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疫情險峻,威脅全球。為接收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中共10天內在武漢臨時建造的「火神山醫院」,2月3日正式啟用接收病人。

這間醫院總建築面積約3.4萬平方米,預計可以提供1,000張床位,內設普通病區、重症病區、重症監護病區,以及多個科室共419間病房。

中共當局強調,這間醫院主要救治確診患者,不設門診,呼籲民眾不要自行前往火神山醫院。

另一家亦在武漢趕建中的「雷神山」醫院,可提供約1,300張病床,預計將在今日(2月5日)投入服務。

火神山醫院總建築面積約3.4萬平方米。圖為鳥瞰醫院。(Stringer/Getty Images)
火神山醫院總建築面積約3.4萬平方米。圖為鳥瞰醫院。(Stringer/Getty Images)

令人質疑的「中國速度」

這座參照2003年沙士(SARS)期間北京「小湯山」模式建造的臨時醫院,從1月25日動工到投入使用,僅用了10天時間,速度之快,令人難以想像。

其中,共動用了全國4,000多車輛、約7,000名參與者,24小時不間斷施工。喉舌媒體稱之「展現了中國速度與中國力量」。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指出,「中國速度」的背後,是舉世罕見的草菅人命,是官僚體制以人命為代價的重蹈覆轍。一個多月來,數以萬計受感染市民不能得到確診和有效及時的醫治,大批患者被醫院拒絕接收、在家自生自滅。許多人被匆匆火化,他們的生命成為被政府抹去的數字。

他又評價,「中國力量」的背後,是難以置信的悲哀:華中名城幾天變作死城,世界口罩產量第一的國度鬧起了口罩荒;上百家醫院向社會求援;官員與醫院及平民百姓搶奪物資;國務院公然宣佈,一次性醫用護眼鏡經嚴格消毒後可重複使用。於是,醫護人員穿上紙尿片、在病毒前「裸奔」,普通市民用電鍋煮口罩,武漢人和湖北人體驗到了在自己的祖國無家可歸。

中共軍醫系統背景

據悉,火神山醫院將由解放軍總醫院衛勤部部長張思兵出任院長,公開資料顯示,他曾參與2003年沙士抗疫及參與援建小湯山醫院。

2日,火神山醫院交付中國解放軍,中國解放軍將從全軍各醫療單位調派1,400名醫護人員進駐火神山醫院。當日,空軍出動八架大型運輸機,空運醫療隊隊員和醫療物資飛赴武漢。繼四川汶川、青海玉樹地震救災後,這是空軍參與非戰爭軍事行動出動大型運輸機數量最多的一次。

據新華社報道,不少這些軍醫人員曾參與2003年沙士抗疫,以及支援非洲伊波拉疫情。

集中隔離接收四類人

2日,武漢市防控指揮部下令,火神山醫院集中接收隔離全市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發燒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共四類人。同時,還須對新增者實施「日清日結」。

這四類人的集中接收和隔離場所必須分開,以防止交叉感染。其中,執行隔離難度較大的,是「發燒患者」及「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

內部畫面爆光 如集中營

病房內將放置兩張病床,裏面有洗手間,還有個雙層小窗口。(Getty Images)
病房內將放置兩張病床,裏面有洗手間,還有個雙層小窗口。(Getty Images)

現在有該醫院內部的照片與視頻外流。有網民評論說,其內部如同集中營,再加上有軍隊把守,一旦被隔離在那裏,就生死未卜了。

從網上流傳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該醫院內有一間一間的病房,病房內有兩張病床,而窗戶裝上鐵欄杆,疑似被銲死,還有個雙層小窗口是送飯用的。

另有內部民工拍攝的視頻流出。該民工展示了病房的內部構造,並解釋如何經由小窗口取飯。該民工大意是說,在家裏隔離不好的就送到這裏隔離,治不好就送火葬場。餐飲物品等從小窗送入,裏面有洗手間,而房門只能從外面通道打開,裏面沒有把手,所以沒辦法從裏面打開。

有網友配發文字說:「一個擁有1,000張床的『新』醫院。任何人都會注意到Windows(窗戶)上的BARS(鐵欄杆),這是監獄牢房還是隔離營?」

SARS小湯山模式再現

小湯山醫院大門。(視頻截圖)
小湯山醫院大門。(視頻截圖)

幾百名工人修葺小湯山醫院內部。(視頻截圖)
幾百名工人修葺小湯山醫院內部。(視頻截圖)

小湯山醫院外貌,裝上鐵枝。(視頻截圖)
小湯山醫院外貌,裝上鐵枝。(視頻截圖)

2003年4月,北京為有效控制沙士疫情,在7天之內建設了小湯山醫療點,建築面積達到2.5萬平方米,可容納1,000張病床,專門收治沙士病人。中國派遣軍方醫護人員進駐,該醫療點在2個月內收治了全國七分之一的沙士病人。

小湯山醫院的惡名在民間廣為人知,被稱「病人有去無回」。曾於2010年被拆除。2020年1月24日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北京市啟動重建工作,開始派人進行醫院修繕工程,作為疫情防控的補充。

武漢宣佈建立類似小湯山的火神山醫院後,有人隨即在網上披露當年小湯山的可怕情景,指醫院根本沒有有效的醫療設備,就是把病人集中在那裏,讓他們「自生自滅」。

該網友還指,沒有人會理會病人的生死,中共對待瘟疫的手法就是封鎖。

火神山的命名大有玄機

時事評論員金言在文章裏寫道,大陸有文章介紹說,之所以將防治武漢肺炎的醫院命名為「火神山」,是因為湖北人的先祖為「火神」祝融。從五行角度來講,肺為金,像沙士和這次新型冠狀病毒都是肺炎,可以稱為邪金。金怕火克,取名火神,很明顯寓意是用火來克制邪金。

雷神也是如此,雷為電、也為火,雷又為震卦,震卦五行為木可生火,雷神助力火神,雙管齊下,克制瘟神。不僅如此,火神山、雷神山,包括北京小湯山,後面都有一個山字,山為艮卦,艮為止,為停,很明顯就是控制住病毒傳染之意。

信奉「無神論」的中共,一直是把「火神」和「雷神」這些神祗當作封建迷信,加以抵制和批判。這次,中共竟然要依靠火神和雷神來抗疫。

時事評論員程曉容亦評價,新型冠狀病毒把共產黨給逼急了,嚇壞了。又可見,黨管一切,一切為其所用——黨說是迷信,就得被禁止和取締,信仰神佛者被投入監獄,甚至被折磨致死;黨需要「藉助」神話時,那便是好方法。

中共懼怕信仰的力量,它不能容忍人們追尋正道而背離其統治。事實表明,中華傳統文化生生不息,即使是不遺餘力破壞傳統的暴政,也無法迴避。在病毒面前,中共無計可施,不得不求助於傳統。

他又指,中共必須搞清楚,它一邊叫喊「黨旗飄揚」,一邊繼續迫害善良的信仰者,繼續掩蓋疫情數據,僅憑兩個醫院的命名,絕不可能得到神的護佑。善惡有報。中共必須停止迫害人權,停止詆毀傳統文化,停止破壞普世價值。任何人或政府,假如在罪惡的路上一意孤行,求甚麼神都不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