍隊和200萬的民兵。第二次的發作是致命性的:在蘇聯的支持下,共產黨從東北開始,一步步侵吞國土,而國民黨卻一敗塗地,終於在大陸失去政權,撤退到台灣。共產黨卻最終奪取大陸的政權,建立了一黨獨裁的共產國家。

時間過去了一百年。共產黨在所謂的改革開放而獲得經濟發展的基礎上,又一次進行變異,而這一次已經從中國傳染到世界各地,感染的對象是西方的民主憲政和普世價值。它取代了中華民國進入聯合國和下屬機構,在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學院和華人媒體,利用文化交流、經濟合作等「S蛋白」繼續欺騙世人,背地裏卻盜竊知識產權、扭曲人權、民主的理念、干擾西方的選舉、收買親共勢力。

但是這一次共產黨的欺騙將不會得逞:世界各國也已經從這次武漢病毒的爆發中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性。孔子學院被一個個關閉,親共人士被一個個抓捕。那些被洗腦的小粉紅在世界各地也成為過街老鼠。一百五十多年共產主義理論在東歐、蘇聯等國家實踐,造成數億人的非正常死亡,也使西方民主國家從歷史教訓中得到了免疫力。無論共產黨如何變異,它都無法在三權分立、新聞自由的國度生存。因為民主、憲政、人權等等,就是殺死共產病毒的強大的抗體。

而共產黨病毒肆虐的中國大地,也一定會有陽光普照的明天:只要大多數民眾從共產黨的欺騙、愚弄中醒悟過來,一定會選擇唾棄共產主義,歡迎普世價值。共產黨將會像「天花」病毒一樣,最終被人類消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