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感人至深,影響至鉅。

一曲韶樂,讓孔子深受感動,滌盪心胸,久久不去,三月不知肉味。

一曲馬賽曲,讓法國人振奮起來,把握了復國的契機。

本來人就是有感情的動物,就是因為有感情,所以成其為人。感情平日蘊藏於內心,靜如止水,波平浪靜;如受波動,便起共鳴,輕則漣漪水紋,微波盪漾,重則波瀾壯闊,甚至怒濤澎湃,巨浪排空。這時,有人會用文字來表現,那是詩;有人會用色彩、線條、圖案來表現,那是繪畫;最常的是用聲音來表現,那是音樂。

戀愛時,便想輕哼《紅豆詞》。

相思時,便想漫吟《教我如何不想他》。

想家時,便想低唱《白雲故鄉》。

想到親人時,便想和淚唱《天倫淚》。

想到多難的祖國,便想高歌《滿江紅》。

湯姆叔叔的小屋,唱出了黑奴籲天的心聲。

貝多芬甚至可為一個尊敬他的瞎子,彈奏出柔美的《月光曲》。

啊,多少感應!真切感應!有感斯應!

只願音樂使人由消沉變為振奮,由兇暴變為慈祥,由邪惡變為善良……從墮落中提升!◇