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政治運動是中共的傳統。在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後,中共為欺騙國際社會、為保政權穩定,又開啟了一場「政治正確」的政治運動。

這場新的政治運動是從1月23日武漢封城開始。

據習近平發表在《求是》的文章說,1月22日,鑒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我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1月23日凌晨,武漢在沒有任何預告的情況下被全面封城。由於封城來得實太突然,許多家庭連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都買不到。從這天開始,全武漢人被軟禁在家中。由於政府要求病毒感染者居家隔離,導致疫情全面擴散。中共害怕武漢人鬧事,又派出大量軍警進入武漢戒嚴。

封城禁足還不夠,還必須要控制疫區的輿情主動權。據長江網報道,2月3日,習近平又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對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重點工作作出部署,對做好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工作提出了明確要求,要宣傳部門助力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防輿)阻擊戰。於是,中宣部連夜調集300多名記者深入湖北和武漢進行採訪。從此,湖北省的一切工作都圍繞對外宣傳的需要而展開。

2月10日,習近平在北京調研中共病毒疫情防控工作時說:「要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

就在習近平發表講話的第三天(2月12日上午),中央指導組副組長、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就開始坐鎮武漢,他在會上對湖北的幹部說:想要疫情出「拐點」,先要信心出「拐點」。要提振士氣、凝聚民心,實行「三量管控」:控增量、減存量、防變量,堅決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因此,「三量管控」 就成了湖北抗疫工作的指導方針。那麼,武漢又到底是怎樣控增量、減存量、防變量的呢?

無數生命被政治正確所葬送

2月19日,武漢某醫院的一位醫生在冒著被李文亮的風險發出的一封信,這封信揭示了中共運動式防疫的真相。

原標題是《我在抗疫一線,我們在政治正確的前提下治病救人》。

武漢市的中共病毒人數繼續攀升,救治任務依然嚴峻。管控措施由最初的封城、封路到現在的封小區,越來越嚴格。

奮鬥在臨床一線的醫護人員也面臨著新的形勢變化。政治正確高於一切,高於患者的健康,高於大眾的利益。

首先,為了加病床周轉,確診的中共病毒患者住院10餘天,沒有生命危險,達到文件規定的出院標準,就要開出院。標準如下:1. 症狀好轉。2. 胸部CT較前吸收。3. 核酸檢查兩次陰性。一些住院治療的患者前一刻還在吸氧,走路都費勁,下一刻就要出院了,因為達到了文件規定的出院標準。而我們的核酸檢查陽性率不足百分之三十,這些出院的患者並無社區對接,自行回家隔離。將教條主義發揮的淋漓盡致。

其次,中藥參與救治,每一位患者都要中藥治療,不論輕重緩急,不管望聞問切,按照症狀選擇擬訂好的草藥處方。誰有反抗,就是違抗抗疫大政方針和最高指示精神。有的在院期間肝功能異常,有的出院時肝功能高於正常值5倍。

第三,為了出院率撒謊。有的患者複查的胸部CT影像無明顯改善,但是在出院結論裏也要寫明顯好轉。毫無底線可言。

第四,新收的患者有的僅僅是核酸檢測結果陽性,沒有任何的症狀與體徵。還有一家三口同時住院,也僅僅核酸檢查陽性。有一個患者胸部CT檢查三次,前兩次正常,最後一次終於出現了病灶,很明顯,真的被傳染了。現在出院患者的症狀都比新收病人的病情還要重。

當初為了中共病毒患者的利益犧牲了普通患者的利益;現在為了完成中共病毒患者去庫存的目標,犧牲在院中共病毒患者的健康。

我們已經走在運動式的救治之路上,我們在大躍進的方向上邁進。

從這位醫生的信中可以看出,武漢防疫求治的工作重點就是為了作秀造假,欺騙國際社會。目的是要趕在3月底讓世衛組織解除對全球發出的疫情警告。

湖北「戰時管制」 既「防疫」更「防輿」

從1月23日武漢封城開始,中共官媒就宣稱,各地把政治維穩當成防疫工作的頭等大事。

為了加強疫情和輿情的雙重管制。2月13日,中共又派出一批有政法工作背景的幹部前往湖北省和武漢市擔任省市主要領導。如:原上海市長應勇出任湖北省委書記,現任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出任防疫指導小組副組長,原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任湖北省委常委和武漢市委書記。當天,北京市疾控中心又發佈戰時狀態令,強調目前是「關鍵時刻」、「大仗即將來臨」。隨後,湖北省多地相繼宣佈實施「戰時管制」。

戰時管制內容包括區內所有樓棟一律實施全封閉管理,非許可人員不得出入;街道、出入口一律實行全值守管理,值守時間為每天上午7點至下午10點;居民基本生活必需物資、藥品實行全代購服務,每戶居民每3天至少提供1次代購服務;所有強行衝闖隔離、警戒、封控設施的居民,按照戰時管理相關規定,一律拘留。

為防止疫情真相外傳,湖北省還局部實施了斷網行動。對一些將武漢疫情發到社交媒體的網友還實施強制隔離。如: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武漢市方斌就是其中的例子。

由於中共實施「戰時管制」,湖北各地的真實疫情就很難被外界所掌握,這樣就更有利中共向國際社會隱瞞真實疫情。

中共不顧疫情強制企業復工

更可怕的是,中共為了保經濟增長,就在疫情正處於高發期2月初,國務院就發出通知要求全國的企業在2月10日全面復工,甚至連疫區武漢都收到了復工通知。當各地方政府和企業拒不執行時,中央又要求各地出台各種鼓勵企業復工政策,如:包機免費接員工回來復工、免車輛過橋過路費等。然而,就在開工的當天,上海、浙江、江蘇、重慶、廣東等地就接連發生員工交叉感染後被大面積隔離事件。受損失的無疑是企業和員工。

中共就是靠群體滅絕起家

中共自執政以來,已開展過多次群體滅絕運動,據維基百科記載:1947年~1952年搞土地改革運動,全國共殺害地主近300萬人;1950年~1953年搞鎮壓反革命運動,全國共殺害未逃離大陸國民黨87.46萬人;1957年~1958年搞反右運動,全國有近300萬知識份子被打成右派,被迫害致死的約100萬人;1958年~1960年搞生產大躍進運動,全國共餓死或被打死3600萬~4100萬人;1966年~1976年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全國共有200~300萬人死亡,700多萬人傷殘,1億多人受到迫害;1970年~1972年搞一打三反運動,全國共有10萬人被殺害;1999年取締法輪功運動,全國至少有6000萬人遭到政治迫害,被死亡人數上百萬;2016年~2020年在新疆搞再教育集中營運動,被關押的人數近200萬人,被死亡人數近萬人;2019年~2020年香港反送中運動,被關押的人數約7000人,自殺及被自殺人數比以往激增;中共病毒瘟疫,截至2月23日中國官方公佈的確診人數達7.7萬,而實際上,這個數據是聽命於中共所發佈的,是「政治數據」,全世界都在質疑其真實性,認為實際遠超這個數字。根據MSN報道,有英國醫學專家建模分析,預測2月底重災區武漢恐會有50萬人「中標」。大紀元暗訪武漢一家殯儀館負責人,獲得的一線真實死亡數據顯示,一個殯儀館每日焚燒染疫死者逾百人,61%死於家中。1973年~2015年在全國實施的計劃生育運動,這也是人類歷史上最慘無人道的群體滅絕運動。

中共又把湖北防疫搞成群體滅絕運動?

輿論普遍認為,中共為了欺騙國際社會,可以不失犧牲全湖北人的生命;中共為了保經濟增長,可以不失犧牲企業員工生命;這話一點都不為過。看來,靠群體滅絕起家的中共,又要把在湖北實施的「運動式防疫」搞成群體滅絕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