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會議習被批「左傾冒進」?疫情嚴峻燃起激烈內鬥。4千億蝗蟲大軍壓境,官媒稱10萬「鴨軍」已嚴陣以待;親中台灣藝人黃安則號召「吃蟲救國」。

2月24日星期一,大家好,歡迎收看紀元頭條。我是雪兒。
 
2 月 21 日,署名阿里妞妞@aliniuniu的推友發出「重磅內幕」稱:
 
「2月19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
常委們就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問題發生激烈爭執,
習的左傾冒進主義受到嚴厲批判。
無法『定於一尊』,
只好由政治局會議來決定。
 
2月21日的政治局會議上,
『四個意識』和『兩個維護』沒人再提了。
這是四年來的首次——」
 
我們先解釋一下甚麼叫做「左傾冒進主義」。
 
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左傾冒進主義指的是脫離現實、急於求成,「在革命和建設中採取盲目、冒險的行動」,歷史上的代表人物就是 1930 年代的中共黨魁王明。
 
當時王明在蘇聯的支持下,要求中共正面與國民政府軍隊對抗,結果使中共武裝力量損失了90%,並於1934年被迫進行長征大逃亡。隨後毛澤東開始掌權,並把王明排擠出了中共權力中心。中共痛定思痛,總結後認定「左傾冒進」會帶來最大的危害。
 
至於這位阿里妞妞的爆料,是否真實準確,外界不得而知。
 
不過,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2 月 15 日刊登了習近平在常委會上的發言,習近平詳細匯報了他從1月7日到開會日對疫情所做的工作。
 
外界解讀為,習近平那番話很像是在自我辯解,好像在回答其他常委的質問,而這次疫情小組的組長是李克強,更讓人懷疑習近平在推卸責任。
 
中共政治局在2月12日的常委會議上,提出各地工廠要復工復產,其中提了7次「生產」和3次「復工」,而2月16日晚央視的新聞聯播中,有一半的時間報道關於復工復產的新聞。
 
外界分析,中國經濟已經斷崖式下跌,有專家預測,這個月底再不復工,中國經濟就會崩潰。經濟如若崩潰,則北京的一切計劃都將成泡影,甚至可能危及政權穩定。
 
疫情關乎百姓生命,而復工關係中共的存亡。
 
江西省是首先響應復工動員令。該省疫情防控指揮部在2月16日再發第14道令,把復工復產改為報備制、返崗員工無需提供健康證明,對除湖北以外其它地區的務工人員在進行必要的健康監測後,一律取消隔離要求。
 
廣東省多個縣市也發出要求在3月1日前全面開工的文件。央視的新聞報道說,貴州省撤走1,976個交通檢疫點,各市、州、縣、鄉村間不再設置卡點,全面恢復省內交通以促進復工復產。
 
積極推動復工的,幾乎都是習家軍的人,如中共江西省委書記劉奇,廣東省委書記李希,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中共貴州省委書記孫志剛等,都是習近平的親信。
 
另一方面,在強行復工之後,北京、重慶、蘇州、珠海、湖南、山西等地,已接連發生聚集性感染導致的集體隔離事件,但很快這些報道又被刪除。中共還把責任推給企業,據聞某地《企業復工承諾》書裏有一條說,如果因為復工發生疫情傳染,由企業承擔一切責任,包括醫藥費、治療費、隔離費等所有相關費用。
 
抵制復工的地區也很多,例如上海。2 月 22 日中國的《經濟日報》稱,上海「全市工商企業復工率超過70%」。比例低於其他省區。
 
不過,22 日同一天,香港《文匯報》卻刊登了「全面復工未有期」的文章,稱以汽車業為例,「整車企業生產基地的4.4%在2月10日前復工,43.7%在10-16日復工,39.3%在17-23日復工」。「最大的困難是產業鏈亂套、運輸基本中斷,原材料運不進、產品發不出。如果運輸不恢復、供應商不復工,公司開工後可能還會面臨再停工。」
 
《文匯報》在中共內部,是原外交港澳系統主管,後台老闆在上海,說法與中央不一致,在意料之內。

由於疫情影響,中共全國人大和政協兩會,首次決定推遲舉行。
 
《明報》2月20日援引消息稱,習近平本不想延期,兩會畢竟是大陸年度「政治生活大事」,因疫情要推遲屬破天荒,載入史冊是不光彩的記錄。但一來疫情確實兇猛,上萬人聚集北京風險極高;二來李克強堅決要求推遲,因應疫情形勢變化,政府工作報告要重寫,很多指標要重新訂定;三來各級官員因抗疫頭崩額裂,實在無力顧及兩會籌備,因此,政治局常委多數贊成兩會延期。
 
文章說,習近平雖然同意兩會延期,但「堅持要維持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
 
《蘋果日報》早前也披露,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引發中共高層權鬥,習近平和李克強在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中發生了激烈爭論。
 
報道稱,習派常委認為應如期舉行,目的是要「穩定」人心,對外表現所謂太平盛世;但李派常委卻認為,中共肺炎是「國難」,將會影響大陸經濟數字,政府工作報告亦需修正,建議延期召開。
 
對於兩會延期,《紐約時報》報道說,「這是一個相當極端的舉動,(中共)他們顯然非常非常擔心。」
 
不過從疫情防護來看,如果中國這些與會者都要在密閉的人民大會堂共處一個多星期,的確相當危險。
 
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則說,一場中共肺炎,將橡皮圖章「兩會」的尷尬暴露無遺。
 
對於疫情在中國大陸幾近失控,雅虎新聞2月21日報道說,美國情報機構消息人士透露,一些中共官員有制定應急逃離計劃的跡象。
 
報道作者是雅虎新聞的國家安全與調查記者珍娜·麥克勞林(Jenna Mclaughlin)。她表示,因中共官員有限制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傳播信息的嫌疑,美國情報機構一直在幫助政府層面收集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中共病毒傳播信息。
 
報道中引述了一名前美國情報官員的話說,目前最重要的是中共領導層的計劃,在核戰爭或自然災害等前所未有的危機中,他們將如何維持基本職能。
 
消息人士稱,美國情報界看到一些跡象——中共官員正在制定此類應急計劃——表明北京內部對疫情的潛在擔憂程度。
 
消息人士還說,這在中國,可能會涉及中共高層領導人離開中國、或尋求海外庇護所的安全舉動,「類似美國的世界末日掩護所」。
 
有要外逃的,但也有想進中國大陸的。
 
2月11日,聯合國糧食農業組織(FAO)發出警告,4,000億隻蝗蟲已抵達中國邊境。
 
中國學者卻對FAO的警告不以為然,稱此蝗災對中國的「威脅不大」。正當網友紛紛猜測學者為何有這一講法時,中共國際電視台(CGTN)聲稱,由10萬隻鴨子組成的軍隊,正準備迎擊這群蝗蟲。
 
國際電視台2月19日在Twitter上分享一段片說:「印巴邊境4,000億蝗蟲正向中國逼近,10萬『鴨軍』緊急集合,嚴陣以待。」其推文寫道,這些「鴨軍」在邊境集結,以應對蝗災,但不知道這個邊境,是甚麼地方。
 
有網民質疑「鴨軍」的功效說,「除非每隻鴨子能吃400萬隻蝗蟲,否則他們需要更多鴨子」;「面對千億級別的蝗蟲群,和它們每個月增長100倍以上的繁殖力,我只能呵呵你們的智商了」,「可防....可治.....跟瘟疫(中共肺炎)一樣...放心吧..」。
 
長期蝸居大陸的台灣「親中藝人」黃安,對此卻有不同意見, 他趁機發文向大陸網友喊話:「只要咱中國人能吃的,都不是個事兒」!他號召大陸人一起吃蟲救災,結果卻慘遭大陸網友打咀巴。
 
黃安列出吃蝗蟲的多種好處,詳細分析蝗蟲的營養價值,還貼心準備了多個食用蝗蟲的食譜:茴香炒飛蝗、蚱蜢散、蚱蜢鉤籐湯、蚱蜢湯、焗螞蚱等等。
 
不過大陸網友似乎不太領情,有網友質疑「有毒」、「螞蚱身體裏寄生鐵線蟲」,有的網友甚至諷刺說:「那些說能吃的,自己通常不會去吃的」。
 
也有網友笑稱:「天上掉下食物了」、「滿滿的蛋白質」、「打開窗戶就可以吃了,讚讚」。也有網友針對中共肺炎現狀嘲笑說:「現在特殊時期,政府不讓吃野味」、「全境封鎖正愁沒食物……蝗蟲就來了」、「中共病毒可防可控,蝗蟲可炸可焗」。
 
還有人說「蝗蟲去送糧食,這就是所謂天祐中國吧」。
 
數以千億計的蝗蟲尚未入境之際,不過,中國國家農業農村部20日發出通知,指今年草地貪夜蛾形勢嚴峻,截至本月10日,見蟲面積超過60萬畝,是去年同期的90倍,雲南53個縣見蟲,預計威脅粟米種植區域50%以上,全年影響1億畝農地,防控任務艱巨。2019年,草地貪夜蛾首次入侵大陸25個省,損失不小。
 
今年中央財政已撥款14億人民幣防治農業害蟲,其中4.9億元用於雲南、廣西等21個省區市的防控。
 
將中共肺炎疫情、蝗蟲大舉入侵、草地貪夜蛾危害,以及貿易戰的影響加在一起,不少人開始擔心,大陸今年很可能會發生糧食短缺問題。
 
今天的紀元頭條就到這裏了。

如果喜歡我們的內容,請分享點讚,有甚麼看法或建議,也可以留言給我們。
 
我是雪兒,我們明天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