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公共衛生專家及中國前線醫護人員和患者均指控中共當局低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病例、檢測用品不足,以及醫療設施不夠。

周四(2月13日),湖北省當局通報的新病例增加近十倍,死亡人數也比往日多出兩倍。《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說,湖北省病例數突然暴增的原因是改變確診的定義,除了實驗室結果呈現陽性反應的患者,亦計入「臨床診斷」具有症狀的患者。此外,據報道,另一個原因是中共衛健委連續8天有意壓低新病例數。

英國專家:中共通報病例數僅為總數的10%

掌握中共病毒疫情正確資訊是結束疫情及人們恢復正常生活至關重要的事,衛生專家質疑中共官方數據的及時性和準確性。

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傳染病科學家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2月5日在接受訪問時說,根據他的模型分析,中共當局每天大概僅通報感染中共病毒總人數的10%。

他認為,中國境內每天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大約5萬人,更糟糕的是,他估計這個傳染病的傳播速度每隔五天就會翻一番。

中共官員預測中共病毒疫情將於今年4月結束,澳洲首席醫療官布倫丹·墨菲(Brendan Murphy)告訴澳洲廣播公司(ABC),他認為這個時間點「為時過早」,他預期病例數還會繼續攀升。

武漢病人:我實在太累了

受災最嚴重的地區(例如武漢)的多名患者告訴《金融時報》,由於缺少檢測試劑盒,他們正在等待官方診斷。

武漢市一名45歲婦女羅珺(Luo Jun,音譯)說,上周六(2月8日)她出現嚴重的中共病毒症狀,由於禁止私家車上路,她被迫艱難地步行5公里到一家醫院。

她說,她在那家醫院接受胸部掃瞄,確認了她的症狀,但是醫護人員告訴她,她將必須在隔天早上9點回到醫院再次排隊,以便接受核酸測試。

「我實在太累了,筋疲力盡」,羅女士說。因此,隔天,她沒有回到那家醫院,而是待在家裏。地方當局向她保證,她已在等待檢查的名單上。

中國醫護人員抱怨官僚體制及檢測套件不準確

另一方面,中國醫護人員抱怨官僚體制下導致檢測程序繁瑣且緩慢。

一名希望匿名的第一線護士告訴《金融時報》,整個檢測過程至少要兩天的時間。一位醫生解釋說,他們首先必須將樣品送到市級疾病控制中心,然後再送至省級疾病控制中心進行第二次檢測。

中國一名希望匿名的中共病毒研究人員說:「測試套件並不是十分準確,因此我們需要進行多次測試。」

中國醫學專家童朝暉(Tong Chaohui,音譯)對當地媒體表示,中共病毒檢測的陽性反應僅20%到30%是正確的,更好的醫院可以達到50%的檢出率,但是落後地區的醫院,檢出率有時低到只有10%。

中共衛健委(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簡稱NHC)要求醫生,在排除感染之前,必須在一天之內進行兩次檢查。

自1月29日以來,NHC要求醫生將患者分為「測試陽性病例」(無症狀或輕微症狀)、「可疑病例」及「確診病例」。隨後在修正版的指南中,NHC允許醫生將輕症狀病例分類為「確診」或「可疑」,但無症狀病例仍維持不變。

專家:中共方法有漏洞 不利控制疫情

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醫學院的巴拉特·潘卡尼亞(Bharat Pankhania)說,衛生系統不發達的國家可能會「嚴重低估了被感染的人數」。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臨床講師納塔莉·麥克德莫特(Nathalie MacDermott)說:「追蹤流行病若不包括無症狀或症狀輕微的病例,將會出現漏洞。」

「不僅歪曲了監測該流行病的數據,同時在了解感染傳播方面也會忽略了重要的人群。」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