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Hedge網站報道,我們在新聞中讀了很多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信息,但常常忽略了以下七個重要的要點。

第一,中共病毒具有極強的傳染性。

中共病毒很容易在人與人之間傳播,而且不用很長時間的接觸。例如,的士司機可能從乘客身上染上病毒;甚至病毒可以在感染者出現症狀之前就傳播;即使症狀消失,也有可能檢測為陽性;還有人從未有症狀、就感染上。

第二,中共病毒可能在物體表面,例如紙張、塑料或金屬上保持存活多天。

目前沒有看到對中共病毒的存活測試,但類似的病毒研究表明,可能會保持長達八天的傳染性。一些只在動物身上傳播的病毒可以存活超過28天。

據悉,中共官方正準備銷毀武漢等重疫區流通的紙幣;而飛機、火車和公共汽車也在用消毒劑徹底擦拭乾淨。

第三,隔離時間越長、區內感染疾病的人就越多。

避免中共病毒的唯一可行方法似乎是隔離。但人們在隔離期間,需要食物和醫療用品,也需要保持電力和垃圾收集等基本服務運轉。這些食品以及服務供應商進出隔離區域,也可能會傳播中共病毒。同樣,被隔離的時間越長,該區感染中共病毒的人口比率就可能越大。

第四,中國國內死亡和確診病例的真實數據似乎比中共當局的通告要糟糕得多。

基於武漢地區這段時間殯葬場的工作時間是正常期間的四到五倍,外界推測死亡人數遠遠大於中共官方報告,確診病例數也高得多。

由於擔心民眾恐慌,中共當局不敢告訴老百姓情況有多糟,它們想偽造一個控制和處理疫情的良好形象。對比西方新聞媒體和中共媒體的新聞報道,明顯中共媒體在營造比實際情況更有利的局面。

第五,目前識別個人有無攜帶中共病毒的能力很弱。

雖然有針對中共病毒的測試盒,但每一盒的測試費用高達數百美元。而且除了成本高,測試結果也不是很可靠,有時測試會呈現假陰性。病毒可能存在於被測對象的身體內部某處,沒有出現在咽喉和鼻子拭子接觸的區域。

第六,隔離的經濟殺傷力巨大。

中共當局一直在利用地理隔離來遏制病毒蔓延,但隔離的一大副作用是,一旦造成經濟衰退,後續將很難恢復到隔離前的狀態。

尤其是中小企業受到的不利影響會最大。彭博社報道說,如果隔離持續了三個月,這些中國國內的企業很有可能因耗盡儲蓄而破產。

第七,復工也不會很輕鬆。

想像一個有孩子的職場女性,她回去上班需要些甚麼?

1)公共交通營運,她才能去上班;
2)學校開放,她在工作時才不必擔心孩子;
3)有口罩,她和她的孩子才能出門;
4)商店供應的食品等必需品充足,她才不會餓得無法去上班。

缺少上述任何一件,她都不可能回去工作。

最後,因為中國是世界工廠、很多外國公司供應鏈所在地,所以這次的疫情拖得越久,同樣對世界經濟的衝擊也會越大。中國的中共病毒疫情再次證明外資「把所有雞蛋都放進一個籃子」是不明智的,或許啟動外企重塑供應鏈、分散風險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